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兩黨議員近日就國內毒品問題達成廣泛共識,除了在9月25日公佈了一份長達660頁的鴉片類藥物法案外,還在10月2日舉行了聽證會,聚焦披露在致命的芬太尼流入美國的過程中,中國(共)所扮演的角色。

據《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道,參議院在本周二就中共對美毒品輸出問題召開了聽證會。參議院禁毒黨團主席葛雷斯利(Chuck Grassley)說:「正如我們大家知道的那樣,我預計,今天在這裏的證人們將會再次告訴我們,中國(中共)是導致非法芬太尼進入美國的頭號問題國家。」

2017年,美國有逾7萬個藥物過量死亡案例,其中超過40%與合成鴉片類藥物(主要是芬太尼及其類似物)有關。這些藥物主要在中國生產,然後通過美國郵政服務進入美國;或者是先走私到墨西哥,再通過美國西南邊境進入美國。

「芬太尼:中國對美國的致命出口」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2017年2月曾發佈了一份題為「芬太尼:中國對美國的致命出口」的研究報告。報告指出,源自中國的芬太尼,成為引發美國近年來致命毒品危機的一個主要原因。

在會上,美國緝毒局(DEA)、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的國土安全調查部門以及國務院和食品與藥品管理局的禁毒執法部門的代表們,概述了各自所在機構為遏制非法藥物流入美國所做出的努力。

參議員們和執法官員們都認為,中共應該進一步打擊毒品犯罪。正如參議院禁毒黨團共同主席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美國企業機構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所說的那樣,中共顯然具有打擊毒販的執法能力,但到目前為止,他們(中共)並沒有選擇這麼做。

中共企圖將責任推到美國身上,指責是美國境內的高需求導致了毒品危機。《華盛頓自由燈塔》說,推卸責任對中共來說至關重要。因為如果其承認了錯誤,那麼中共的內部批評者可以將其用作槓桿來批評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在某種程度上的失敗。

參議院多數黨黨鞭康寧(John Cornyn)指出,中共不想承認其在美國毒品氾濫中所扮演的角色,一個原因是如果承認了,就會打開在中國國內的潘多拉盒子。

中國公民因芬太尼犯罪遭美起訴 中共拒絕引渡回國

中共政府持續拒絕引渡過去一年因與美國芬太尼過量死亡案例有關而被美司法部起訴的中國公民。

特朗普總統去年10月宣佈美國進入應對毒品危機的緊急狀態。在今年8月16日召開的內閣會議上,特朗普說來自中國的以芬太尼為主的類鴉片毒品「幾乎是一種形式的戰爭」,毒品「正在殺死我們的人民」, 「我對此非常堅定。這是一個恥辱,我們可以阻止它。」

中歐大學高級研究員、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學院訪問學者Markos Kounalakis去年11月發文說,「在21世紀中共對美國的鴉片戰爭中,芬太尼充當著武器的角色。」

他說,芬太尼今天已經殺死了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是中共兩面(two-faced)戰略的另一個例子。這種化學品真正的價值是被中共用來作為一種「有利可圖」的鴉片出口品,同時也可被用來「摧毀美國社區,攪亂美國的政治格局」。中共對鴉片戰爭如何能夠「撼動一個國家」並「摧毀一個帝國」非常清楚。

毒品危機引發美國高度關注

毒品危機已經引起美國政府和國會的高度關注。在今年8月16日的內閣會議上,特朗普總統督促司法部長塞申斯對鴉片類藥物供應商和製造商提出「重大」新訴訟,而不是加入各州對這種高度上癮且致命藥物提起的現有訴訟。霍士新聞說,特朗普採取了不尋常的舉措。

美國參議院禁毒黨團主席葛雷斯利參與了一項法案的制定。此法案旨在擴大美國打擊合成藥物流動的執法機構的能力,使得DEA及其它執法機構更有能力打擊13種芬太尼類似物。

上周二(9月25日),國會兩黨對鴉片類藥物法案達成最終協議。這個長達660頁的法案旨在幫助減少鴉片類藥物的成癮和死亡。這是在美國中期選舉前,兩黨所取得的一個重大勝利。

此法案加強對非法藥物的進口管理,禁止芬太尼及類似藥物通過郵寄方式流入美國,被指是為堵截來自中國和墨西哥等國的毒品。

該法案還為美國郵政服務提供更多工具,以識別來自海外的非法芬太尼的可疑貨物;創建一個資料庫,可供地方執法部門、政府、藥劑師和醫療服務提供者使用。資料庫含有如何與吸毒抗爭的信息,也包括聯邦資助機構等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