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擊事件與恐龍滅絕 今天,希克蘇魯伯撞擊坑埋藏在600~1,100米的沉積物之下,一半在水下而另一半被雨林覆蓋。為了查明隕石坑的形成過程和計算撞擊的能量,2016年4、5月間,一個由來自12個國家的30多名研究人員組成的團隊,在尤卡坦半島外海的隕石坑的峰環上開展科學鑽探。他們發現峰環不是地殼表層的岩石組成,而是由花崗岩組成,這種花崗岩通常存在於十幾公里的地殼深部。小行星的撞擊如此強烈,以致它將基岩從地殼底部提升到地表。

通過分析海洋基岩中的破碎模式和礦物,研究人員能夠計算出小行星的方向和衝擊速度。他們得出結論,大約6,600萬年前,一顆直徑15公里的小行星從大西洋上空進入,墜入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以每小時64,000公里(約每秒18公里)的速度猛烈撞擊淺海,瞬間在地殼中形成一個約90公里寬、30公里深的撞擊坑,撞擊坑中心的花崗岩基岩再次反彈成一個高達10公里的中央塔並隨後坍塌,同時撞擊坑周圍坍塌,形成峰環和直徑約180公里、深度約20公里的隕石坑。

據估計,小行星撞擊和隨後爆炸的能量超過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的10億倍。撞擊很可能引起了地球自轉和公轉特徵的改變,例如日地距離的變化,導致太陽光照強度下降,氣溫降低。撞擊也引起了印度的火山長時間的活躍噴發。

撞擊事件引發大規模海嘯,在墨西哥灣海水相對較淺的地區,超過100米高的海嘯可達到現在的德克薩斯州和佛羅里達州;在深海中,海嘯的高度可達4.6公里。在新澤西州距離撞擊地點約5,000公里的一個採石場,發現了巨型海嘯造成各種海洋動物瞬間死亡的化石證據。在不到10厘米厚的白堊紀-古近紀界限土壤層中找到了25,000個化石碎片,表明大量生物突然死亡並被沉積物迅速掩埋。

當撞擊物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鑽進地下時,一團超熱的灰塵、灰燼和蒸汽從撞擊坑蔓延開來。噴射出的地殼物質以及撞擊物的碎片,在爆炸後從大氣中噴出,在重新進入大氣時會被加熱到白熾,燒燬地球表面並可能點燃野火;與此同時,巨大的衝擊波引發全球地震和火山爆發,並使大量高熱灰塵進入大氣層,而撞擊地點會在數秒內被撞擊後再度落下的噴出物覆蓋。撞擊事件會造成大量的灰塵進入大氣層,長時期遮蔽陽光,妨礙植物進行光合作用,而在食物鏈上層的草食性動物、肉食性動物也跟著滅亡,造成生態系統的瓦解。塵埃和顆粒的排放可能覆蓋整個地球表面數年,也可能是十幾年,使地球環境變得惡劣。

研究還發現,撞擊坑周邊地區常見的含碳酸鹽和硫酸鹽的岩石在隕石坑內缺失,表明它們被強大的撞擊作用氣化、蒸發:碳酸鹽岩石的分解造成二氧化碳迅速產生,大量的二氧化碳進入大氣層中,形成明顯的溫室效應;含有硫酸鹽的海底岩石蒸發分散後成為氣溶膠進入大氣層,對氣候和食物鏈造成長期影響。

2017年,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的地球物理學家Joanna Morgan帶領的研究團隊提出最新證據,進一步解釋造成白堊紀-古近紀滅絕事件的原因。他們認為導致當時恐龍等大量生物滅絕的主要原因應該是大氣層的組成改變。充滿硫化物的大氣層使氣溫下降造成全球性寒冬,導致大多數動、植物死亡滅絕。研究人員認為,小行星撞擊時讓超過3千億噸的硫進入大氣層,造成地球環境陷入灰暗寒冷,全球氣溫下降至零度以下長達數年,可能也影響了海洋的溫度長達數百年。這樣劇烈的氣溫變化解釋了為甚麼當時有如此大量物種陷入生存危機而滅絕。

經過計算,研究團隊估計當時有3,250±1,300億噸的硫及4,250±1,600億噸的二氧化碳(人類每年排放至大氣層的二氧化碳總量大約是400億噸)高速向上噴出進入高層大氣。雖然二氧化碳後來影響的時間更長,造成地球溫暖化,但是當下大量硫化物和煙塵更直接地讓太陽輻射無法穿透大氣層,就像在溫室上方加上一塊掩蔽光線的黑幕,讓氣溫迅速下降至非常低溫。根據新模型預測,地表溫度降低了超過20°C,並且在希克蘇魯伯撞擊後需要30多年才能恢復。劇烈的溫度下降對地球生命造成災難性影響,導致約3/4的物種滅絕。

科學研究與特異功能者

所見之比較

經過30多年的研究,今天,隨著科學探測和分析越來越深入,科學家已經能夠勾畫出白堊紀-古近紀滅絕事件,以及希克蘇魯伯撞擊事件的輪廓。而在另一條道路上,法輪大法修煉者用宿命通功能可以直接看到當時小行星撞擊地球,並引發生物滅絕的景象。以二者都提及的具有唯一性的恐龍滅絕為標誌,修煉者宿命通功能所見的史前一幕與今天科學家研究的希克蘇魯伯小行星撞擊事件應為同一事件。

科學研究是通過標本、岩石和地層等的分析、測試,加上計算、演繹和推理的方法來回溯當時的場景。這種研究只能是粗線條的,因為經過久遠年代遺留下來的證據總是有限的。而宿命通功能看到的景象是真實的反映,包含的資訊是豐富而全面的。這樣看來,科學的方法只能儘量接近事件的真相。例如,此前很長一段時間,古生物學家一直認為恐龍滅絕發生在6,500萬年前,因為那時的測年技術只能精確到6,500萬年前,直到2013年最新的測年資料精確到6,600萬年前,但這與宿命通所見的6,700萬年前還是有差距。也就是說,真實的白堊紀-古近紀滅絕事件和希克蘇魯伯撞擊事件應該在大約6,700萬年前。同位素測年的精確度還需要提高。

儘管如此,科學研究的結果在幾個方面已經比較接近當時真實的場景,如對海嘯的規模的計算和對災難性影響持續時間的模擬(表一)。這也證明宿命通功能看到的景象是真實存在的。

但是,在很多方面科學研究還沒有觸及。例如宿命通功能看到的史前人類的存在,現代科學的人類起源理論根本解釋不了。科學界不相信6,700萬年前有人類存在,是因為目前還沒有發現那麼久遠的人類化石。但是,沒有發現不等於不存在。此外,宿命通功能還看到喜馬拉雅山的形成、青藏高原的隆升,科學界目前還沒有想到它會與希克蘇魯伯撞擊事件有關。

修煉者的宿命通功能是修煉者遵循超常的標準和要求修煉而自然出現的,是超出現代科學認識的。也就是說,在科學的方法之外,還有另外的方法和途徑可以用來認識世界,例如法輪大法修煉,那是一個更博大精深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