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裏的鳳凰樹開花時,不知誰往圍牆旁的老榕樹下,搬來了一顆三人合抱的橢圓大石頭,夏風吹來,枯黃的葉子飄落石頭上,學生經過時會瞄上一眼。

幾天後,縛著頭巾的藝術家拿著鑿子開始在樹蔭下雕了起來。下課時,叮叮咚咚的雕鑿聲,吸引了好奇的學生跑去瞧這顆大石頭,嘴裏吱喳了兩聲,又跑開了。

石頭在藝術家一斧一鑿的雕琢下,漸漸顯出了貓頭鷹的形態,圍觀的學生就越來越多了。等到貓頭鷹尖尖的嘴喙顯現出來時,學生們驚奇的呼朋引伴聚攏了來,榕樹下就越熱鬧了。於是,藝術家要雕一隻貓頭鷹守護校園的新聞,也就傳了開來。

一個午後,榕樹葉子在夏風裏飄盪得特別殷勤,許多學生偷著午睡時間,墊起腳步來到樹下,貓頭鷹圓滾滾的眼珠已經睜開瞧人了,學生指指點點的嘻笑著。一個小四的男生擠過去向藝術家說:「侯爺爺,這隻貓頭鷹是來守護學校的,眼睛應該往上吊,兇狠的貓頭鷹才會讓壞人害怕。」藝術家讚揚他有創意,學生高興的跑開了。

來看貓頭鷹的學生多了起來,好動的學生趁藝術家休息時,拿起鑿子在貓頭鷹的頭上敲了起來,有人用力太重,鑿得深了,有人把貓頭鷹羽毛紋路鑿彎了,藝術家卻珍惜的將學生們的刻痕留下來。下一次,學生在貓頭鷹身上找到自己雕刻的紋路時,都雀躍不已。

幾天以後,貓頭鷹的羽翼下又鑽出了一隻小貓頭鷹,圍觀的師生們似乎開始有了感受,有人說是貓頭鷹在呵護著小鷹,也有人說貓頭鷹在教小鷹飛翔。叫藝術家驚喜的是,幾天後,老師帶著一群學生來為貓頭鷹寫生,樂得藝術家站到一旁,思索著自己的作品。過了幾天,差事卻來了,有學生在紙上畫了高翹鴴,有的畫了翠鳥,也有畫綠頭鴨、綠繡眼的,都要求藝術家把他們在校園及附近看到的鳥類雕在貓頭鷹的翅膀上,幾天後,藝術家真給雕上去了。

有一天,校園吹起了寒冷的北風,樹葉紛紛飄落地上,師生共同命名為「平安鳥」的貓頭鷹石雕終於完成了。整個石雕是個圓球形的,往上翹起的嘴紋最叫師生感動,可是,貓頭鷹仍然睜著圓滾滾的眼珠,並沒有往上吊,慧黠的眼神卻露出慈悲的輝光,師生們望著石雕,沐浴在愉悅的氣氛裏。藝術家說:「貓頭鷹用自己的翅膀呵護著小鷹,像是用滿懷的慈悲擁抱大地。」那位希望貓頭鷹眼睛往上吊的學生走近石雕,摸著貓頭鷹的眼珠,臉上也顯露出愉悅的表情。

藝術家站在貓頭鷹身旁,拍著那位學生的肩膀說:「慈悲才是最大的守護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