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8日,中共國防部官網消息,中共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在北京會見了來訪的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巴傑瓦。軍委辦公廳主任鍾紹軍、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邵元明、陸軍副司令周松和等參加會見。

上述消息證實,習近平「雙大秘」之一的軍委主席辦公室主任鍾紹軍已兼任軍辦主任一職。詭異的是,財新、搜狐、網易雖然都「發現」了這個重要消息,但相關報道隨即下架。這說明中南海在軍辦主任新人選秘而不宣一年之後,終於瞅準時機將之昭告天下,但卻仍希望鍾紹軍的這個新頭銜繼續「潛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鍾紹軍新職務的曝光,意味著習近平在十八大後著力營造的「軍政雙大秘升級」策略正式浮出水面。

在鄧小平時代,鄧辦真正的要角只有王瑞林一人。文革前,鄧的職能在政,王瑞林就在中辦聽差;文革後,鄧變成倚槍馭政,王瑞林也相應地把承重腳切換到軍辦(他雖同時兼任了中辦副主任10年,但那只是副腳)。

江澤民掌權時期,江辦只有賈廷安唱獨角戲,從職銜看,賈的重點在軍而不在政。賈廷安和王瑞林一樣,都在主子退休後被留在軍隊成為了「監軍」。

胡錦濤上台後,胡辦出現了「一大一小」雙大秘,大者是中辦的陳世炬,小者是軍辦的吳志銘。因為軍權實際不在胡手上,所以吳志銘淪落成為擺設,胡真正倚重的只有陳世炬。

中共十八大習近平成為話事人後,習是軍政兩頭同時出擊,猛打江系黨羽。在中共槍權實際決定黨權歸屬的體制下,習的佈局中,優先進攻的是軍隊。軍中打虎掃落徐才厚、郭伯雄,加上1996年初的軍改全面洗牌,奠定了習握槍逼政的基礎。

在缺兵少將的情況下,習近平的軍政兩個大秘都成了習所倚重的實權人物。但不同於胡錦濤的「大小雙秘」,習構築的乃是「明暗雙秘」,而且還都是升級版。

在明的是十九大晉升為中共政治局委員的丁薛祥。丁以習辦主任的身份破例兼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之前最多只兼中辦副主任),不但級別比當年僅是副部級的鄧辦、江辦、胡辦主任高出一整個頭,而且因直接掌控了中共的「神經中樞」中辦,其權勢更非前任可以同日而語。在暗的就是鍾紹軍。行蹤神秘的軍委主席辦公室主任鍾紹軍此次兼任軍辦主任,同樣未見先例(此前最多只兼軍辦副主任)。

此輪軍改四總部被拆解,實權大減後,軍辦主任從「小媳婦」一躍成為軍委主席大樹下的「新紅人」,在軍委15個職能部門中排名第一,權勢大漲。

在與江澤民陣營的激烈角力中,習近平一邊借反腐收拾江的黨羽,一邊讓兩名大秘分別兼任極具實權的中辦、軍辦主任。在中共的老傢伙們看來,這種「雙大秘升級」便有了「越制擅權」的嫌疑,是鄧、江、胡時期都未見過的「新氣象」。

加上鍾紹軍才50歲,比賈廷安任軍辦主任時年輕了足足10年。2013年6月調任軍辦副主任兼軍委主席辦主任時,鍾紹軍只是大校軍銜,5年間雖已升到副戰區職少將,但在「老人」看來,讓其統領軍委中樞,仍有點欠火候。

於是,防「越制擅權」和「火候不夠」詬病,就成為了現當權者遲遲不願公佈鍾紹軍新任命的「充足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