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誘捕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令世界開始聚焦,中共對國際社會、尤其是對國際組織的滲透,到底有多嚴重。

(接上文)

中共與WTO的複雜關係

作為全球最大的經貿合作組織,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對中國經濟幫助最大的國際組織,也是被中共利用、或者說「玩弄」國際規則最嫻熟的國際組織。

全面升級的美中貿易戰更是將WTO推上風口浪尖。2018年3月美國正式向世界貿易組織控告中共,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WTO對美國不公平」。

特朗普總統質疑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卻在WTO被認為是發展中國家、從而獲得特權。而WTO對於「發展中國家」也不提供任何定義和規則,讓會員自行申報。

雖然中國現在還是不是發展中國家,並無一個簡單的答案。但從國際貿易上看,中國與2001年初「入世」時已經大不同。

中國進出口總額已經從2001年的5098億美元,增長至2017年的4.1萬億美元。從2009年起,中國出口就一直是全球第一。過去5年中,除了2016年外,中國進出口總額也都穩居全球第一,是名副其實的全球第一大貿易國。而且近年來中國人均GDP也躋身中等偏上收入國家行列。

因此中共繼續堅持用發展中國家的理由,來推卸應盡的義務,就難以讓其它貿易國信服。

而且,職能是調解紛爭的WTO,在面對中共這種特殊會員時,經常表現得力不從心。

例如,收到美國投訴的WTO官員們,今年7月份完成了對中國貿易政策和宏觀經濟環境的審查,不過結論不痛不癢:只是對中共貿易政策的部份肯定,以及希望改進的呼籲。

而WTO規則,對於中共而言,並非需遵守的準則,更像是有漏可鑽的作弊器。例如《紐約時報》曾報道,2010年中共被投訴限制稀土出口,2014年WTO裁定中共違規,但WTO機制並不要求中共做出賠償,中共只需停止違規即可。因此WTO規則相當於中共暫時違規的護身符。於是中共在從半導體到電子支付服務等不同行業,接二連三地這麼鑽空子。

如此一來,WTO實際上就成為中共進行不公平貿易,甚至玩弄國際規則的擋箭牌。

中共對WTO的影響

中共在入世後迅速提升貿易地位的同時,也在逐步加大對WTO的影響。

在中國首次成為全球第一貿易大國的2013年,WTO選舉總幹事,獲中共支持的巴西外交官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當選。阿澤維多隨後任命中共商務部副部長易小准(Yi Xiaozhun)為世界貿易組織副總幹事。

據WTO網站顯示,副總幹事易小准分管市場准入、服務貿易、經濟調研,以及知識產權、政府採購和競爭事務。而美國指控中共不公平貿易的表現,恰恰就是盜竊知識產權以及政府採購和限制競爭、拒絕市場准入等。

而且,在美國批評中共不公平貿易損害美國經濟和就業後,WTO副總幹事易小准在去年5月中國舉辦的第六屆世界工商領袖大會上表示,貿易並非造成本國失業的主因。

另外,中共進行不公平貿易,受益的主要是掌控了中國經濟命脈的中共權貴,但受害的卻不僅僅是美國人,最大受害方其實是中國民眾。

自媒體「蠻族勇士」2018年5月對中共入世承諾執行情況的研究,就清楚地表明了這一點。

中共為加入世貿組織而許下的45項承諾中(中共商務部入世承諾原文),7項經濟政策承諾只執行1項,4項知識產權承諾遵行1項,12項貨物貿易承諾遵行7項,22項服務貿易承諾遵行14項,合計僅遵行23項。

而且,中共違反的全都是關係外國投資者和中國民眾切身利益的關鍵承諾,比如強制外企技術轉讓,比如網絡封鎖,比如限制進口及各種非關稅壁壘等等。

今年中國大陸爆出的「長生疫苗」醜聞,以及電影《我不是藥神》的流行,都凸顯了中共施行的貿易等各種政策,只考慮黨和權貴階層的利益,而無視中國人的福祉、甚至生死。

中共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隨著中國加入WTO後經濟實力的增強,中共開始在重要的國際組織中謀求更大的權力,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這兩個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機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是協調成員國貨幣政策的國際組織,職責是監察貨幣匯率和各國貿易情況。2011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設立IMF第四副總裁之職,任命中共央行副行長朱民(Zhu Min)擔任該職,提高了中國在IMF的地位。

朱民出任IMF副總裁後,推動該組織於2015年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中國的SDR配額份額從2011年的3.99%上升至如今的6.41%,投票份額也從2.4%左右上升到了6.09%,僅次於美國和日本。

特別提款權(SDR)是IMF於1969年創設的一種國際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雖然不是真正貨幣,但中共一直追求增持SDR配額和投票權,以提升人民幣和中共的國際地位。

2016年8月,中共央行副行長張濤(Zhang Tao)接替卸任的朱民,出任IMF副總裁。今年美中貿易衝突升級後,身為中共黨員的IMF副總裁張濤多次或明或暗地批評美國,為中共背書。

2018年4月,張濤在華盛頓表示,遠離和消除貿易保護主義是全球經濟當務之急和首要任務。2018年10月初,張濤接受中共黨媒專訪時表示,目前全球經濟出現的最大不確定性,就是美國挑起的貿易爭端。

中共與世界銀行

世界銀行(World Bank)是全球最大的多邊開發金融機構。世行在中共崛起的過程中,起到的作用不小。截止到2018年4月,世界銀行對中國貸款累計超過604.95億美元。

