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貿易緊張關係正處於微妙的關頭。美國經濟目前處於十年來的最佳狀態,且相比其它經濟體一枝獨秀。加上美國經濟對出口依賴程度非常低,這些都為美方進行貿易談判添新的底氣。

《紐約時報》周三(6月20日)報道,較過去10多年來,美國經濟今年的增長速度要快得多,這種經濟加速已經給予總統特朗普一個更有利的條件,考慮對中國、加拿大、墨西哥以及其它貿易夥伴加徵關稅。

經濟學家已將美國今年第二季的增長預測,提高到年增長率差不多5%,較過去同期增長一倍以上。有些經濟學家說,全年的經濟增長更可達3%,是2005年以來的首次。而與此同時,歐盟、中國、日本和其它國家或地區的經濟增長卻在放緩。

此外,貿易戰對美國的影響也不會比其它國家嚴重,因為美國不像其它國家那樣依賴出口。報道指,這一切都會給予特朗普更有力的條件跟世界領袖討價還價,可能迫使他們作出讓步。

美國經濟七成靠消費 下半年將穩定前行

雖然加徵關稅可能會導致美國國內部份商品漲價,亦或抑制部份產業增長,但整體上看,美國仍然比其它國家更少受貿易衝突的影響。

因為從美國的經濟結構來看,消費支出佔GDP的比重將近70%,是帶動經濟增長的最強力引擎。潘西恩宏觀經濟諮詢公司(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經濟學者謝弗德森(Ian Shepherdson)表示,近期調查和數據都顯示人們對美國經濟持樂觀態度,小企業主也對未來前景和整體經濟充滿信心。

謝弗德森預計,下半年消費支出將保持穩定。目前,美國的消費經過年初短暫的疲弱之後已有所反彈,5月的零售數字升了0.8%,較分析預測多出一倍。

而出口僅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2%,美國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35個成員中出口比重最低的一個。相比之下,加拿大出口佔GDP的比重是31%、墨西哥為37%、歐盟則為44%。

從數據上看,美對外貿易逆差在今年4月出現收窄,4月份金屬製成品、電腦以及其它用在生產方面的器材訂單都有大幅增長。

外界認為,這兩方面都意味著美國打貿易戰是「有底氣」的。

中國經濟乏力 出口下降趨勢將持續

中國大陸經濟增長向來依靠「三駕馬車」──投資、消費、淨出口拉動,但這三駕馬車正在急速下墜。目前消費和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分別降到了15年、23年來的最低水平,淨出口也相對下降43.1%,顯示中國經濟走勢低迷。

中共國家統計局6月14日公佈的數據顯示,消費方面,中國5月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8.5%,但低於預期值9.6%和前值9.4%,並創下了2003年5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最終消費對中國GDP的貢獻曾在20世紀90年代時佔到65%,之後大幅回落,到目前也僅回升到50%左右,比發達國家要低很多;即便與新興國家比,也明顯落後,如印度也要佔到70%。

投資方面,中國1至5月的城鎮固定資產投資按年增速繼續放緩至6.1%,低過預期的7%和前值7%,增速創1995年有記錄以來新低。

據中共海關6月8日公佈的數據,在淨出口方面,中國5月份的進出口總值2.53萬億元(人民幣),其中出口1.34萬億元,增長3.2%(比4月的3.7%下降0.5個百分點);進口1.19萬億元,增長15.6%;貿易順差1565.1億元,收窄43.1%。

全球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報告指,在全球經濟增長速度達到頂峰時,中國出口增長卻已出現下降態勢。未來即使避免中美貿易戰,隨著全球經濟放緩的勢頭,中國也不太可能保持5月的進口值增長速度。

美內閣成員發聲 白宮對華政策已成共識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周四(6月21日)接受美國財經媒體CNBC採訪時表示,美方必須讓採用關稅或非關稅手段、設置貿易壁壘的對手「吃到更多苦頭」,讓他們明白保留壁壘要比取消更痛苦。

外界認為,在中美貿易戰的局勢下,羅斯這番話顯然意指中國(共)。羅斯在近日出席參議院財政委員會聽證會時也表示,總統特朗普希望中國降低貿易壁壘,並保護美國知識產權,但認為需要施加更大壓力,或讓中國(共)為其貿易行為承受更大痛苦才能達成目標。

他還點名說,美國多年來就知識產權問題與中國(共)的談判毫無進展,特朗普認為現在是時候採取行動。他強調,施壓是遏制不公平貿易的唯一途徑。

外界認為,羅斯是特朗普內閣中主張對話「和解」的人士之一,如今羅斯的發言或暗示白宮對華貿易政策已趨於一致。

《香港經濟日報》引述中美關係觀察人士的話說,羅斯突然「鷹」起來的原因或許只有一個--他正在執行特朗普定下的鐵腕政策。這亦顯示,特朗普政府已重回鷹派路線,所有官員要沿著這條軌道運行。

報道指,白宮對華談判團隊首席代表的美國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連日來未就貿易問題對外發聲,這似乎為「鴿去鷹來」的新局勢更添佐證。

外界認為,在特朗普政府推動美國經濟新一輪走熱,中國國內的經濟在消費和出口上進一步惡化,從形勢上看,美國有更多底牌迫使中共在貿易政策上作出根本性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