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最新一輪貿易談判無果而終,美方已下最後通牒,並正準備對所有從中國出口到美國的五千多億美元的商品都課徵25%懲罰性關稅。這意味著中美貿易戰將全面升級。下面不妨轉頭來看看,中共在這場前所未有的中美經濟大戰中運用了哪些「高招」,接下來還會亮出哪些「新招」?

創辦新型智囊 為打貿易戰提供戰略決策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國精英們認為,特朗普是四十多年以來首位在貿易、軍事和意識形態,3條戰線上同時打擊中國(共)的美國總統。

無論是在競選期間還是當選之後,特朗普總統批評中共直言不諱,但最讓北京感到擔心的是他在競選期間威脅要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課以高額關稅。

因中共施行的是出口導向型經濟,如果中美爆發貿易戰將直接打到中共的「七寸」,美國製造商和產業鏈離開中國大陸也將引起中共的極大恐慌。

早在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中共就成立了專門的智囊機構,對全球共同發展和中國國際發展全局性、戰略性、前瞻性重大問題提出所謂中國方案。其中包括成立於2016年,並與哈佛大學、佐治城大學、劍橋大學、東京大學等世界一流大學合作,共建全球範圍內的中國研究中心網絡,為推動中外思想交流、智慧分享和文明對話服務的清華大學全球共同發展研究院等。

2017年1月18日,特朗普正式就任總統前兩天,該研究機構就發佈了《「特朗普經濟學」與中國:一場不可避免的「經濟戰」?》,就如何應對中美之間可能爆發的「貿易戰」和「匯率戰」,建議中國政府採取以下對策:

學會利用國際已有經貿規則冷靜處理與美國的經貿摩擦;加強與美國國內反特朗普的力量的聯繫,實行「以美制美」;在國際社會樹立積極參與全球治理的正面形象,美退我進;加快實施中國自貿區戰略,構建中國的自貿區網絡,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加強與美國的能源合作,使之成為中美經貿關係的新的增長點……

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終結 新一輪經貿談判登場

2005年是中共兌現加入WTO時諸多承諾的最後寬限期。為了欺騙世貿組織,拖延時間,自2006年起中共於小布殊政府時期啟動了所謂「中美戰略經濟對話」。2009年奧巴馬政府上台後,又升級為所謂的全面「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

儘管雙方就保護知識產權、消除貿易和投資壁壘、市場經濟地位和結構性問題,甚至包括人權問題,進行了12輪長達近十年之久的磋商和對話。其結果是,美國的貿易逆差越來越大,知識產權被大量盜竊,丟掉飯碗的美國人越來越多,中國人權狀況也更加惡劣……因此,特朗普上台後認為,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機制形式大於內容,完全是浪費時間。

2017年4月,在中美元首海湖莊園會晤後,雙方啟動了「百日計劃」。7月19日,又舉行了首輪全面經濟對話,但都未達成任何共識。從2018年2月27日啟動中美首輪經貿磋商,直至2019年5月10日中美11輪經貿磋商結束,因中共突然翻臉,雙方照樣未達成任何協議。

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說,中共企圖依靠「一輪又一輪的談判」來消磨美國懲罰措施的勢頭,但這次對特朗普政府,它們的拖延策略行不通。「它們總是希望通過戰略對話來拖延問題,從未設想過有人真會這樣做(大規模徵收關稅)。」

用利益收買特朗普家族 派華爾街游說華盛頓

特朗普剛一上台,中共就批准了38個「特朗普」商標。然而,在特朗普當選之前,中國有不少以「特朗普」、「川普」、「Trump」為名的商品,自2006年開始,特朗普便委託律師取回相關商標的擁有和使用權,結果不少都遭到中共法院駁回。然而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這些商標卻迅速獲批。

社交媒體上曾流傳特朗普的女兒伊凡卡孩子學中文、穿唐裝、背唐詩的影片,這讓善於拉攏西方政要的中共如獲至寶,大喜過望,似乎找到了與特朗普家族「套近乎」的由頭。中共駐美使館還特別邀請伊凡卡參加中國新年聯歡活動。特朗普訪華時中共更是千方百計投其所好。中共原本以為特朗普像過去美國總統一樣,給這個商人總統一點小恩小惠,就能讓其乖乖就範,並與狼共舞。曾經屢試不爽的中共萬萬沒想到的是,發誓讓「美國再次偉大」、連總統薪水都不要的特朗普怎麼會出賣國家利益去與魔鬼做交易呢?!

華爾街曾在中美關係上扮演過十分重要的角色,包括促成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勸阻美國不要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等。過去的3屆總統也都在華爾街的勸說下做過重大讓步。在特朗普與北京發生貿易戰之際,中共希望華爾街能再次發揮作用,並派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與一些美國高管見面,指望美國金融精英能幫助影響華盛頓的決策,結果被特朗普政府置若罔聞。

干預美國中期選舉 寄希望通俄門彈劾特朗普

2018年9月26日,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曾公開指控中共干預美國11月中期選舉。此前,中共英文《中國日報》在美國農業州愛荷華州最大報紙刊登4頁廣告,挑唆當地種植大豆的農民不要投票給共和黨和特朗普。通過打「大豆牌」,讓特朗普後院起火,以打擊其票倉,令其敗選。

