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情是我40年前經歷的,發生在丹東岫巖縣的洋河公社。那時我作為「知青」下鄉(就是城裏知識青年,響應「毛黨的上山下鄉號召」到農村去,也叫插隊。其實就是把城裏勞動力趕到農村去幹活)。在離我們知青點不遠處,有個叫李樹生的人,當時三四十歲,有「鬼眼」,人稱「鬼眼李樹生」。他總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景象,會掐掐算算,非常準,周圍找他看事的人不少。年輕人對他是又好奇又害怕。 鬼眼李樹生是個有奇異經歷的人。樣子嶺大隊有個叫王玉榮的家庭婦女,當時不到30歲。有天早上,天剛麻麻亮,李樹生出去解手,就聽長岡子小嶺傳來一個女人毛骨悚然的哭聲,邊哭號邊哀求:「我孩子小啊,你們別拉我走!」李樹生嚇了一跳。往長岡子小嶺再一細看,那女子披頭散髮,極力掙扎,兩個戴尖頭帽的小鬼扯著女人往嶺上拖。老李看不出是誰,但憑聲音,怎麼那麼像本隊欒洪昇的老婆王玉榮。他本想去欒家看看情況,因為有事,就把這事給忘了。

過了3天,老李忽然想起前日事來,便去欒家探望。半路遇見王玉榮的婆婆匆匆來找李樹生:「俺家玉榮怎麼啦!昏睡3天了,也不醒。」。

「我都知道了,我就是為這事來的。」老李把看到的情況告訴玉榮婆婆,說:「玉榮的魂現在拘押在山神廟裏,今天不領回就晚了!」這可急壞了玉榮婆婆,直哀求怎麼辦?

老李如此這般一陣交代,玉榮婆婆燒紙焚香如是照做。真是奇了,玉榮婆婆忙活完,昏睡的王玉榮一骨碌從炕上爬起來,好了!

為了證明此事,我和另兩個人還特意跑去,問了玉榮婆婆,看到底是不是真事,嘿!還真有此事。

在我作知青的兩年中,見證過好幾件奇事,另一件事是:

這天,窩棚溝一個老太太死了,李樹生前去弔喪。燒大紙(給死人燒車馬人)時,他遠遠地看到本大隊(現在叫村)的張洪德挺怪,瞅人不注意,就從焚燒的紙堆裏抓一把紙錢(給死人燒的紙灰)往兜裏揣。兩個衣兜揣得滿滿的,還揣啊揣的。可其他人都看不見。畢竟那是燒給死人的錢,很是不吉利,再說陽間又沒有用,誰會去揣那紙灰啊?

李便對身邊的人說:「張洪德要完(死掉意思)啦!」大夥兒以為他又鬧甚麼玄虛,都說:「可別瞎說,人家才40多歲,好端端的‥‥‥」

幾天後,李到大隊辦事,正趕上張洪德開著拖拉機也經過大隊,大隊一幫幹部正在開會。不知誰問了一句:「老張,幹甚麼去?」張說到東溝小甸子拉瓦。

張走後,李樹生一本正經地說:「這夥計完了,他活不多長時間啦!」就和大隊開會的人說起前幾天看到的事情。話說完沒多久,傳來話說張洪德死了,就在樣子嶺大拐彎處翻車砸死了。

歷經種種,我在想:世上有沒有鬼,存不存在神佛?甚麼是真正的科學?看不見摸不著的就可以隨意否定嗎?

這樣的真實故事,在我下鄉的農村,經常能聽到,都是隔我們不遠的人家的真事兒,時至今日,特異功能、玄幻事件在網上也不稀奇。我們身邊也時能聽到這樣奇異的真事。

——轉自正見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