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孩子打了問題疫苗怎麼辦?」「問題疫苗去哪兒了?」「監管去哪兒了?」「為何隱瞞九個月才公佈?」⋯⋯事關孩子的健康,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長春長生)假疫苗風波曝光後,再次刺痛父母們敏感的神經,他們的憤怒、焦慮和質疑聲波濤洶湧。

家長:「我們應該怎麼生存?」

近期,長春長生連續被曝「狂犬病疫苗生產記錄造假」和「百白破疫苗效價不合格」事件。然而,問題疫苗早於去年11月份被立案調查,可直到今年7月18日該企業才收到關於「百白破疫苗」的處罰決定書。

為何時隔近九個月才公佈處罰決定?令人費解。長春長生生產的25萬支百白破劣質疫苗全部銷往山東省,僅僅被罰344萬元,更讓民眾不買帳。民眾認為中共監管部門草菅人命,要求公開真相、嚴懲違法者。

這幾天,家長們更是心驚膽顫,連忙翻查自己孩子的疫苗接種記錄,他們的孩子很有可能已被注射了問題疫苗。

自媒體「三諦雲一」發文表示,「大部份家長現在的標準動作應該是先翻孩子的疫苗本,再翻香港澳門的疫苗攻略,最後翻移民廣告。」

文章說,「這兩天,25萬支假疫苗已銷往山東的消息令人瞠目結舌!想想看,20多萬家庭啊,帶著3個月到6歲的孩子去接種百口咳、白喉和破傷風的疫苗,現在得知打進孩子身體裏的疫苗是假的,這讓人情何以堪⋯⋯」

文章寫到,2008年的毒奶粉事件的陰影還沒有從人們的腦海中抹去,如今假疫苗推倒了又一副多米諾骨牌。這兩類事件的共同點都是,行業及龍頭企業昧著良心賺錢,爛透了——他們的產品一個是喝到了孩子的胃裏,一個是打進了孩子的血液裏;它們的不同點是,假疫苗的性質比毒奶粉要更加惡劣,因為疫苗屬於公共健康領域,它意味著從生產企業到政府有關部門再到監管機構等,一個龐雜的管理系統癱瘓了,一群貌似「力量越大,責任越大」的怪獸在裝睡。

文章稱,「中國是一個缺乏信仰的國度。這裏的人不信宗教、不信道德、不信正義,唯一信的只有錢。也許,錢就是國人的信仰。從毒奶粉到假疫苗的十年整,我們失去且永遠沒有再撿回來的信仰,似乎也是貼切的。」

7月22日,大陸女子體操奧運冠軍劉璇在微博中寫道,「凌晨我爬起來看孩子的疫苗小本本,儘管我們主張打的都是進口疫苗,但免不了還是有國內的疫苗,本上記錄著,長春百克、武漢生物、成都生物、上海生物、北京天壇、蘭州⋯⋯長春長生有25萬支不合格疫苗,長春百克是長春長生的子公司,武漢生物有40萬支不合格疫苗⋯⋯請問在食品和藥物這麼不安全的此刻,我們應該怎麼生存?」

此次再現疫苗造假,大陸民眾對國產疫苗完全失去信心,不少民眾擔心子女注射內地假疫苗後會否有後遺症,有父母說,「能去香港打的儘量去」,不要再相信國內的「黑心疫苗」。

據山東省疾控中心消息,長春長生銷往山東的252,600支不合格疫苗,佔全省年使用量的3.96%,流向濟南、淄博、煙台、濟寧、泰安、威海、日照、萊蕪8市。這批疫苗已接種247,359支,損耗、封存5241支,涉及兒童215,184人。

除了長春長生外,2017年11月,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的40餘萬支百白破疫苗也被查出不符合標準,其中銷往重慶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190,520支、銷往河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210,000支。

據報道,其中銷往河北省的不合格疫苗流向石家莊、廊坊和定州3市,共有143,941人使用了不合格疫苗。

長春長生近6億銷售費用的秘密

7月23日,長春長生午後復牌再跌停,已連續第六個交易日跌停,市值蒸發超百億元。截至收盤,公司股價跌10%,報13.05元,封單66.2萬手。消息面上,該公司公告稱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停產將對生產經營產生較大影響,暫無法預計準確復產時間。

