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生產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斷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體中。」陸媒一篇文章如此描述,引爆朋友圈。近日,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長春長生)疫苗造假風暴持續發酵。這是繼山東假疫苗事件後,又一宗引爆輿論的重大公共事件。

拿問題疫苗斂財,作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引發大陸民眾的恐慌和憤怒。

狂犬疫苗造假 25萬支百白破問題疫苗曝光

7月15日,長春長生違規生產狂犬(瘋狗)疫苗,存在記錄造假等行為,被責令停止狂犬疫苗的生產。此次問題疫苗事件自此爆發。

不過,隨後更觸目驚心的事實被曝光:長春長生2017年被發現25萬支「吸附無細胞百白破聯合疫苗」(簡稱「百白破」,寶寶出生後都要接種的疫苗)檢驗不符合規定,而這25萬支疫苗幾乎已經全部銷售到山東,庫存中僅剩186支。

令人蹊蹺的是,吉林省食藥監局早在去年10月27日就對此立案調查,當時也曾引發輿論關注。但時至今日,無論國家藥監局、吉林省食藥監局或長春長生,均沒有對有關調查結果進行通報,也未對注射疫苗者出台處置意見。

直到狂犬疫苗事件出來後,7月18日,吉林省食藥監局才對長春長生進行了沒收產品庫存186支百白破疫苗、沒收違法所得以及罰款344.29萬元(人民幣,下同)等。處罰如此之輕,引發一片質疑聲,也難以填平疫苗注射者的憤怒。

而銷售到山東25萬支問題疫苗,現在怎樣了呢?7月22日上午,山東省疾控部門一位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稱,有關部門正在準備相關材料,很快會進行通報。

山東省食藥監局另一相關處室主要負責人稱,涉事疫苗還剩多少,召回了多少,這些疫苗分發到了山東省哪些縣市,各接種點接種的人群的數量等,該局並不清楚。

該負責人還稱,「山東是受害者。」她曾接到過多位親友的諮詢電話,稱在疫苗接種點核實後發現,孩子注射了長春長生的涉事百白破疫苗,問該怎麼辦,是否應該補種,該補種幾針。

難道山東方面現在才知道狀況嗎?馬上就被打臉。7月22日,大陸律師王鵬上傳了一張圖片,並發帖說,山東有關部門去年早就知道了問題疫苗的存在,為何還藏著掖著!

長春長生25萬支問題疫苗幾乎已經全部銷售到山東。(網絡圖片)
長春長生25萬支問題疫苗幾乎已經全部銷售到山東。(網絡圖片)

賣疫苗有多賺錢?據《新京報》報道,疫苗這筆生意的毛利率在A股各行業中領先,有時,其中的「龍頭公司」甚至比茅台還要賺錢。長春長生以91.59%的毛利率佔據行業首位,而2018年一季度,貴州茅台銷售毛利率為91.31%。

其實,這已不是長春長生第一次出事了。早在2016年就曾出現百白破聯合疫苗不合規的事件。其中被拒簽的一批疫苗(210048人份)為長春長生生產的吸附無細胞百白破聯合疫苗,不合格項目為無細胞百日咳疫苗效價測定。

而長春長生64歲女掌門人高俊芳從國企高管轉型為上市公司掌門人、家族資產積累達51億元。截至7月20日收盤,該公司已連續5個跌停,市值蒸發近百億元。公司當天收盤價14.50元/股,超過55萬手的賣單壓頂。

《疫苗之王》刷屏朋友圈

日前,大陸自媒體「獸樓處」題為《疫苗之王》的文章刷屏朋友圈,讓長春長生疫苗事件繼續發酵。文章披露了部份不良奸商偷工減料、弄虛作假、逃避監管,疫苗抗原含量低的問題。

這篇文章實際上是《每日經濟新聞》2014年1月的一篇報道,原標題《深圳康泰20年股權幾經變更 成就「隱形富豪」杜偉民》。文章牽出了隱秘富豪的發跡史。

2001年,東北一家國有疫苗公司悄無聲息進行改制。韓剛君和現康泰生物實際控制人杜偉民等人以較低的價格從國有股東手裏購買到疫苗公司股權。2003年末,長春高新和長春長生的掌門人高俊芳把2000萬打進公司帳戶,要將長春長生私有化。2006年8月,長春長生被高掌控。2007年,韓剛君把自己的股份賣給了高俊芳,幫高成為長春長生的絕對控制人。

文章說,十年後再回首,他們手中已經掌握了大陸疫苗的半壁江山——最大的乙肝疫苗企業、最大的流感疫苗企業、第二大水痘疫苗企業、第二和第四大狂犬病疫苗企業⋯⋯

「他們生產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斷,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體中。」

文章表示,高俊芳、韓剛君與杜偉民有太多共同點。他們對疫苗企業的控制和改造路徑相似。瞄準的都是老牌疫苗企業,長春長生、延申生物和深圳康泰,背後都是中國國有的生物製劑研究所。

他們以非常低廉的價格迅速入手,實現完全控股,然後在短時間內拿到多個疫苗生產牌照,為將來上市鋪路。

最重要的一點,這些企業所屬的有關部門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疫苗生產牌照的價值——疫苗的毛利普遍在八成以上。

