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時代,曹、劉青梅煮酒,暢論天下英雄,道出亂世中的真命天子。

盛唐時期,詩仙李白舉杯獨酌,趁三分醉意、七分月光書寫意蘊綿長的詩篇。

雄主與名士的酒,是歷史的花邊,點綴著他們一幕幕的傳奇故事。

而赳赳武夫手中的酒,或許只是癮好的表露,於他本人未嘗不是豪情壯志或智謀膽識的外化。打虎英雄武松的故事剛剛登場,他的人生還有許多場酒宴等他演繹。

喝明明白白的酒,尋明明白白的仇

遠行千里,最是惦念家中的至親,何況是親手撫養自己長大的如同父親一般的兄長,何況家中還有一個不安分的長嫂。

就在武松離家的兩個月中,家中發生巨變,嫂子私通外人,暗害武大性命。無怪武松歸來之時,便生出神思不安、身心恍惚的不良預感。他趕回家和哥哥團聚,誰知活生生的武大變作一塊靈位,武松整個人呆住:「莫不是我眼花了?」

隱忍著萬分悲痛,武松半信半疑,聽那婦人與幫凶王婆一頓胡謅。他知武大為人軟弱,很難與人結仇;身體康健,不可能暴病而亡。倒是那水性楊花的婦人,哭得裝模作樣,眉眼中隱約露出幾分得意。武松看在心裏,卻不作聲,只待入夜後設酒祭奠,哭拜亡靈。

或許是兄弟心靈相通,或許是善惡有報,武大魂兮歸來,向武松訴說自己的冤案。這時,武松堅信武大乃是遭人毒害。次日他又仔仔細細盤問那婦人,打探出查訪真相的關鍵人物——仵作何九叔。酒能迷惑心智,也能暗藏玄機,這位嗜酒如命的英雄,依然選擇了酒作為他復仇路上的夥伴。

武松只道要與何九叔「說閒話」,請他到巷口酒店吃酒。這個無力與黑暗勢力對抗的小人物,昧著良心遮掩武大死亡真相,卻也圓滑世故地提防武松有朝一日血債血償時能夠自保。因而他早就料到這一天,也把當時收下的賄款和物證隨身攜帶,去赴武松的酒局。

何九叔拿定了主意,如果武松不追查,他便屈服於凶手,隱瞞不報;若武松找上門來,他便和盤托出,以免被視作同黨遭到清算。兩人坐下,武松也不開口,穩如泰山一般只是悶悶喝酒。反倒是掌握所有真相的何九叔坐立不安,猜不透武松心思,不知道了解多少案情,以致於「倒捏兩把汗」。

心虛的何九叔耐不住這樣的沉默,說些閒話打破尷尬氣氛。武松看在眼裏,更不答話,仍是一杯接一杯地吃酒。估摸著何九叔的心理防線幾近崩潰,武松忽然爆發,掣出身上尖刀,狠狠插在酒桌上。

這一刀如雷霆霹靂,讓何九叔「面色青黃,不敢吐氣」,旁人也是嚇得不敢近前。武松這才義正辭嚴道明來意:只要他實說武大的死因,便不追究他隱瞞真相之過。

「倘若有半句兒差,我這口刀定教你身上添三、四百個透明的窟窿!」

武松睜大圓彪彪的怒眼,讓何九叔的小心思再無處隱匿,立即將實情一一道來。武松是莽夫,這一酒局卻設得步步為營,機警老練,三言兩語便探聽到真相。他不傷人、不害人,卻多了一個澄清冤案的助手,即便是楚漢相爭的鴻門宴,也未有此功績吧!

呂后的筵席,武松的刀

查出真凶,血氣方剛、重情重義的武松將如何報仇?

他第一個想到的自然是能為百姓主持正義的官府。怎奈縣吏與奸人勾結,武松求告無路,只得依靠自己的力量為兄申冤。這時,他已忘記個人生死,只為武大能在九泉下瞑目。

離了府衙,武松安排手下土兵在家中安置何九叔與另一個證人鄆哥,自己又帶兩、三人買下筆墨紙硯,還有諸多酒食、果品,醞釀著一個驚險的復仇計劃。

第二日,正是武大頭七,武松擺下一屋子宴席,門前、門後命土兵把守,又叫那婦人準備待客,自己轉出門去。

從幫凶王婆開始,他挨家挨戶,依次請來四家鄰舍。開銀鋪的、開紙馬鋪的、賣冷酒的、賣兒(一種美食)的,平日裏都是一團和氣的普通百姓,但武大家中的醜聞有誰不曉,武大死得蹊蹺有誰不疑?命案發生後,又有誰發出半點正義的聲音?武大殞命,這些冷漠的鄰人果真沒有半點責任嗎?

武松強邀四鄰入宴,不僅為這樁家仇做個見證,也是要讓他們為自己的置身事外而有所承擔。

在武松的威嚇與土兵的看管下,四鄰心知有大事要發生,卻也只能戰戰兢兢聽從武松擺佈。真凶與王婆自以為有官府包庇,有恃無恐,竟不知危機將至。武松不住招呼這六人飲酒,四位鄰居飲過七杯,內心已是七上八下,「卻似吃了呂太后一千個筵宴」。

這時,武松才真正出手,拿住那婦人和王婆,逼問害人的實情,同時讓會寫字的一個鄰居錄成供詞。自古邪不勝正,武松略嚇一嚇,那婦人就魂飛魄散,全部招認。在武大靈前,武松道一聲:「兄弟武二與你報仇雪恨!」手起刀落,將那蛇蠍心腸的婦人千刀萬剮,砍下頭顱。

武松手刃仇家,挑戰宋朝律法,卻從未想過逃匿。他是光明磊落的漢子,即使是殺人也要堂堂正正地為兄報仇,要讓官府、天地都還他武家一個公道。於是,他關押王婆,吩咐四鄰守在家中,獨自一人去處決另一個凶手。

武松的果決與智計,教四鄰驚駭震悚,卻又羞愧難當。於是,他們對武松言聽計從,襄助他完成復仇大計。

官府做不到的事情,武松卻憑兩場酒宴做到了,而且做得有勇有謀,敢作敢當。他殺人後,帶著所有人證、物證自首,無懼個人安危,只求兄長冤情大白於天下。他凜然無畏的慷慨氣概、他的正義之舉更甚於徒手打虎,足令他名標千古,聲播萬年。◇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文苑》歡迎讀者投稿。《大紀元》文化副刊編輯部信箱(E-mail):culture@epoch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