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對華商品徵收高額關稅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就開始持續走低。外界分析,一方面中共故意令貨幣貶值以應對美國關稅的衝擊,另一面中共也沒有實力阻止人民幣跌勢。

截至上周五(7月27日),人民幣匯率連續七周下跌,創下自2015年貨幣貶值以來的最長跌幅。自4月中,人民幣兌美元的比率已降值8%。

無力阻人民幣貶值

眾多分析家和政客認為是中共蓄意而為,旨在補償美國總統特朗普加徵關稅帶來的負面效應。經濟學家、時政評論人夏業良認為,無論中共是有意還是無意,人民幣貶值是一個趨勢。

「人民幣貶值是由於中國實體經濟不斷下滑,貨幣發行量不斷擴大——人民幣的幣值早已被稀釋,再加上外匯儲備急劇減少,從四萬多億下降到不足三萬億。」

他表示,由於外匯儲備的大幅度下降,中共現在已經沒有能力阻止人民幣下跌了。「要阻止人民幣貶值,就要動用大量的外匯儲備進行干預——大量購買人民幣,拋售美元,但是它現在沒有這個實力,它的外匯儲備本身就已經很緊張了。」

他說:「過去中共有大量的出口外匯收入,而現在出口急遽下滑,讓中國創匯的能力大大降低。」

對於人民幣貶值,夏業良認為中共不是有意為之,而是被迫為之。「不論它現在怎麼做都會造成更加糟糕的結果,因為這個經濟本身就是下滑的。加上它跟美國這樣的對抗,會造成中國經濟各個方面的不利。」

半推半就

洛杉磯加大(UCLA)安德森經濟中心經濟學家俞偉雄則認為,對於人民幣貶值,中共是半推半就。「中央銀行覺得人民幣多少貶一些的話,可以刺激出口,減少美國關稅對中國出口的影響,(因此中共)就沒有捍衛人民幣匯率,所以我覺得有點半推半就。」

俞偉雄不認為中共有意主導貨幣貶值,他說:「如果放手讓人民幣自由浮動,或者放手讓資本管制全面放開的話,那人民幣就不知道貶到哪裏去了。」

他認為,中共過去對經濟干預得太深了,「當經濟不好時,政府想刺激經濟,央行就發行新的貨幣,鼓勵企業借貸。過去進行了好幾次,然後一放鬆馬上資產泡沫,一緊縮資產馬上下跌,實體經濟受到很大的衝擊。」

「想要靠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的高成長,那只能做一陣子,做到一個臨界點後來就不會再有效果。中國可能已經到達了這個臨界點,再做下去可能沒有刺激經濟的效果。再做的結果就是讓這個泡沫經濟更加不可收拾。」俞偉雄說。

走三步退兩步

經濟學者、時評人秦偉平認為人民幣的購買力被嚴重高估了,應當大幅度貶值。但在2017年人民幣卻逆勢升值,這是中共為了與特朗普政府搞好關係。隨著貿易戰的開打,人民幣開始貶值。

秦偉平在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中表示,目前中共不再通過人為干涉讓人民幣升值,而是任由公眾對人民幣的信心去決定人民幣的幣值。這樣一來,人民幣幣值自然會一路下跌,現在還只是剛剛開始。

「但中共也擔心,如果放鬆對人民幣的干涉讓其一路跌下去,一直到年底跌破8,那可能會引起恐慌。其實政府還是採取了小動作讓其不至於一跌到底。我們可以觀察到,人民幣經常走三步退兩步,慢慢貶值,現在降幅到了百分之七八。我們接下來可以繼續觀察這種『迂迴』戰術。」

中共會妥協?

如今,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的放緩超過預期,而中共為保增長放棄去槓桿化的指引、招來新一波借貸狂潮,這可能會引致更大的問題。

俞偉雄認為,中共再次希望通過借貸來刺激經濟是不可能奏效了,只會導致貨幣越來越多、債務率越來越高、股市低迷,催生長期的地產泡沫,加劇匯率的貶值壓力。

他認為中共只有接受特朗普的條件,才能改善中國的經濟。因為「這次美國政府跟以往不同,特朗普的意志跟鋼鐵一樣,現狀是絕對不能接受,一定要中共來改變目前這種做法——在智慧財產權上、在技術轉讓上、在市場保護上等各方面,做出具體改變。」

夏業良認為,中共不會妥協。因為如果中共服軟,接受美國所有的條件,開放中國的各個市場,金融體系開放、資本項目開放,就是要走向更加開放和自由。

「顯然中共不想往這個方向走,我覺得,它可能會死扛,死扛的結果就是中國經濟大傷元氣。它可能會走向北韓——封閉起來。就像毛澤東時代更加封閉。」夏業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