美國特朗普總統曾多次表示,世行給予中國這樣已有足夠貸款能力的國家過多貸款。事實也是如此,2017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一千二百多億美元,位居世界第3位;近10年中國對外投資年均增長27.2%,早躋身對外投資大國行列。

不過世界銀行行長金墉(Kim Yong)今年4月在世界銀行與IMF春季年會上表示,世界銀行不會減少對中國貸款且將再度提高中國投票權。

在中共的積極推動下,世界銀行在2010年的改革中,將中國提升至世行的第三大股東國,僅次於美國和日本。

2016年1月,世界銀行還任命中共財政部官員楊少林(Shaolin Yang)擔任世界銀行首任常務副行長兼首席行政官。

中共與世界衛生組織

中共一直在聯合國及其相關機構謀求更大的權力,2006年世界衛生組織成為首個被中共代表登上權力巔峰的聯合國機構。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是聯合國的專門機構,有194個成員國。2006年世衛組織舉行總幹事補選,中共向非洲國家「大撒幣」,買通非洲國家支持曾任香港衛生署長的陳馮富珍(Margaret Chan Fung Fu-chun)當選世衛總幹事。

2014年非洲爆發埃博拉疫情,陳馮富珍被批貽誤時機,致使埃博拉疫情擴散,上萬人死亡。

陳馮富珍執掌世衛期間還被指責奢侈浪費,儘管世衛連年經費嚴重不足,但世衛高層每年出差經費高達兩億美元,遠超愛滋病等重大衛生項目的經費。

被中共買上台的陳馮富珍,擔任世衛總幹事間頻頻為中共站台。

2013年,中國大陸爆發H7N9禽流感,中共掩蓋致使疫情升溫,陳馮富珍卻公開「稱讚」中共處理H7N9疫情「迅速」、「透明」。

在國際社會關注並譴責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罪行之際,陳馮富珍在2016年北京舉辦的國際移植會議上,為中共的所謂「器官移植改革」唱讚歌。

到2017年6月陳馮富珍卸任時,世界衛生組織影響力已江河日下。不過聯合國目前還有多個重要機構是由中共代表掌權。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ted Nation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縮寫UNIDO)是致力於促進發展中國家工業發展的聯合國專門機構,現有一百七十多個成員國。

2013年6月,聯合國工發組織選舉中共財政部副部長李勇(Li Yong)出任第七任總幹事。2017年11月李勇連任。

UNIDO總幹事李勇,是中共黨員,今年4月他在接受中共黨媒採訪時表示,工發組織加強了與中共的合作,組織了「一帶一路」包容與可持續城市展覽與對話活動,配合中共推廣「一帶一路」戰略。

李勇還力讚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戰略。中共的這兩個戰略被外界批評為是擴張霸權和盜竊技術。

國際電信聯盟(ITU)

國際電信聯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簡稱ITU)是主管信息通信技術事務的聯合國機構,負責分配和管理全球無線電頻譜與衛星軌道資源,制定全球電信標準。

2014年10月,中共原郵電部官員趙厚麟(Zhao Houlin)當選ITU新一任秘書長,他是國際電信聯盟150年歷史上首位中國籍秘書長。趙厚麟曾多次表示,希望「中國企業積極參與各類國際電信標準的制訂,在未來市場競爭中掌握主動權」。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 ,簡稱ICAO)是負責制定國際民航領域技術標準和政策的聯合國專門機構,現有192個成員國。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2015年3月選舉中共民航官員柳芳(Liu Fang)為秘書長。柳芳也是首位中國籍秘書長。今年3月柳芳獲得連任。

國際法院法官

2010年,中共外交部官員薛捍勤(Xue Hanqin)當選國際法院法官,接替之前辭職的中國籍法官史久鏞,成為國際法院首位中國籍女法官。

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設在荷蘭海牙,是《聯合國憲章》規定的聯合國主要司法機關。

亞行與亞投行

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是亞太地區的政府間金融開發機構,有67個成員。2013年中共安排財政部官員張文才(Zhang Wencai)出任亞行副行長,主管南亞局和中西亞局的業務工作。

2018年8月,亞行副行長張文才接受中共新華社採訪時稱,中共「一帶一路」倡議得到國際社會廣泛支持,亞行下一步工作重點就是推動「一帶一路」。

2014~15年,中共發起並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任命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金立群(Jin Liqun)擔任亞投行首任行長。

除了以上正執掌各大國際組織的官員們,下文還列舉了部份曾在國際組織中出任過要職的中共代表。

中共官員曾任要職的國際組織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是聯合國在國際教育、科學和文化領域成員最多的專門機構。2013年,中共教育部副部長郝平當選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會主席,任期兩年,這是該組織歷史上中國代表首次獲選大會主席。

教科文組織設有大會主席、執行局主席和總幹事三大核心領導。2005年,時任教育部副部長章新勝曾當選為教科文組織執行局主席。

國際標準化組織(ISO)是國際標準化領域中重要的全球性非政府組織,現有162個會員國。2013年9月,鞍山鋼鐵集團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張曉剛(ZHANG Xiaogang)當選ISO主席,是首位當選ISO主席的中國人,任期自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

2008年~2012年9月,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出任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

2010年,時任上海廣播電視台台長的黎瑞剛,被全球最大的廣告與傳播服務集團之一的WPP集團任命為首位中國董事。

雖然中共代表已經在越來越多的重要國際組織中身居高位,但中共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誘捕,無疑會令各大國際組織未來在考慮中共推舉的領導候選人時,格外謹慎,畢竟沒有哪個國際組織願意自家領導成為下一個「孟宏偉」。

彭博社、紐約時報、德國之聲等媒體都先後發文,關注中共官員參與國際事務可能帶來的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