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到說:近代的考古人員從Olympia地區,搶救出不少殘存的藝術品,大部分都保存在當地的考古博物館裏面。由於希臘的美術風格,在這段期間快速演進,所以我還是把那些藝術品,依年代來分類介紹。

(一)古風時期  Archaic Period (600 ~ 480BC)

 Archaic Period時期的收藏品 ── 擄自波斯軍隊的戰利品。
Archaic Period時期的收藏品 ── 擄自波斯軍隊的戰利品。

Archaic Period時期的收藏品 ── 紀念馬拉松之役的頭盔。
Archaic Period時期的收藏品 ── 紀念馬拉松之役的頭盔。

屬於這個時期的收藏品,大多屬於酬神的祭獻品。例如兩件和擊敗波斯入侵大軍有關的頭盔。其中的第一件,是擄自波斯軍隊的戰利品。而第二件,則是慶祝馬拉松之役的勝利。

(二)古典時期的早期  Early Classical Period (480 ~ 450BC)

希臘宙斯神殿。
希臘宙斯神殿。

這個時期適值宙斯神殿的興建時期,所以對Olympia地區的美術創造是一個很重要的時期。可惜大部分的作品,在羅馬官方主導的破壞,和隨後幾次的洗劫之下,已經殘破不堪了。近代考古人員所能搶救出來的,只有宙斯神殿東、西兩端的三角形門廊(Pediment)裏的雕刻群殘餘,和四邊門廊上的部分單件雕刻(Metop)。我在下圖用了雅典市裏的Temple of Hephaestus,來說明Pediment和Metop的位置。

希臘古典時期的神殿,其長邊是東、西走向,而且大門朝東。所以東端是最重要的一端。宙斯神殿東端三角形門廊(East Pediment)裏的雕刻群,是刻劃希臘神話傳說裏Pisa城邦的國王Oenomaos,和另外一個城邦的王子Pelop,進行馬車賽生死鬥的場景。這個場景和Olympia息息相關,因為馬車賽是當時奧運會的一個高能見度比賽項目。此外,這個故事的後續發展,深入希臘神話傳說裏的核心部分,包括希臘詩人「荷馬」的名著《伊里亞德》(Iliad)裏的重要情節。而希臘最偉大的劇作家Aeschylus(埃斯庫羅斯),則專為這個故事的續集,寫成了一套流傳千古的三連劇《Oresteia》(奧瑞斯提亞),至今仍然對西方的文學、戲劇與哲學,有著不少的影響。我會在本集的後段,再和大家進一步分享。

宙斯神殿裏的雕像。
宙斯神殿裏的雕像。

宙斯神殿裏的雕像。
宙斯神殿裏的雕像。

宙斯神殿西端三角形門廊(West Pediment)裏的雕刻群,是刻劃希臘神話傳說裏,一個人族Lapith與半人馬族Centaur大戰的場景。Lapith和Centaur原來是友邦,有一回Lapith的國王娶妻宴客,也邀請了Centaur作客。不料Centaur喝了酒亂性,開始搶奪Lapith的婦女,於是雙方展開大戰。這場大戰雖然與Olympia沒有直接關連,可是它是希臘人很喜歡的場景,常常被用來象徵文明(人族)與野蠻(半人馬族)之間的爭鬥。

宙斯神殿四邊門廊上的單件雕刻裏面,殘留得比較完整的,是一幅描繪希臘英雄Hercules(赫拉克勒斯),幫天神Atlas(阿特拉斯)暫時頂著天空的浮雕,後面則有天神雅典娜在暗助一臂之力。

這個時期的雕刻風格,偏向穩重、冷靜,和內斂。只有象徵野蠻的半人馬族,才會有誇張的表情。

(三)古典時期的盛期  High Classical Period (450 ~ 400BC)

勝利女神雕像。
勝利女神雕像。

宙斯神殿裏的雕塑。
宙斯神殿裏的雕塑。

這個時期的收藏品裏面有一件傑作,是勝利女神(Nike)的雕像。她的頭部和雙翼,已經大部分失落了,但是殘存的部分,還是可以看出高度的藝術價值。其中最精采的是女神的衣衫,高度輕薄貼身,是「濕衣法」(wet-drapery style)的傑出顯現。另外女神重心前移的表現方式,也是希臘雕刻藝術邁入成熟的一個明顯足跡。

(四)古典時期的晚期  Late Classical Period (400 ~ 323BC)

信使之神Hermes和酒神Dionysus。
信使之神Hermes和酒神Dionysus。

這個時期的收藏品裏面有一件更知名的傑作,是「信使之神」Hermes(赫耳墨斯)逗年幼的「酒神」Dionysus(戴歐尼修斯)的雕像。Dionysus是宙斯神婚外情的結晶,所以宙斯好妒的妻子Hera,處心積慮地想害他。因此宙斯就委託Hermes,把Dionysus送到他處。這座雕像裏Hermes失落了的右手,原本是吊著一串葡萄來逗Dionysus的。Hermes的重心側移,及驅體小幅度扭轉去和Dionysus呼應,都是這個時期希臘雕刻藝術繼續成長的特色。而這一組雕像,也成了希臘美術的傳世珍寶之一。(──轉自作家行雲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