如果共和黨失去對參、眾兩院的控制,將使特朗普在未來兩年成為「跛腳總統」,這或減弱美國對華的貿易攻勢;同時,反對黨也會取得更大的國會力量去牽制特朗普;加上「通俄門」和左派媒體展開新一輪輿論攻勢,多管齊下,讓「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特朗普對中共這種公開干涉別國內政的卑劣行徑,通過發推嗤之以鼻,「中國(中共)在瞄準我們的農民,他們知道我熱愛農民,因此用這招逼迫我允許他們繼續佔美國的便宜。他們這種惡毒的招數必將失敗。」

果不出其然。2019年3月24日,美國司法部長向國會發佈了「通俄門」調查結論,未發現特朗普競選團隊通俄。鬧了兩年之久的「通俄門」就此完敗。這一消息不僅讓民主黨一些議員苦心積慮的彈劾案失敗了,對於「以美制美」,天天盼著特朗普陰溝裏翻船,連做夢都指望特朗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中共來說,也無異於是晴天霹靂。

「皮乾葉枯心不死」的中共,現在又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與中共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美國前副總統拜登身上,揚言要與拜登重啟談判,並支持其參加2020美國大選,妄圖實施「反間計」和「激將法」,來坐收其利。

拋售美國國債 讓人民幣貶值來沖抵加徵關稅

中共曾「扳著門框子抖狠」地自我吹噓,其「殺手鑭」或王牌有——拋售美國國債、停止進口美國大豆和飛機,中國不對外出口稀土。當年義和團依靠刀槍不入的神話,如今夜郎自大的五毛和小紅粉們沒有想到的是,美國及其盟友一旦停止向中國出口晶片、停止出口石油、天然氣、豬肉和糧食,停止向中國用戶授權使用電腦的WINDOWS系統,以及手機的安卓和蘋果系統,中國是不是立即高鐵停運、飛機停飛、銀行系統崩潰、手機全成了廢鐵,大部份汽車都無油可加?互聯網的根服務器在美國,如果美國真把中國當成敵人,美國把它切斷後,看中共還怎麼辦?

放貶人民幣和提高出口退稅,雖然可以抵消美國加徵關稅給中國商品出口造成的影響,但倘若美方認定中共是貨幣匯率操縱國,屆時將可能對中方祭出更多制裁方案,諸如:凍結中共權貴與國企的海外資產、限制外國與中共貿易往來,甚至其它更嚴厲的金融制裁。口口聲聲「不怕打」的中共將偷雞不成蝕把米,吃不完兜著走。

人民幣大幅貶值,加上關稅的提高,還將持續推高國內物價,加劇通貨膨脹,百姓的生活壓力將更大;提高出口退稅和補貼,還可能進一步加重中央及地方政府的財政壓力與債務負擔;中國資產持續貶值,也將促使更多外資企業或國人想方設法,將資產兌成美元,移至海外,加速中國資金外逃,這樣將造成大量企業關門倒閉,失業率陡增,從而導致內外矛盾集中爆發,直接衝擊中共政權的穩定。

根據測算,如果美方加稅10%,人民幣貶值15%~20%即可沖抵;如果加稅25%,人民幣要貶值40%~50%才能名義上衝抵;人民幣如果貶值30%以上,就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中共所有的經濟就會崩潰。

因此清華大學教授魏傑在《中國將迎來最艱難的三年》一文中特別強調,一定要穩住外匯,因為「外匯一旦出問題,我們將全盤皆輸」。他估計人民幣匯率不能破7元;中國外匯儲備不能少於3兆美元。

拉攏歐盟對抗美國 用朝核問題逼特朗普讓步

歐盟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而中國是歐洲商品和服務的第二大市場,僅次於美國。中共滿以為「合縱連橫」,拉攏跟美國存有貿易衝突的歐盟,就可以分化西方、對抗美國。誰知,李克強跟德國等國簽訂貿易協議,剛剛離開歐洲,德國就「在背後捅中共一刀」,宣佈嚴格審查中資在德國併購高科技企業的項目。習近平出訪意大利、法國和摩洛哥之際,法國總統馬克龍則表示,「自我上任開始以來,我一直在呼籲要意識到(中共威脅),並捍衛歐洲主權。」

此前,歐盟還發佈一項10點計劃,作為對中共在政治、經濟領域強勢擴張的反應。此報告重新調整對華政策,改採強硬立場,指出中共在政治上是「體制性競爭對手」,並表示要對中共在歐洲的投資採取更嚴格的監管規定。

除了運用在美國滲透的國會議員、媒體、親共團體等統戰力量,中共還暗中支持伊朗、北韓、委內瑞拉和敘利亞等小兄弟在國際社會設伏攪局,同步對特朗普進行內外施壓,妄圖藉此一舉扭轉貿易談判劣勢,並為自己、伊朗和北韓爭取到更多的談判籌碼。目前,不僅中共的這些陰謀大都落空,反而將伊朗和北韓推向火坑。中共的「一帶一路」也遭到越來越多國家的抵制。5月14日,一向與中共抱團取暖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會晤來訪的美國務卿蓬佩奧時說:「就我們而言,我們已經不止一次地表示,願意全面恢復兩國關係。我們希望現在已經滿足了恢復關係的條件。」

總之,特朗普新政,重新塑造了美國。無論全球政治、軍事、科技和經濟領域,特朗普政府都使美國保持著絕對的優勢。特朗普的國際戰略,也極大地遏制了中共對全球的滲透和擴張,及其獨霸全球的野心。儘管中共極不情願看到特朗普即將在2020年的大選中連任,但最新的調查,特朗普的民眾支持率則高達51%,創下他當選以來最高紀錄。而中共則將在這場經濟大戰中,民心喪盡,眾叛親離,同時加速經濟的衰退和加劇內部的政治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