周五(4月27日),美國財政部對一名中國毒品販售網絡主謀和四名同謀進行制裁,這些人被指控將大量芬太尼毒品分銷到美國。同時,司法部對包括四名中國人在內的十名涉嫌販售芬太尼的人進行起訴。

芬太尼是一種強大的合成鴉片類藥物,其致死人數幾乎佔到全美服用過量藥物致命人數的三分之一。

中國毒販張健(Jian Zhang)於去年10月被美國司法部起訴,他被控通過互聯網向美國的毒販和個人銷售芬太尼和類芬太尼物質,再通過郵件將這些非法藥品輸入美國,目前仍在逃。另一名中國男子、40歲的嚴曉兵(音譯,Xiaobing Yan)同時被控。

當時,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一份聲明中說:「這是我們第一次起訴中國芬太尼販毒者,(中國)販毒者使用互聯網向美國毒販和個人客戶銷售芬太尼和芬太尼類似物。」

依據《外國毒梟認定法》(Foreign Narcotics Kingpin Designation Act),張健作為毒品販售集團的首腦成員,執法機構可以追究他在全球的財產和利益。

這是美國首次制裁芬太尼販毒成員及組織。

五中國人及一中國公司被制裁

財政部負責恐怖主義和金融情報的副部長曼德爾克(Sigal Mandelker)說:「今天(周五),財政部(制裁)的目標是張健建立的芬太尼販毒網絡,該(販毒)網絡直接導致與鴉片類危機有關的美國人死亡事件。」

他表示,這一行動將打亂芬太尼和其它合成鴉片類藥物流入美國的通道,並對其他人發出警告,即財政部將繼續針對那些從事非法鴉片類藥物和合成麻醉藥的人的資產進行制裁。

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北達科他州發表的一次演講中也表達了這一觀點。他在該演講中提到,張健是導致18歲美國人亨克(Bailey Henke)2015年去世的背後販毒黑手。亨克死於過量服用芬太尼,美國當局在調查中,追溯到張健擁有在上海外圍的一家工廠。

周五(4月27日),美國財政部對一名中國毒品販售網絡主謀和四名同謀進行制裁,這些人被指控將大量芬太尼毒品分銷到美國。(財政部網頁擷圖)
周五(4月27日),美國財政部對一名中國毒品販售網絡主謀和四名同謀進行制裁,這些人被指控將大量芬太尼毒品分銷到美國。(財政部網頁擷圖)

塞申斯說:「現在,他們(毒販)的任何資產,無論是在美國還是被美國人擁有,都必須被凍結,並向財政部報告。這是財政部第一次對芬太尼販毒者進行制裁。」

張健擁有的化工公司Zaron Bio-Tech(Asia)Ltd在香港註冊,生產食品添加劑。調查人員認為,殺死亨克的芬太尼是從該工廠運出。該公司也遭美國制裁,意味著該公司在美國的資產,或美國公司擁有的該公司資產必須被凍結,並向聯邦當局報告。

張健在越南、泰國和新加坡也經營化工廠。他的四名同遭制裁的同謀是:初娜(Na Chu)、初業有(Yeyou Chu)、劉翠英(Cuiying Liu)以及張克平(Keping Zhang)。

這些人同時被美國司法部指控通過使用金融服務機構洗錢,為張健和他的公司進行販毒的資金運轉。

司法部的新聞稿表示,除了這四名中國公民被控以外,還有其他六名美國毒販也受到指控。

「這是一個為期五年、十分複雜的陰謀」

根據在北達科他州提交的兩份聯邦起訴書,這家中國販毒網絡在美國和加拿大分銷了400克芬太尼以及100多克芬太尼類似物。

塞申斯表示:「2016年,芬太尼和類芬太尼物質是導致美國人死亡最多的藥物,而非法芬太尼大部份來自中國。這宗案件中的被告從中國向美國的11個州販運芬太尼。」

他表示,這條管道從俄勒岡州延伸到佛羅里達州。司法部官員說,調查始於北達科他州大福克斯。他說,它殺死了北卡羅萊納州、新澤西州、俄勒岡州和大福克斯的人。

「這是一個為期五年、十分複雜的陰謀。」塞申斯說,「他們使用互聯網,使用大約30種不同的別名、加密貨幣、離岸帳戶和加密通信等,據稱他們還通過第三方在國際上洗錢。」

他表示,這次的指控使得美國對於破獲國際毒梟鏈更近了一步。

曼德爾克在聲明中還說,這些遭制裁的中國人及其公司直接影響美國社區安全。

迄今為止,美國聯邦政府已經對32人提出起訴,這些人都屬於在美國和加拿大營運龐大芬太尼分銷網絡組織。

美國的大多數非法芬太尼都來自中國。塞申斯說,芬太尼通過郵件到達美國,或從墨西哥通過邊界走私到美國。

加拿大邊境服務署(CBSA)自2016年6月至今已於邊境查獲156宗芬太尼走私案。加拿大皇家騎警(RCMP)已對涉案的數十家海外供應商展開了20多宗調查。皇家騎警集團犯罪主管Yves Goupil表示,目前的調查顯示出,中國大陸是芬太尼走私的唯一來源國。

據統計,美國2016年有2萬人死於濫用鴉片類藥物,有近6萬4000人鴉片類藥物使用過量。特朗普總統在去年宣佈,美國進入鴉片危機緊急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