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中互相祭出新一輪關稅後,全球股市周二(9月18日)反應淡定。專家指,接下來全球焦點應集中在中共是否為抵消關稅影響而操縱人民幣走軟。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17日)宣佈,從9月24日起將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10%關稅,到2019年初會再拉高關稅稅率到25%。

消息傳出後,離岸人民幣隨即下探,短短十分鐘內跌幅超過100點,失守6.88關卡,隨後更一舉跌破6.89大關,持續朝6.9大關逼近。今年3月以來,人民幣匯率已跌了7%,如今關稅制裁再升級,也讓分析師不看好人民幣後市。

周二全球市場對美中關稅保持淡定

在美國對中國加徵新關稅、美中貿易戰再度升溫,世界股市周二反應淡定。路透社周二一早從倫敦發回的報道說:「誰害怕一個大型的貿易戰惡鬥?貌似世界股市不害怕。」同日,亞洲國家股市基本以上漲狀態收盤。

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的名嘴克萊默(Jim Cramer)周一分析說,美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的新關稅尚不足以讓華爾街人士憂慮。

「我想投資者不會覺得這是一件大事」,克萊默在《華爾街直播室》(Squawk on the Street)中說,「它沒有那麼重要。」

他表示,投資者認識到2,000億美元跟對2,000億美元徵收10%的關稅是不一樣的。

短期或許如克萊默所言,但股市向來與匯市緊密相連,中共當局是否會為抵消美關稅影響再次允許人民幣走軟,影響或將波及全球股市。

專家:人民幣破7將擾動全球市場

野村證券前貨幣策略師、Exante Data LLC首席執行官諾德維克(Jens Nordvig)強調說,人民幣匯率後期走勢在投資者風險情緒中將起關鍵作用,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是否繼續保持對美元的半掛鉤政策,不僅對人民幣匯率很關鍵,對美元以及股市也同樣重要。

他認為,特朗普加徵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的消息沒有造成股市大波動,其中一個關鍵原因是美元匯率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動。

諾德維克是全球最有名的貨幣投資分析師之一。根據他的觀察,往往是匯市先出現波動、再造成股市波動,這次股市表現短期淡定,實質上是因為股市緊盯匯率的緣故。「這絕對是關鍵因素」,他說。

他指出,未來的關鍵是要看中共央行將在未來幾周內如何操縱人民幣走勢,中共當局是否會再允許人民幣貶值,來應對進一步升級的美方關稅。

「如果他們讓人民幣走軟破7關口,這可能影響全球美元走勢,並對雙方匯市帶來非常重大的影響,亦可能對全球股票市場產生負面的間接作用」,諾德維克警告說。

從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匯率從1美元兌人民幣6.4元左右快速貶至6.9元附近,貶值幅度達到接近7%。若人民幣為沖抵貿易戰、跌破「7」的心理關口,外界認為,市場單邊貶值預期可能被激發,遂引發市場信心崩塌、資本外流等負面影響,最終讓中國市場得不償失。

摩根大通的研究報告指,中共若選擇讓人民幣貶值約12%來應對貿易戰,將導致3,320億美元的資本外流,該數額超過中國外匯儲備的十分之一。這是中共當局在2015年遭遇人民幣貶值、大規模資本外逃後,一直想要避免的情況。

市場也有不同意見認為,中共或不會死守6.9或者7元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關口。路透社中文網的分析是,死守就是重回盯住走勢,在貿易戰升級的背景下,更容易遭遇衝擊,進而引發匯率超調。

該分析指,如果美元指數後續表現強勁、人民幣對應下跌破6.9甚至7元關口,有市場理由能解釋的情況下,料不至誘發市場恐慌,但這也就要求人民幣大體仍要緊跟美元波動(掛鉤),不能走獨立的貶值行情。

換言之,中共當局現在左右為難,為抵消關稅影響、走獨立貶值路徑,可能很快跌破7元關口,而這正是美國財政部半年貨幣報告緊盯的內容,恐被美列入「貨幣操縱國」名單。而如果人民幣選擇大體跟隨美元波動,就無法甩開美關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

在過去幾周,中共央行已經在採取各種穩定市場預期的措施,包括將遠購風險準備金調升至20%,限制部份人民幣資金外流和重啟人民幣中間價定價機制中的逆周期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