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慾則剛」,這是林則徐集古語而成的一副對子,向來為識者所稱道。一個碗,只能裝一碗水;一隻桶,只能裝一桶水。江河湖海,大小不同,容量差異也。大者,能容納萬物、包藏眾類。

換言之,能容納萬物、包藏眾類,方能成其大。美國被稱為移民社會,一百多年稱雄世界,其之所以強大,原因之一,即在於其能容納各民族、種族、人種之各類人才各類思想學說也。

容量大小,從人的角度而言,就是氣量胸懷。有個成語叫虛懷若谷,有句詩說「將軍額上可走馬,宰相肚裏能撐船」,這都是稱讚氣量宏大、胸懷寬廣的;有句罵人的話叫小肚雞腸、鼠目寸光,那就是說人氣量狹小,缺乏包容精神。許多不好的德性都與肚量小有關,像妒忌、爭鬥、狂妄、顯示等等。

從一個人的肚量,可以看到一個人的造就。

像耶穌為世人承擔罪業被釘在十字架上,可他講的道流傳至今,廣及全世界;孔子一生周遊列國「知其不可而為之」,不辭辛苦顛沛流離,死後成了萬世師表,恩澤中華。

衡量一個人,看其是否「容」、容量大小,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偉大的美國總統林肯,出身低微,但胸懷寬廣,能包容各色人等,包括那些嘲笑羞辱自己的人。有個參議員曾當眾羞辱林肯、諷刺林肯的父親是個鞋匠,林肯不卑不亢真誠回答,最後得到一致喝采,化敵為友。

林肯當選總統以後,有人勸他打擊消滅以前的政敵,林肯說「我們難道不是在消滅政敵嗎?當我們成為朋友時,政敵就不存在了。」林肯力排眾議啟用嗜酒如命脾氣暴躁的格蘭特,贏得了南北戰爭的勝利。後來「林肯般的真誠與寬容」,成了美國的諺語,成為美國文化基石的一部份。

中國有個大興和尚,日本有個白隱禪師,西方有個利頓牧師,這3個人都有類似的一種經歷:俗世男女私自媾和,生下孩子之後無法面對家人,於是就誣陷是他們所為。此3人都無怨無恨、不爭不辯,精心養育孩子,數年後才得真相大白。忍辱至此,如無寬廣胸襟,博大心懷,如何能夠?

這些事情不是現代的演戲作秀,不是一時的即興所為,而是真實的心性境界的體現。他們就有那麼大的容量,就有那麼寬廣的胸懷,所以這些憑空而降的巨難撼動不了他們,他們就容得下這些「小小不言」。

而對於那些心胸狹窄的人來說,不要說這樣的羞辱,就是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也可能終生耿耿於懷。社會上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事,並非稀有。一隻水杯,放進去一小撮土就渾了;汪洋大海,日日受江河傾注,而終究不見其增減。「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加沮」,這樣的胸襟,試問誰還能動得了他呢?

當然,任何事物的容量都是有其極限的,但又不是一成不變的,一旦超越了那個極限,可能就意味著一個根本變化。碗可以分為小碗、中碗、海碗,再大,就不叫碗了。河流小的叫溪,大了叫河,再大就叫江。水多到了一定程度,就不能叫江河湖泊了,就得叫海洋、大洋。

其實人的胸襟容量才是最具可塑性的,因為人是萬物之靈。大者,那真是天不足以言其寬,地不足以言其廣,蒼穹大宇盡在指顧之間,無量眾生盡在胸中;小者,則把疥癬之疾當成生死攸關的大患、為蠅頭小利而孜孜以求捨生忘死、為些些虛名終生不能釋懷。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用滄海之於一粟難以形容其遠。然而,人又是可以變化提高昇華的,一粟能成滄海,寸土可成大山,這就是人之所以為人、人之所以為萬物之靈的原因。當然,那就得修煉,真正的修煉正法、大法,在法的引領下改變自己提升自己。

井蛙觀天,所見不過徑丈;河伯望洋,方知自己狹隘(望洋興嘆原典之意)。人們啊!為何不試著改變改變自己?地球在宇宙中不過是一粒塵埃中的塵埃,放開你的胸懷,也許,無比壯闊美妙的宇宙奇觀就會為你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