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當局整治債務和金融風險引發的P2P違約潮和抗議風波,中國網貸行業正在迎來大洗牌,英媒引述業界人士估計,未來12個月期間中國P2P貸款機構數量將從目前的一千五百多家驟降至五十家左右。

8月中旬,中共下發文件,隨即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等地的各地金融辦,先後宣佈啟動P2P網絡借貸機構自查工作,要求轄區內P2P網貸機構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自查」,並在規定時間內上傳自查報告。

大陸《證券日報》近日報道,隨著當局規定的P2P平台「合規檢查」的時間節點逼近,目前已有一百多家網貸平台向當地金融辦提交了「自查報告」。10月底據稱是提交自查報告的時間截點。

但多名業內人士在接受每經網採訪時認為,提交自查報告只能說明平台態度好,不代表其它,也不意味著安全或者合規,只是漫漫長途中的很小一步。

英國《金融時報》近日引述中國最大P2P貸款機構陸金所首席執行官計葵生(Gregy Gibb)表示,中共監管機構正準備在未來一年向達到一系列嚴格標準的公司發放許可證,而現有企業中預計沒有幾家能夠達標。

多名業內高管同意,新一輪監管將迫使多數公司退出該行業。但他們對能夠生存下來的企業數量的估計相差很大,從幾百家到遠低於五十家都有。

P2P貸款平台盼貸網(Pandai)的創始人霍中皓對《金融時報》表示,幾個月前啟動的當前這一輪發牌流程,使多數公司難以繼續經營。他在最近賣掉了自己在企業所持股份,離開了這個行業。

霍中皓認為,就連對50家倖存企業的預測都偏於樂觀。

另據網貸資訊平台「網貸之家」10月1日發布的《P2P網貸行業2018年9月月報》數據,截至2018年9月底,中國累計停業及問題平台已達到4856家,正常運營平台數量下降至1561家,相比8月底又減少了29家。

據不完全統計,9月停業及問題平台數量為34家,其中延期兌付的有12家、經偵介入6家、暫停發標6家、提現困難4家、停業3家、網站關閉2家以及跑路1家。

P2P違約潮造成大量投資者走上街頭抗議自己遭受的損失,也促使一些業內高管逃到國外以逃避調查。但據知情人士透露,許多業內高管已被警方禁止出境。

盼貸網創始人霍中皓和另外兩位業內人士對《金融時報》透露,在中國經營P2P貸款機構的許多高管已被禁止出境,目的是阻止失敗企業的老闆一走了之。

早前曾有業內人士對大紀元披露,P2P的興起與爆雷,背後的推手是中共當局,其目的就是利用P2P轉嫁中國的金融危機。

投資者認為,從P2P審批數量之多,平台跑路後處罰之輕,平台倒閉時間之巧,政府態度之怪,老百姓維權之難等諸多方面,都能說明P2P的存在,本質上就是政府的一幫人,在金融系統埋的雷,等時機成熟的時候,定向引爆這些雷,實現定向收割韭菜,吸取底層民眾的散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