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有兩個名字接近「奧林匹克」的重要地方,一個是在希臘神話裏面,最近一代諸神居住的地方,那是在希臘東北角的「Mount Olympus」,它也是希臘的最高峰,接近3千公尺。另外一個,則是最近一代諸神之王Zeus(宙斯)的聖地Olympia(奧林匹亞)。它是奧運會的發源地,也就是這一集的主題。它位在希臘的西南角,是一處平原。

希臘奧林匹亞地圖。
希臘奧林匹亞地圖。

奧林匹亞的古代史,反映出社會人類學裏宗教信仰形成的原始過程。奧林匹亞大概在公元前800年左右,希臘社會從黑暗時期復甦時,就已經成為宙斯神的聖地(sanctuary)。但是要晚到公元前470年左右,希臘人才開始在那裏建造宙斯神殿。而宙斯神像的建立,則要更晚至公元前435年。這種從「神的自然界領域」到「神廟」,再到「神像」的發展過程,不是現代人容易經驗到的。

我前面一再地使用「最近一代諸神」的字眼,是因為希臘神話裏面涵蓋了三代的天神,也就是兩次的世代交替,而這兩次都不和平。第一代的天王是「Uranus」,他後來被兒子「Cronos」推翻。(後來的羅馬神話稱「Cronos」為「Saturn」。不少的歐洲語言,拿他來命名九大行星裏面的「土星」。)而這第二代的天王,後來也被他自己的兒子「Zeus」推翻。(後來的羅馬神話稱「Zeus」為「Jupiter」。不少的歐洲語言,拿他來命名「木星」。)

神話裏面這兩次的世代交替方式,似乎暗示了文明的進化。第一次的方式,是相當原始的閹割。而第二次的方式,則是像《封神榜》小說裏面的諸神分邊大戰。這一段神話相當精采,可惜也不短,所以我想另外專集和大家分享,會比較合適。

希臘在奧林匹亞舉行的諸城邦聯合運動會,可以追溯至公元前776年左右,每4年舉辦一次,直到羅馬帝國於公元後350年左右逐漸改信基督教,而於公元後393年左右,因為與基督教信仰牴觸被羅馬皇帝勒令停止。這個持續了上千年的活動,就從此消失了1,500年。而現代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則是在公元1896年才開始的。

希臘奧林匹亞神殿區一景。
希臘奧林匹亞神殿區一景。

奧林匹亞是在諸城邦聯合運動會開始之後,才逐漸有大規模的建築。有趣的是:在宙斯神擁有奧林匹亞神殿之前的一百多年(公元前590年左右),他的妻子Hera就已經在奧林匹亞擁有她自己的神殿了。這兩座神殿、是奧林匹亞最重要的建築。其它的重要建築,包括了給選手賽前訓練的Palaestra和Gymnasiom,給神殿僧侶居住的Prytaneion,給著名雕刻家Pheidias用來預鑄神像的Workshop,給各城邦存放祭獻物品的Treasuries,當然還有競賽使用的Stadium(田徑場)。可惜這些建築,大部份都已經化為斷垣殘壁了。公元後426年左右,羅馬皇帝因為宗教因素而下令將奧林匹亞毀壞,是她香消玉殞的開始。

希臘古代奧林匹亞的廢墟。
希臘古代奧林匹亞的廢墟。

奧林匹亞的主事國,在公元前435年左右,邀請了稍早因為完成了雅典Parthenon(帕德嫩神殿)裏面的雅典娜雕像,而聲名大噪的雕塑家Pheidias到奧林匹亞,在宙斯神殿裏也建造了一座宙斯的雕像。而這一座巨大卻又精美的雕像,被古代的作家譽為「七大奇觀」(Seven Wonders)之一。可惜它在而公元後426年左右,奧林匹亞地區普遍被毀壞的當兒,也被拆遷他處,最終難逃毀壞的命運。香消玉殞。

比較遠古一百年的Hera神殿,雖然一樣殘破,卻在現代扮演了一個特殊的角色:每一屆的現代奧運聖火,就是在這一座神殿前方的廣場,聚太陽光點燃,再傳遞到世界各地的。點燃儀式是由一群著白衫的希臘仕女來進行,場面相當動人。

Hera的神殿,其平面圖是狹長的長方形。而較晚建造的宙斯神殿,則長寬比沒有那麼懸殊,大約是12:5。這樣的長寬比,後來成為希臘古典時期神殿建築型式的典範。

希臘奧林匹亞。
希臘奧林匹亞。

在神殿區有一座圓形的殿堂,被稱為「Philipeion」,是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Philip始建的,後來在亞歷山大大帝的手中完成。至今仍有三根廊柱及其上的橫額倖存,算是奧林匹亞倖存百分比較高的殿堂。它的廊柱,採用了比較稍晚的Ionia形式,比早期的Hera神殿Doric形式廊柱,要來得輕盈而風度翩翩。

選手從神殿區到田徑場(Stadium),必須穿過一道拱廊。而在拱廊的一端,有一座拱門,至今倖存。從那兒,可以看到早期圓拱的建構方法。

田徑場的大部份區域,都已經被考古人員重見天日了。其上比較顯著的殘存建物,除了跑道之外,則是一道石質的起跑線,和裁判的座位區。我有一張旅遊隊友們,站在起跑線的照片。不過那些男士們,應該都是裸體的。哈哈哈哈!(古希臘的運動會,早期只有男選手,而且都是裸體的。)

考古人員從奧林匹亞區,搶救出不少殘存的藝術品,大部份都保存在現地的考古博物館裏面,讓我們對希臘的雕塑藝術,又多了不少非經過羅馬仿製品的直接根據。我會在下一集裏,和大家分享這些倖存的藝術品。

行筆至此,希望從奧林匹亞蘊育出的國際和平精神,能夠長久地戰勝暴力的衝動。(──轉自作家行雲部落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