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因世界衛生組織(WHO)偏袒中共,導致世界應對瘟疫反應遲緩,引發美國政府和國會議員對中共、世衛世衛及其總幹事譚德塞的嚴厲批評。近日,美媒刊登評論文章說,中共政權有一個利用國際組織擴大其利益的不光彩歷史。

彭博專欄作家艾里·雷克(Eli Lake)於2020年4月9日刊文說,三年前,譚德塞被認為是有劣跡但還是個合格的世衛組織總幹事的候選人。在2005年至2012年,譚德塞擔任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長期間,他曾在應對幾次本國霍亂疫情方面積累了經驗,但是他也被他的競爭對手指控曾經掩蓋當地疫情。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是埃塞俄比亞醫生和前衛生部長,負責全世界的傳染病預警系統。當中共病毒首次被發現時,他本可以向中國(中共)官員施加更大壓力。誰知相反,他卻稱讚中國(中共)對疫情的處理,並輕描淡寫了中國的疫情,直到1月下旬才發出警告。

中共隱瞞信息現象也一直存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世衛花了兩個多月時間才將派去的醫生和研究人員送達SARS疫情發源地廣東省。

文章說,問題不僅僅在於譚德塞領導層的失敗,而是中共決心利用國際組織中(支持自己)的力量來提高中共獲取的利益,而不是把全球的利益放在首要任務。中共一直試圖將對其「友好」的人安插到國際組織裏去任高管。

2018年,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中共官員因中共內鬥失蹤時,該組織執行董事曾懇求中共當局提供有關其主席(孟宏偉)的下落。直到今天,中共仍然是國際刑警組織的成員,並沒有為當年綁架和拘留該組織的主席承擔任何責任。

文章提出,解決上述問題的辦法是通過外交途徑。美國國務院現在開始這樣做了。例如,上個月,美國反對中國(中共)推出的候選人,而是協助選舉新加坡知識產權局局長鄧鴻森(Daren Tang)領導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國際電信聯盟下一次選舉的勝出的人將決定全球5G通信網絡如何設定技術標準,這將是另一場具有挑戰性的外交考驗。

文章寫到,這是短期內的策略。但從中長期來看,美國還必須尋求機會向中國(中共)施壓,逼迫中共放棄插手和滲透。西方國家希望在過去三十年中隨中國的快速經濟發展而實現的政治開放已經成為了泡影。

雷克在文章最後表示,中共對國際機構的滲透既不只是針對美國的,也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中共專制政權的本性顯露。一個開放社會一定是法制社會,也會使全世界受益;而一個封閉式社會(像中國社會)只會有利於當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