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周六(7月28日)發表評論文章,指中國正輸掉與特朗普的貿易戰。文章說,這像一場喝酒比賽:傷害自己,同時希望對手喝不了那麼多。

作者盧斯金(Donald Luskin)是投資諮詢公司Trend Macrolytics的首席投資官,他用喝酒比賽的比喻來剖析中美貿易戰局勢——雙方都希望能比對手更長時間地忍受痛苦。

「實際上在歐美宣佈協議之前,已有證據表明中國(中共)已經在舉白旗,」他說。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三(25日)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舉行了新聞發佈會,宣佈共同反對第三方「不公平的交易行為」,被外界視為美國在貿易戰中前進一大步。

盧斯金說,雙方領導人甚至不必點名,聽眾都知道他們的目標是誰,「美國和歐盟將聯手壓制中國(中共)的保護主義模式」。

但是中國經濟本身隱藏的問題,已讓中共政府在貿易戰壓力下不得不先讓步。

中共當局再次反常 新一輪刺激企業信貸

外界認為,相比關稅,中國經濟存在的更大擔憂是,增長速度的放緩超過預期,而當局為保增長放棄去槓桿化的指引、招來新一波借貸狂潮的做法,或引致更大的問題。

第一,在美國股市接近歷史高位且美元走強的時候,中國股市變成熊市,自1月份以來下跌了25%。

第二,人民幣匯率在6月創下有史以來最糟糕的一個月,且本月可能再次重演。

第三,中國企業債券在過去六個月中也出現史無前例的高速違約。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當局於本周公佈一項旨在鼓勵更多企業借貸的新刺激計劃。

盧斯金表示,中共央行的舉措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美國大蕭條時期總統胡佛(Herbert Hoover)的做法。大蕭條時期,美國政府採取經濟刺激政策,鼓勵企業借貸。

針對外界對當局反常舉動的質疑,中共官員的表態顯得力不從心。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7月3日表示,「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金融風險總體可控」。

盧斯金表示,中共選擇刺激企業的借貸政策的行為就是促使中共官員發言的背後原因。

自廢人民幣武器 有難言之隱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鋒近日也發言說,中國(中共)「不會讓人民幣匯率成為應對貿易衝突的工具」。

盧斯金表示,削弱一國貨幣是貿易戰中的標配武器,也是中共當局經常被他國指責濫用的一種武器,但中共自廢武器並不是因為「高尚的和平」舉動,而是另有緣由。

就近期人民幣大幅貶值,僅特朗普總統本人就已在上周再發推文批評人民幣像石頭一樣下墜。而美國財政部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也在本周兩次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密切關注人民幣匯率走勢。

中國(中共)有超過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和一套管制匯率的體系,但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研究員蘇巴姬(Paola Subacchi)日前撰文說,它或許有能力操縱貨幣貶值,但「有武器不意味著有本事使用武器」。

盧斯金也表示贊同,認為人民幣貶值會讓中國處境變得更危險。他說,中共官員放風、否認有讓人民幣貶值的意圖,「這不是高尚的和平主義行為,是中共不得不為之」,因為人民幣貶值可能會嚇跑投資者,這將對新興經濟體構成生存威脅。

而且資本外逃可能會暴露中共先前隱藏的經濟弱點。外界認為,對中國而言,在中共國家資本主義模式的強力維穩下,中國的經濟問題得不到正常疏導,讓社會矛盾一直積累至今。

盧斯金說,中國經濟的脆弱性從其放緩的增長率以及金融槓桿上升、商品和房地產投資過度體現出來。與美國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可能會使中國陷入未知的經濟衰退領域,然後資本外逃可能讓其陷入金融危機和蕭條之中、並造成這個自稱失業率從未超過4.3%的國家出現大規模失業。

他認為,資本外逃的風險是真實不虛的。上一次2015年的人民幣貶值,讓中共政府損失近1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至今尚未復元。而現在人民幣大幅貶值也顯示出了一定程度的資本外逃正在開始。

所以儘管中美貿易談判困難,中共央行仍自願解除武裝也不奇怪,那是為了避免進一步的資本外逃。

除此之外,中共央行還提出退回當地公司在進口美國商品上支付的關稅,以及中共當局給國際投資者釋放信號——宣佈單邊放寬某些行業的外資所有權限制。

跳出比試 真正看到互惠貿易的好處

盧斯金表示,中共開始意識到貿易戰並非真正的戰爭,它更像兄弟會的喝酒比試——比賽規則不是傷害對手、而是傷害自己,而且一圈又一圈。

為甚麼玩這種遊戲?盧斯金說,因為精心挑選的自我傷害行為可以變成為達目標的一種投資。例如,列根總統在20世紀80年代對蘇聯的軍備競賽,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昂貴的自我徵稅。

但事實證明,美國可以承受比蘇聯更大的負擔——山姆大叔最終還是喝贏了俄羅斯熊、並贏得了冷戰。

盧斯金認為,美國將以同樣的方式贏得與中國的貿易戰。因為中共央行聲明已顯示,中國人明白他們禁不住喝那麼多酒。唯一的問題是他們願意如何讓步、才能讓特朗普認可。

比如:北京已下令其國家控制的媒體不能妖魔化報道特朗普,官員也迫切希望在中共領導人砍價交易時,收到的痛苦最小。

盧斯金表示,喝酒比賽的比喻只能到此為止。但是互惠貿易的妙處在於,這是一場正面的遊戲,讓所有參賽者都變得更好。

「如果衝突迫使中國接受更多的外國投資者和貨物,遵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並尊重外國知識產權,中國可能會感知那些已經失去了的人或物,並在實際上變得更好。」他說。

盧斯金說,如果說尼克遜訪華並展示了通往20世紀的道路,現在特朗普正通過這種貿易戰方式,將中國引入21世紀。

「隨著經濟和政治的開放,中國可以刺激長達數十年的第二波增長,或將使數億仍生活在農村的貧困人口帶進新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