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兩大市場事件,風險市場的反應截然不同。第一件是美國舉行中期選舉,民主共和分掌參眾兩院,白宮失卻立法主導權,市場反應平靜,美股美債反彈,帶動全球股市造好,增風險權重的趨勢得以繼續。

第二件是美國在對伊朗石油制裁開始前,向中國、印度、日本等買家發出禁運豁免,原油價格應聲暴跌,布蘭特油價統計意義上進入熊市,大宗商品價格也跟隨走軟,甚至連累黃金險守1200大關。

市場判斷美國選舉結果符合預期,所以反應相對平和,而後者多少出乎意外,令之前投入的新產能帶來石油過剩,觸發油價調整,走出一輪逼多的行情。

美國聯儲11月例會如預期沒有加息,它甚至沒有提及股市在上月的深度調整,逼迫市場調整自身對未來貨幣政策的預期,十年期國債利率回擋,美元指數駐紮在高位。

英國交通部長Jo Johnson辭職,親歐派也對文翠珊的脫歐方案表示強烈不滿,文翠珊政府風雨飄渺,英鎊對美元跌回1.3關口。

美國中期選舉塵埃落定,共和黨保住參議院多數黨優勢,民主黨拿下眾議院多數席位,雙方分別宣告自己的勝利。

這次選舉出現了許多第一次,不過最重要的趨勢是共和黨溫和派議員大量出局,他們試圖與白宮割席求選票的策略並不成功,黨內牽制特朗普的勢力轉弱,這使得特朗普的極端作風更容易為其黨友所接受。

當然民主黨控制了國會眾院,未來特朗普的施政會受到民主黨的牽制。從經濟上看,特朗普減稅案已經通過並實施了,未來新的大規模赤字財政已經不太可能了,這是股市最希望看到的,債市也鬆了一口氣。

至於中美關係,筆者認為雙方都有意願坐下來談,但是談出重大成果就比較困難。中美之爭在筆者看來,未必是貿易之爭,而是5G時代的競爭力之爭,乃至全球影響力之爭,這些未必會因為中期選舉結束而結束。

美國兩黨乃至知識份子圈子裏的對華態度似乎很一致,在可預見的將來看不出有實質性改變的跡象。

石油價格持續7周下跌,上周更加速下滑並進入熊市。市場當初擔心石油供應因為美國對伊朗制裁和委內瑞拉產能中斷,布蘭特原油價格一度升至每桶86美元。

之後美國對沙特為首的OPEC成員國施壓,OPEC同意提高產量,美國與俄羅斯石油產量也明顯上升,舒緩了市場對石油供不應求的擔心。

上周美國宣佈允許中國、印度、日本繼續進口伊朗石油,伊朗石油出口的75%額度在豁免清單上,讓分析員突然覺得石油有供過於求之虞,沽空單湧出,多頭踐踏敗退,導致了油價的急跌。

瑞信分析員在年初時預測油價可以升上80美元,同時指出這將觸發新增產能,的確如此。筆者認為目前的石油行情中有明顯的逼多成份,之後今年會維持在70-75之間。

本周焦點:英國與歐盟的脫歐協議。據歐盟談判者言,雙方談判已經接近尾聲,爭取本周提交初稿供政治拍板,不過文翠珊內閣不穩可能會拖延程式。美國10月核心CPI預計同比2.2%,與上月持平,再次突破2%的政策目標。日本第三季度GDP預測為-0.8%(環比折年率)。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