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指揮棒揚起,那一排小提琴家手裏的弓,整齊的自琴弦上緩緩划過,貼著琴面的黑眼珠一齊望向遠處,細長的弦音已流水般傳來。片刻,水聲漸歇,一股低沉雄渾的弦音匆匆響起,仿如沖激鼓石的湍流,大提琴手正賣力拉動琴弦,似乎想留住穿過的水聲。此時,劇院裏座無虛席,偶爾還能聽見觀眾細微的鼻息聲。

舞台上,一支小喇叭正朝向天空,閃出金黃色的亮光,炫耀地飆出了幾個短音。小提琴已齊聲溫馴的追了上來,像清風拂面,給我舒坦的感覺。一不留神,演奏家們已忙碌了起來,長笛明亮的聲音劃破寂靜,小家碧玉地現了兩段長音,小喇叭又不甘寂寞地搶了出來,這回倒是規矩地鋪陳著浪漫的音符。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此時,長笛演奏家正半閉著眼睛,貼著笛子的嘴唇是懷著自信的長線條,小喇叭手鼓著腮頰,一臉滿足的神情,小提琴家們已歪斜著腦袋,沉醉在音符的長河裏,此刻,我心中充滿了愉悅及寧靜。 

音符們在音樂廳裏飛揚,或激烈或融洽、或追逐或對話,時而似滾滾江河澎湃洶湧,給人昇華的感覺,時而似小溪細細低語,淌進了觀眾的心底。音符起伏中,指揮棒指向後方的長號,於是眾家樂器適時有禮的停了下來,長號方始堂堂正正地伸長了喇叭,吹出雄厚撼人的聲音,宛如一扇天國大門緩緩開啟,吸引我走了進去。此時,豎琴撩撥了幾個滑音,青翠欲滴,長笛跟著輕快地追逐了過來,我似乎看到五顏六色的花朵,鋪滿仙境。小提琴們喚之即來,一波波的撥音只為引出質樸的大提琴,原來鳥兒追著風,滿地飛翔,我已經涵泳在聲音的美妙世界裏了。 

誰都會覬覦這繁花似錦的國度的,小鼓也踮著腳步出現了,卻激起了小喇叭與小提琴們的一陣吵嚷,等到各種樂器紛紛趕來時,他們才銷聲匿跡。巧的是,遠處傳來幽微的聲音,奧妙的地方,是單簧管選對了時機,將眾家樂器又吸引了過去。此時,在指揮家激勵下,音符交織成美妙多彩的旋律。一串激昂中,指揮家在空中握起了手掌,音樂戛然而止。 

劇院裏掌聲響起,觀眾們站了起來,我還在回想著舞台上的音樂家們,演奏時平靜而自信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