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彭斯副總統10月4日就美中關係發表的強硬講話,看來讓北京當局相當地難受,同時也是相當地重視。近十天來,中共官媒幾乎每天都要發表一至兩篇否認、反駁的文章,涉及的官媒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網」、《光明日報》、《經濟日報》等,反駁的內容也是從政策批評到具體事件,從歷史到用典,等等。這顯然應該是中共中宣部安排的統一行動。其重複的依舊是陳詞濫調,就是美國的指責是無理由的,美國人不懂歷史,貿易戰的始作俑者是美國,云云。

10月12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亦接受美媒的採訪,再一次稱彭斯演講中所有的指控「都是毫無根據的」,再一次指貿易戰是美國挑起的,中方並不願意打,但如果必須打,中方「就不得不予以反擊」。他並為中共當局做了無底氣的辯解,口氣也早已沒有了早前的強硬。

值得注意的是,還是如此前所指出的,所有的反駁都沒有提到彭斯演說中所說的「近年來,中國朝著控制和壓迫本國人民的方向急轉彎」,沒有否認中共正通過「無與倫比的監控」,嚴重限制著中國人的信息自由流通;沒有否認當局正通過所謂的「社會信用分數」控制民眾;沒有否認中國依然沒有宗教自由,「中國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經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衝擊」。估計中共當局覺得就這些問題反駁,更容易被老百姓們戳穿謊言,所以還是避談為好。

然而,在中共官方媒體如此自說自話的同時,大陸坊間卻屢屢傳出不同的憂慮聲音。如學者時寒冰的「大網正在逐漸完成合圍之勢」,「一切已悄然成定局」;香港大學SPACE學院常務副院長劉寧榮教授輾轉反側,不知如何解決當下的困局,因為其給出的讓民眾參與國家發展、不能一人獨尊天下、建立一個可以保護個人自由和尊嚴的制度、要更加開放、接受一個全球都認同的價值觀等解決之法,很難被北京當局接納。

而最新一位發出挑戰官媒的乃是大陸地產大佬任志強。在10月11日召開的第十屆「觀峰講壇」上,任志強就中美貿易問題,以長城做隱喻,發表了自己的看法,而這顯然應該代表著相當一部份企業家、知識份子的看法。至於其是否代表某些離退休高官,這就見仁見智了。

大致總結一下,任志強的說法主要是:一、對於貿易戰的認知錯了,戰略自然也就錯了。他先從古代修的長城的防禦功能說到關稅,認為關稅也是防禦性的,而不是用來進攻的,因為「你進我的長城的時候,才收關稅」。「如果所有的媒體都把關稅認為是惡意進攻,首先站位就是錯了。認識都錯了,戰略自然也錯了。」北京錯誤的戰略體現在「加大自己的長城」,即針對美國加徵報復性關稅。在其看來,「現在把門關上就不對了。」

二、根據上一個邏輯,任志強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加徵關稅是自我防禦,而不是進攻,因為他對所有國家都一樣。

三、中美出現對立的原因出在中國。「別人就能談得通,因為別人開放;中國沒有談通,就是中國不肯把大門打開。」「因為你要把自己的大門關起來的,而不是別人挑起來的。別搞錯了。」

四、不認為中美間要打貿易戰,隱晦批評北京的加徵關稅的以牙還牙政策。任志強表示,做企業家有個最簡單的東西:買賣不成仁義在。但現在買賣不成了,仁義也不在了,其潛台詞就是北京前一陣的報復措施和歇斯底里導致了今天中美幾乎走向全面的對抗。

五、批評北京當局沒有沿用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

六、中美貿易戰結束的唯一前提就是北京拆掉長城。任志強說:「不想打開大門的,都談不成。我們的老百姓還在其中,因此而受害。最後的結果,不是中國把長城拆了嗎?否則長城以外都不是中國的地方了,你要那個長城幹嘛呀?」其潛台詞就是如果中國被排斥在了世界經濟體系之外,北京當局只能自己玩過家家,其結果可想而知。

在闡述完自己的觀點後,任志強還說了這麼一句:「能不能聽懂是你們的事了。」。「你們」是誰?現場觀眾?北京高官?大家自可想像。

無疑,任志強之言就是與官媒在唱反調,直接點出貿易戰並非是美國挑起的,而是北京當局自我認知的錯誤,從而導致了戰略上的錯誤。北京應對貿易戰的恰當之做法是將自己的大門真正打開。

在筆者看來,任志強乃至其他人給北京當局提出的破解困局之法,北京高層都心知肚明,也深知官媒的東西不過是騙騙中國人而已,對美國人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不過,當開放大門、改變經濟結構與保住權力問題存在矛盾時,北京高層是否要聽這些「諤諤」之音,外界尚在觀望,而11月底特朗普能否與習近平會晤是一個風向標,因為美國已經表態,北京不作大的讓步,會晤不會舉行。

除了北京的態度令外界有待觀察外,在北京收緊輿論的情況下,大膽直言的任志強會否再度被封殺同樣引人關注。要知道,2016年2月,任志強因質疑中共「官媒必須姓黨」的主張,遭到劉雲山掌管下的官媒文革式的圍攻,官媒刊登多篇文章對任進行批判。隨後,任志強在騰訊、新浪的微博被強行關閉,北京西城區委還稱將「對任志強作出嚴肅處理」。

有意思的是,就在任志強被圍攻之際,與其關係良好的王岐山領導下的中紀委監察網站刊登了署名文章《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為喧囂幾日的所謂「任志強反黨」事件做了結論,即「能否廣開言路,接受建議,常常決定一個朝代的盛衰」。文章還引述習近平在參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的一段講話:「小問題沒人提醒,大問題無人批評,以致釀成大錯,正所謂『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啊!」「諤諤」的意思就是正言批評。眾多唯唯諾諾之人,不如一名諍諫之士可貴。

隨後,《人民日報》發文、俞正聲在政協會議上講話都配合中紀委的文章,暗挺任志強。而隨之習近平也在參加民建工商聯組的討論時發聲,強調「講真話、說實情」,表示「如果輿論引導的結果是把大多數人推向反對派,那必然是在損害改革共識,掏空進步的根基」。

兩年多後,任志強又做了一名與官媒唱反調之人,只是此一時非彼一時,在眾多諤諤之士被封殺的當下,他又會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