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段時間,世界各國老百姓最關注的除了充滿喜怒哀樂的世界盃,還有你來我往、看的人眼花繚亂的中美貿易戰,而後者更牽動著中美的政局、市場的起落。

在6月15日美國政府公佈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的清單後,北京當局隨即公佈了同等價值的報復措施。對此,美國總統特朗普18日批評北京所為,稱其「顯然無意改變其與獲取美國智慧財產權和技術有關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並表示美國將對另外2千億美元的中國貨物加徵關稅。

北京商務部在次日的回應中充滿了憤怒,稱美國是「變本加厲」,是在「威脅」,「這種極限施壓和訛詐的做法,背離雙方多次磋商共識」,並繼續採取強硬姿態,稱「中方將不得不採取數量型和品質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做出強有力反制」。一如既往,中共這樣一個規則的破壞者,一個盜取他國高科技的竊賊,一個將恐怖散佈到全世界的魔鬼,繼續將自己打扮成一個「無辜者」,將貿易戰責任推給美國,而無絲毫自我反思之意。這也恰恰證明了中共究竟是怎樣顛倒黑白的貨色。

不過,北京當局此次不同以往的用詞,顯而易見表明在特朗普的極限施壓下,北京很痛。而此前,北韓新聞也曾抨擊美國對朝實行「極限施壓」,但最終,世人看到,在極限施壓下,陷入國內外困境的北韓金正恩跪求「特金會」,並同意棄核。北京的未來走向是否也是這般難看,筆者暫不下斷言,因為中國畢竟不同於近乎閉關鎖國、經濟體量很小的北韓,畢竟表面上還有很多光鮮的數字,還是有一些資本與美國「對打」,至少堅持的時間比北韓會長一些。

令筆者好奇的是,北京將採取怎樣「數量型和品質型相結合的綜合措施」反制美國。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表的中美貿易資料顯示,美國2016年對中國出口的商品和服務總額是1,698億美元,而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商品和服務總額是4,788億美元。也基於此,北京深知,想對超過2,000億美元的進口美國商品加徵關稅已沒有可能,所以才發明了將「數量型和品質型相結合」的說法,這自然是為了避免自己的臉面難看。換言之,就是「我不和你打規模戰了,我打你的票倉,重在殺傷力」。

只是北京要知曉,這樣的做法只會適得其反,極有可能激起更多的美國人支持特朗普向不講道理的中共當局繼續施壓。因為不像很多被中共愚弄的中國人,絕大多數美國人都清楚特朗普為何要施壓中共,那就是不遵守世貿規則的中共不僅造成美國製造業的萎縮,也帶壞了世界市場。因此為解決與中共的公平貿易問題,儘管要付出一些代價,但站在道德制高點上、信奉正義公平的諸多美國人不會選擇屈從中共的,這當然也是浸染在黨文化中的中共官員們所不能理解的。

既然無法理解,既然相信「重在殺傷力」的反制會起作用,筆者毫不懷疑,在北京出台新的反制措施後,特朗普按照既定的戰略,極限施壓仍會繼續,而從7月加徵關稅落地開始,未來半年就可以觀察出中美哪一方會是受重傷者。

事實上,從中共的悲觀情緒、市場的反應和不少分析來看,沒有人否認,內憂外患中的中共將承受更為嚴重的打擊。就在特朗普宣佈擬加徵2,000億美元的關稅後,美國股市反應不大,亞洲股市則大幅下跌。如上證綜指收盤下跌近4%,20多個月來首次跌破3,000點關口,深證綜指則暴跌近6%。在香港,基準的恒生指數一度下跌3.2%,而成份股以中國大企業為主的恒生中國企業指數一度下跌3.9%。

市場的反應間接表明市場並不看好中國,而不久前大陸富豪馬雲的「大陸企業家的好日子不多了」之語,中共央行在美聯儲加息後巋然不動,更是對大陸經濟是好是壞的最直觀的注腳。當投資者、企業、消費者都不看好中國市場時,北京政府將面臨甚麼問題?加之國內諸多問題,北京當局的危機感將會加劇。

既然明知自己要傷的很重,北京為何還要嘴硬,跟美國對打?大陸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眾號「牛彈琴」在19日的文章中直接點出原因,那就是擔心「後患無窮」。按照中共的思維,就是如果中美實行了公平、公正的貿易,中美貿易順差減少,美國如願以償,將給中共帶來滅頂之災,有可能政權不保。

具體來說,就是如果北京遵守世貿規則,允許外資投資或獨資開辦金融、保險、互聯網等企業,中共一黨專制下欺騙老百姓的招數就要被迫改變,尤其是互聯網的開放將使中共見不得光的黑暗歷史和惡行被曝光,中共的統治也必將受到更多的挑戰,招致更多的抗議,而這正是北京當局擔心的「後患」。

至少從目前來看,理虧的北京,寧可傷個頭破血流,也要繼續與美國在貿易問題上對打,根本原因就在於其從來不是個考慮中國老百姓福祉的政權,其一意孤行打下去,雖然還可以騙騙一些被洗腦的國人,但越來越多的國人會在事實面前走向清醒。夢想著利用民眾「抗美」的中共政權到時不得不以失望而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