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月整個亞洲一片忙亂:公司高管催要樣品、到處參觀工業園區、僱聘律師以及和當地官員見面。

據路透社報道,今年6月,香港上市傢俬製造商敏華控股以6,800萬美元在越南收購了一家工廠。本月稍早敏華控股表示,計劃2019年底前將其廠房總建築面積擴大近兩倍至37.3萬平方米。

時尚背包公司Tortuga曾花費四年時間與多家中國供應商建立起供貨網絡,現在開始到其它國家尋找供應商。Tortuga近來收到了越南一家潛在新供應商的首批樣品。

這一系列變化,被行業專家稱作是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最大的一場跨國供應鏈轉向。

這一轉變引發激烈競爭,大家都在努力取得中國周邊國家的新設施,重建供應鏈。

越南和泰國成首選目的地

越南工業地產開發商BW Industrial對路透社表示,自10月以來詢問大增,其所有廠房目前都已出租。

銷售經理Chris Truong說,製造商來自全球各地,他們在中國都有生產工廠,且需儘快開始生產。

提供電子產品和製造解決方案的泰國SVI Pcl表示,跟他們接觸的企業非常多,不得不理出優先順序,他們剛挑選了四筆與現有客戶往來的新交易,價值約1億美元。 

東南亞最大的印刷電路板生產商KCE Electronics首席執行官Pitharn Ongkosit對路透社表示,已有美國企業接洽其公司,希望尋找一家新供應商來取代中國的一家供應商。

另一家泰國電子產品製造服務供應商Stars Microelectronics Pcl也表示,很快將有兩三家企業開始把生產基地(從中國)轉移到他們這裏。

美國單車生產商肯特國際則將把在中國的生產業務轉移至柬埔寨。

不過,轉移生產可能需要數年才能完成:企業需要獲得資金,找到合適的供應商,選擇新的物流……處理這些問題的同時,還要在他們不甚了解的國家應對新的法律和會計問題。

不過花旗上個月進行的一項區域客戶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受訪客戶已經在調整供應鏈,以減少對自身業務的衝擊。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本周末的20國集團(G20)峰會的間隙會晤,但企業對貿易戰休兵不抱甚麼希望。

特朗普本周還表示,他預計會推進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提升至25%的行動,同時還威脅要將關稅清單擴大至從中國進口的所有其它商品。

美商大幅削減訂單 壓低價格

與此同時,美國大型零售商對中國供應商的態度開始強硬,他們紛紛削減訂單,壓低價格,要求更快的周轉速度。

《華爾街日報》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的話說,亞馬遜公司削減了部份自營品牌產品的採購和訂單。這位知情人士不願對具體產品線置評,但表示亞馬遜很大一部份消費電子產品是從中國進貨的。

低價零售商Dollar Tree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說,該公司已通過談判,從供應商處獲得價格優惠,取消了一些訂單並改變了產品組合。

與此同時,包括手袋、照明、鞋類等產品的中國製造商坦言他們正在承受壓力。

幾十家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的中國製造商表示他們的銷售下滑了。浙江省的露營椅製造商聖雪休閑用品有限公司說,即使降價多達7%,訂單仍然減少了約30%。深圳桌椅及沙發生產商好美佳國際的銷售經理更說,訂單減少了一半。

山東省一家LED裝飾燈具生產商表示,按慣例會在11月份確定的明年訂單直到目前還未敲定,因為美國客戶要求他們承擔10%的關稅。

此外,長時間圍繞訂單的討價還價使供應鏈談判陷入混亂。商家通常會在第四季度開始商談下一年的新產品、型號和訂單,但今年很多人都說,直到現在還沒動靜。

有人擔心,如果中美貿易關係惡化,不在關稅清單之外的玩具行業將受到衝擊。一家玩具生產商表示,美國客戶要求的交貨期比以往的6~8周短了許多。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美國市面上銷售的玩具82%是從中國進口的。

貿易戰、經濟下行等諸多因素,都加劇了中國中小企業的經營困難,直接影響到中國的就業問題。

日前,財新網引述天風證券11月21日的研究報告說,規模位居中國前列的人力資源服務商「前程無憂」在網絡上發出的招聘廣告,今年4月還有285萬則,9月只剩下83萬則,5個月就有202萬則從網站上消失。其中二線城市佔比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