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微信公號「俠客島」的一篇長文引發關注,文章起底「野蠻人」徐翔,除判決書所涉內容之外,他做過的更囂張的事情。

文章的內容主要是徐翔入主「大恆科技」後,一系列「資本運作」的細節。先是向自己定向增發30個億,再做一系列「兼併重組」,最終做「市值管理」拉抬股價。

這種套路徐翔很拿手,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披露,在東方金鈺的定增中,徐翔與東方金鈺時任董事長趙興龍合謀定向增發,徐翔在二級市場拉抬股價,趙興龍配合發佈利好,最終徐翔將定增股票拋售獲利近10億元。只是這一次因他鋃鐺入獄,計劃半路夭折。

2015年中國大陸發生罕見股災,被外界認為是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發動的一場「經濟政變」,而劉雲山父子是其中的操盤手。股災期間,習當局派出了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率跨部門工作組抵達上海展開調查,徐翔正是在這一過程中落馬。

金融業是中共紅二代、官二代們發橫財的場所,徐翔們只是權力傀儡。徐翔的私募基金平均每隻的規模是中國私募基金平均規模的25倍,他的投資者平均每人在一隻基金上的投資數額都達到1千萬元人民幣。這樣的投資大戶有可能就是某些太子黨,而他們恰恰就有利用徐翔玩內線交易發橫財的能力,很可能這些投資大戶就是為他提供內線操作機會的幕後黑手。

2013年,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創辦的博裕投資在第一期募資10億後短短2年,宣佈再向外募資15億美元,讓各大媒體對紅色家庭在私募資金這塊缺少監管的「自由地」上撈錢重新聚焦。

中國私募基金也是太子黨套錢洗錢的主要工具與手段,這些私募基金結合在海外離岸金融市場註冊的神秘企業,成為太子黨資本集聚與資本大量外逃的主要工具。

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江派勢力必將竭盡所能在權力中樞安插「代言人」,此時徐翔再次被拋出,或是習當局以「查處、整頓私募基金」來震懾江派勢力,反擊他們的人事運作。不出意外,人事更迭之後權力會更進一步向現政權集中,對某些人來說,或許面臨更驚人、更恐怖的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