高俊芳買下長春長生時,企業估值為1.2億元,2015年借殼上市時,市值為55億元;2008年杜偉民吃進深圳康泰時,企業估值為6億元,2016年上市首日,市值達到138億元;江蘇延申沒能上市,不過韓剛君和杜偉民是以2222萬元的估值入股的,就在他們重組的那三年,延申的淨利潤總額就達到8400萬元。

大陸微信公眾號「招財大牛貓」總結:《疫苗之王》的下半部份才是高潮,摘要如下:

一、韓剛君和杜偉民控制的江蘇延申,2009年3月就曾經被查出狂犬疫苗造假,18萬份疫苗全部已經注入病人體中,最後罰金300萬,總經理和5名員工判刑。好笑的是,半年後江蘇延申重新營業,獲得防疫部門160萬份甲流訂單。

二、杜偉民行賄47萬元給藥監局副主任尹紅章(北京高院已審判),加快疫苗上市審批,促進康泰生物上市。

三、2017年11月,長春長生被檢查出疫苗指標不符合規定,結果今年7月沒收了庫存186支,罰款300多萬,25萬兒童受害。

四、成大生物(國內疫苗龍頭)狂犬疫苗報價149元,長生生物報價239元,後者還要多打1針。儘管價格差距明顯,但長春長生這幾年一直賣的很好。

五、作者發現2017年長春長生銷售費用5.83億,25個銷售,人均銷售2330萬元,是成大生物的47倍。

「招財大牛貓」說,其實第5條是為了解釋不合常理的1、2、3、4,這個暗示你看懂了嗎?這事已經不是股市投資的範疇了,之所以文章能瘋狂傳播,背後是成千上萬憤怒的父母,以及更多對疫苗接種感到恐懼的中國人。

狂犬病的死亡率是100%,也就是說一個疫苗失效,背後可能就是一條人命。

長春長生更多黑幕被披露

隨著疫苗造假事件持續燃燒,長春長生的更多黑幕被披露。

河南周口太康縣農婦張櫻山曾因孩子注射水痘疫苗產生不良反應狀告過長春長生,在進行了3年之久的訴訟拉鋸戰後,張櫻山僅獲3萬餘元賠償。

張櫻山對界面新聞表示,自從女兒在2歲時接種水痘疫苗出現全身青紫並昏迷之後,多次往返鄭州、北京等地進行治療、起訴、上訪等,並希望與生產該疫苗的長春長生當面對質,卻因各種原因最終沒能獲得應有的補償,現在8歲的女兒「免疫力下降、心臟不好,自己辭掉工作全職在家照顧她」。

近日,前河南省商丘市寧陵縣防疫站站長王峰被判刑8年3個月。就此,一起與長生生物疫苗有關的行賄案,也浮出水面。

據《新京報》報道,王峰任寧陵縣衛生防疫站站長期間,收受了長春長生業務員吳玉海給予的狂犬疫苗、水痘疫苗回扣款164,000元。

吳玉海透露,除了給王峰行賄,他還同時給商丘市睢縣、民權縣防疫站站長李某、宋某回扣。他自稱「給李某、宋某也是這個比例。」

除上述案件外,長春長生為推銷狂犬疫苗而行賄地方疾控中心負責人的事件,至少還有2起。

2017年10月,李傳濤、利辛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單位受賄二審判決書顯示,安徽利辛縣疾控中心主任李傳濤,收受疫苗回扣款及向他人索賄共近百萬元。其中便包括長春長生給予的疫苗回扣款。

去年12月,福建政和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前副主任范治金和政和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疾控科原科長何益智受賄案判決書顯示,2014年12月至2016年3月,范治金曾先後七次共收受長春長生業務員陳某的行賄,每次收款均與何平分。

2016年3月,涉案金額達5.7億元、銷往24個省市的「山東疫苗案」曝光,該案中,25種兒童、成人用二類疫苗未經嚴格冷鏈運輸流入市場,其中包括長春長生、沃森生物等9家公司。

據第一財經報道,為了搶奪市場,疫苗銷售機構給作為疫苗採購方的疾控中心、基層衛生院負責人提供回扣,少則幾千幾萬元,多則幾十萬元。

報道說,與疫苗有關的貪腐類案件大量存在,其腐敗的主要表現為收受賄賂後,直接放任不合格疫苗進入市場;疫苗市場競爭激烈,生產、銷售企業為拿到訂單,為採購方的疾控中心、基層衛生院負責人支付「回扣」;疫苗研發企業為在生產研發階段獲得支持,賄賂藥品主管部門官員⋯⋯

今年7月22日晚,中共國家藥監局通報稱,現已查明,長春長生編造生產記錄和產品檢驗紀錄,隨意變更工藝參數和設備。企業已被當地警方立案調查,涉嫌犯罪的追究刑事責任。

路透社報道,疫苗醜聞引發了中國社交媒體的憤怒,父母們試圖確定他們的孩子是否接種了假疫苗,這個話題成為周末微博社交媒體上觀看次數最多的熱點,網民廣泛分享。

「如果國家不保護公民,我們怎能愛這個國家呢?」一位微博用戶問道,而另一位用戶感嘆道,「看新聞後,我再也不敢注射疫苗了。」

路透分析,這一事件是對北京當局的重大打擊,凸顯了中共監管機構在多年食品和藥品安全恐慌後,要重建信任是如何困難。

《疫苗之王》的文章說,「北大醫學部的專家將注射失效的疫苗總結為兩個字——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