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用這種水彩渲染技法,得把畫紙擱在自製的畫板上,用羊毛刷子蘸上水,全張打濕,掌握適當的濕度變化,再依序落筆畫上遠景、中景、近景,所以是無法用筆事先在畫紙上打稿、構圖的。只能靠摸索熟練之後,再隨意揮灑。這就牽涉到一個問題,那就是畫紙得是耐浸泡、耐磨、耐刮的。所以都得使用進口的、厚磅數、專家等級的才行,否則一經浸泡就稀爛,那還畫甚麼呢?而且利用氣候潮濕、多雨的季節來畫這種渲染畫最恰當了。水份容易保持,乾的速度減緩,落筆也就不必那麼急速,而多了點斟酌的機會來營造朦朧夢境。當然水彩也得使用國外專家級廠商製造的,質地細緻的頂級產品,兩相配合,再加上畫者的學養、內涵與技巧,才能有個人風格的展現。

多年來嬉遊於水與彩之間而樂不可支,長時間不斷的畫而積累了無數的經驗,所以在多次的「筆墨遊戲」中悟出了許多的新技法與「特殊效果」,給畫面增添些許「趣味性」,也營造出那麼一點國畫的所謂「意境」。這也就使水彩畫有了一番不同的面貌—不僅具有傳統水彩輕盈明快的特色,更兼有油畫的厚重、攝影的效果以及水墨的韻味。

不同的廠牌、不同的原料特性所研製出來的各色顏料,在多種液態的媒介中相互溶匯、流動、碰撞、混合、沉澱之後,會自然形成多樣不同的紋理。再因勢利導、多方觀察、慢慢琢磨、細細收拾才能成就一幅自認為滿意的創作。此畫就是利用顏料自然形成的岩石肌理加以勾勒,成了一個天然的石洞。藉由一溜舒卷的煙嵐指引,讓你驚奇的發現那洞底的一泓沉碧與岩石隙縫中生機盎然的蘭草和藤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