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行周日(10月7日)宣佈再次下調部份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比率一個百分點,釋放出穩經濟、救股市的信號,未料不起效用。十一長假結束後第一個交易日,中國A股周一盤中重摔,3,100隻股票下跌,滬指重挫3%,直接摜破2,800點關口。

分析師表示,降準已不足以扭轉經濟走勢,加上中美角力持續升級,投資者情緒悲觀,信心修復仍需時日,市場還有二次探底的可能。

儘管央行認為不會造成貶值壓力,但市場依舊擔心人民幣兌美元可能貶破7元,有些金融專家從經濟、貿易戰、資金加速外流等角度來分析,仍看貶人民幣後市。

中國面對景氣一再下探的壓力,央行今年以來已降準4次,這是過去沒有的紀錄。

央行在長期最後一天宣佈「放水」(即釋出流動性資金),本冀望對市場有大利多的刺激作用,未料投資者並不買帳。

貿易戰或持續數年 GDP增長前景黯淡

事實上,今年接連降準,而這次降準又是今年最大力度的,反映出中國經濟面臨嚴峻的考驗,加上中美貿易爭端的這個黑天鵝最大變數,更令北京疲於奔命。

根據估計,此次降準可釋放約7,500億元人民幣資金,超過上一次降準置換MLF(中期借貸便利)釋放的4,000億元增量資金,也高於今年第一次和第三次降準分別釋放的3,000億元和7,000億元。

中美兩國互徵關稅的舉措,可能會持續數年。《華爾街日報》報道表示,徵收關稅不僅是美國的談判策略,也是施壓北京改變經濟增長方式的手段,亦並非短期戰略。特朗普貿易團隊說,美國企業需要保護,才能免受中國掠奪性政策的傷害。

中共官方本周將宣佈的第3季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數據,市場對此並不看好。

中國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認為,本次降準的宏觀背景是實體經濟增速的進一步放緩。不意外的話,2018年第三季中國GDP年比增速將回落至6.6%,而第四季可能進一步回落至6.4%左右。

今年上半年中國GDP年增率是6.8%。

「紅10月行情」失靈 A股或再探底

中國股市向來有「紅10月行情」的說法,且從過去的記錄發現,人行降準後對股市具有利多刺激效果。但周一股市的表現卻失靈了。

今年迄今,上證綜指累計下跌17%。路透分析,長假前資金紛紛離場以規避假期不確定性,周一這部份資金並未回流,令場內活躍資金缺乏。此外,在假期發佈的中國9月PMI數據偏弱,表明國內經濟仍在探底過程中,A股市場信心不足、人氣渙散。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向來被視為關鍵的經濟先行指標之一。

而此前公佈的中國9月官方製造業PMI回落至7個月新低;當月財新中國製造業PMI連續第4個月下降,降至臨界榮枯線50,創16個月最低位。

人民幣貶值預期升溫

寬鬆的流動性可能會對匯率形成一定壓力。央行周日宣佈降準後,離岸人民幣(CNH)瀉逾400點,跌穿6.93關口;在岸人民幣(CNY)亦跌破6.92水位。

周一人民幣中間價報6.8957,較上個一交易日中間價下跌165點,也是2017年5月以來新低。

有交易員還向路透社透露,在目前購匯較為嚴格的環境下,推動人民幣這一波貶值的不再是購匯力道繼續上升,而是結匯意願快速下降,監管想要維穩匯率的成本將大幅上升。

「短期市場預期有變化,市場預期正在朝著貶值500~1000點的方向加速推進。 」一名中資行交易員表示。

在降準前,摩根大通跟美銀美林發佈報告一致認為美中貿易戰會促使人民幣更弱,均預測人民幣兌美元勢必會貶破7元。如今在貿易戰加劇升級下,中共恐更依賴人民幣貶值,來支持出口跟經濟,這些都造成人民幣貶值壓力。

中國資本管制或再收緊

麥格理集團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胡偉俊預測,人民幣面臨更大貶值壓力,央行別無選擇,只能收緊資本管制以限制資本外流。

胡偉俊認為,人民幣貶壓的根本問題之一是中美貨幣政策走向背離,10年期國債收益率價差從150基點縮窄至40基點。而且美元還在走強也向人民幣匯率施壓。央行最新數據顯示,中國外儲9月按月減少226.9億美元,是連續第二個月下跌,降至3.087萬億美元,為2017年7月底以來最低水位。

在中共政府眼中,匯市卻事關金融安全,貨幣貶值對中國的真正威脅是資本外流。

十一長假期休市期間,由於美國公佈強勁經濟數據推動美國國債收益率(yield)飆升,這反映出市場對美聯儲進一步加息的預期升溫,而美國繼續加息將吸引更多海外資金流入美國。美聯儲今年已加息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