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畫風景畫挺有意思的!你可在「方寸」之間,隨意的擺佈!到處蓋房子:或茅屋三兩間;或亭台樓閣平地起!隨手植樹造林:或綠草如茵、繁花遍地;或竹林掩映、松柏擎天!甚至能移山倒海、呼風喚雨呢!只要技巧純熟、運用自如,就能將胸中丘壑描繪出來,並非一定得到處遊山玩水方可得,這是我的看法。而點景的人或物,就能使這片風景演繹成一個個的精采故事與一篇篇的神奇傳說啦!

年輕時,醉心於陶淵明的〈歸去來辭〉」與〈桃花源記〉,經常捧讀再三,神遊其中,併發揮想像,虛擬其境,心嚮往之、神馳不已!試想:如果他不辭官歸隱,過起那恬澹自適、與天地契合的田園生活,而是日夜汲汲營營,為五斗米而折腰,哪有可能寫出如此動人的篇章?早把人的初始靈性消磨得點滴不剩啦!

我覺得不管是烹文煮字、詩詞吟詠,或是舞蹈音樂、繪畫雕塑……這些文藝創作,都是怡情養性、自得其樂的業餘愛好,可以說是放鬆自我、親近大自然後的產物,一旦沾上錢財就變味!

「既出,……處處誌之。……太守即遣人隨其往,尋向所誌,遂迷不復得路。」(陶淵明.桃花源記),此段文字是畫題命名的由來。這是張全開大畫,描繪過程中辛苦備嚐:慢慢琢磨、細細收拾;端詳再端詳、審視再審視。大功告成之後,忽有一個念頭閃現——有如神助!確實如此!否則以我之力,哪有可能?是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