據悉,長春長生只有25名銷售人員,2017年全年,該企業的銷售費用高達5.83億元,與2016年的2.31億元相比,增幅達到1.52倍。而該企業給出的解釋是,營銷模式受疫苗流通條例影響推廣費、市場服務費、會議費和運輸費增加所致。

據第一財經報道,在5.83億元的銷售費用中,推廣服務費佔了絕大部份,超過4.42億元,是總銷售費用的75.95%。某知情人士解釋,「這個(銷售費用)幾乎是行業內的潛規則了。」

「原來在這裏面是有幾道經銷商或者代理商的,大家各做各的,最後層層發到終端渠道。對於長生而言不需要去管中間渠道。」上述知情人士說。如長生疫苗80元一針出廠,之後100元到第一批中間商,再120元到第二批⋯⋯最終200元到達終端的疾控中心。

「實際上原來的一批二批三批(中間商)還在那裏,而且疾控中心的利益,各種或明或暗的費用還是要給,不同之處在於銷售費用現在直接體現在了帳面上。這導致長生原來80元錢出廠的一針,200元直接開到終端疾控中心,原來留給渠道的12元(差價)包含在發票裏,但這塊並不屬於長生,還是要還給中間渠道。」資深業內人士透露,最終「還給」中間渠道的巨額費用將進入財報中的「其它應付」科目,最終回流渠道。

據報道,2017年長生生物的應付帳款中,真正的應付帳款僅0.49億元,但其它應付款高達3.73億元,而推廣服務費就達3.16億元。

報道引述不止一位受訪的業內人士的話表示,在高額的銷售費用中,除了中間渠道部份外,暗地裏流向疾控端、打通關係的費用更多是大頭。

一名疫苗、血製品行業的研究人士說:「從基層防疫站到打針護士,再到開單子的人,都得這樣一筆一筆的回扣攤下去,只是不直接體現在它(長生)帳上。」

大陸網民痛批,「主要是中介的利益關係人要打點,說白了就是有權力的貪官。這是整個行業的潛規則。老百姓心裏都明白。」「幕後黑手就在監管部門。」「追查推廣費去向,這才是問題重點!」「太恐怖了,官商勾結,謀財害命。」「該殺。」

疫苗造假事件 網絡沸騰

7月23日有消息說,長春長生官網疑被黑客攻擊,官網首頁一度出現疫苗造假的新聞及圖片,並配圖「不搞你,對不起祖國的花朵」,之後官網無法打開,顯示「無法連上這個網站」。

疫苗造假事件鬧得沸沸揚揚,長春長生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以下為網民的評論。

「現在對這個社會一點信任都沒有了,讓我們不得不信任依賴的機構,卻把我們的生命肆意踐踏,不尊重生命,眼裏只有利益,真希望有報應。」

「拿孩子的生命來作為利益的籌碼,心情真的壞到極致。相關機構的監管力度太弱,拿人命開玩笑的事也能隨便過關?真不知道背後有甚麼黑幕。」

「毒奶粉、假疫苗。造假恐嚇,千里抓人。吃著轉基因,喝著污染水。吸著爆表霧霾,唱著愛我中華。高高興興上學去,哭哭啼啼回家來。張口閉口和諧社會,欺詐斂財全不耽誤。這國土哪一寸是安全,這世道原本是個險惡。」

「先是毒奶粉,後是垃圾學校,再來假疫苗,怎麼總是盯著兒童,這些人的心被狗吃了嗎?你的心不會痛嗎?連國家的未來都保不住,怎麼打貿易戰,沒打就輸了。如果沒有官方背景怎麼可能會如此猖狂!」

「請求判死刑,如此喪心病狂的畜生一定不會悔改,25萬假疫苗已用在了25萬人身上,這跟謀殺根本沒區別。」

「疫苗事件,這些失去做人最基本倫理道德的人渣!不疼不癢的譴責,等於零!不讓作惡者付出慘痛代價,等於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