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晃動的車身,清清脆脆的馬蹄「的搭」裏,在這沁涼沁涼的寒意中,隨著衝破黑暗的第一道曙光,咱倆開始了返鄉的旅程……

老伴兒!我知道這會兒你已身心俱疲,連眼皮都懶得抬起,更不在意沿途的風光了!那就一如既往,依偎在我的臂彎裏,輕靠在我的肩頭上,把我的嘮叨話兒當催眠曲,在搖晃的馬車裏小憩片刻,伴著美好的回憶一道回家……

你瞧!兩旁暗沉的樹叢在斜織的晨光裏甦醒,寒意漸消,溫暖籠罩。葉片的抖動、鳥鳴的啁啾,讓我這易感的心,想起了那將近五十年前的往事:咱們一道觀賞的音樂經典名片——翠堤春曉。青春洋溢的男女主角,清晨裏駕著馬車出遊兜風,四周迷濛的景物,此起彼落的鳥叫……那場景、那氣氛,與此刻是何其相似啊!當時立刻挑起了兩人音樂創作的靈感與熱情!我清晰記得,隨著搭拉——搭拉——搭拉拉……的信口吟哦,到聲聲的鳥叫適時伴奏,俄頃,「維也納森林」優美的旋律就流洩而出,滿溢胸懷,全身的細胞,都隨著悅耳的音符歡快的跳躍、舞動……,真是餘音繞樑不絕於耳!咱倆意猶未盡,接著下一場,又重看了一遍!你也認同當時的人心與環境,一切都比較純淨、容易受到感動,對吧?

老伴兒!當年那風華正茂的我們,如今卻唱起了「白髮吟」:親愛我已漸年老,白髮如霜銀光耀,可歎世事譬朝露,青春年少幾時好?……想想,世事一場春夢,不是嗎?現在回過頭來,看著兒女孫輩,不也一個個歡天喜地的循著咱們來時的足跡,勇往直前?為這道旁的美麗風景,流連忘返;為那人生裏的微枝末節,勞心耗神;為那些到不了手的一切,奮力拼博;為那終將消失的所有,而悲而怨!明知到頭來一如咱倆般,得「空空如也」的鞠躬退場!可任誰都會不由自主的在「時間」的魔棒指揮下,依著大同小異的軌道滾動不止,由初始的燦爛絢麗到最終的雲淡風輕,誰也逃脫不了!人,其實很渺小、很無奈,你不覺得嗎?任你富可敵國、權傾朝野,一樣衝破不了時間的掌控、宇宙的法則!還不如像咱倆一樣,早早看透,隨遇而安,平淡過日子自在,是吧?……

這是首次個展的作品,雖然筆觸不夠成熟,構圖不那麼完美,但那斜斜的幾道曙光,以國畫技法呈現,在當時頗感得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