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格式化的現代都市,觀看娛樂節目,瀏覽娛樂雜誌,參加遊戲活動,成為人們精神休息必不可少的生活方式。

隨著娛樂範圍的廣泛,除了歌舞、遊戲外,還涉及到醫療保健、美體塑身等,甚至包括一些過去的耕種勞作也成為現代人的娛樂活動。據說,德國人最新潮的娛樂方式之一,就是到鄉村為農場當義工,參加各種繁重的體力勞動。人們在原始的勞作中忘記城市的浮躁與喧囂。據統計,1994年便有400萬德國人以勞作的娛樂方式,度過難忘的假期。

回歸自然,趨向田園的娛樂方式,一直是中國古代娛樂生活的主流。中國古代的娛樂,種類繁多涉及廣泛,而且非常時尚和開放,比如:曲水流觴,盪舟訪古,踏歌,蹴鞠,捶丸,行酒令,賽馬等等。捶丸相當於現代的高爾夫球,蹴鞠就是我們熟知的足球,訪古尋幽類似於現代的探險活動。

而踏歌則是中國古代民間百姓廣泛參與的舞蹈娛樂。據《後漢書‧東夷列傳》記載:「晝夜酒會,群聚歌舞,舞輒數十人相隨,踏地為節。」史載,唐睿宗先天二年(713)元宵節,皇家在安福門外舉行有千餘婦女參加的踏歌舞會,人們在高20餘丈、燃著5萬盞燈的美麗輝煌的燈輪下載歌載舞,盡情盡興的跳了3天3夜,場面極為壯觀。當時很多詩人都寫詩讚歎,如劉禹錫的《踏歌詞》:「春江月出大堤平,堤上女兒連袂行」;「新詞宛轉遞相傳,振袖傾鬟風露前」。可見,古人的娛樂雅興,一點也不亞於現代人。

由於在中國古代,整體的文化尚道重德,注重身心修養。受傳統文化「游於藝」的影響,使古代的娛樂,帶有啟迪心靈,啟迪心智的特點。所以有學者認為,中國古代的娛樂,有一個很流行的思維,通過娛樂消遣,使禮儀教化充份融合,並使人達到自由自在的境界,既豐盈內在的精神,又可以頤養灑脫的天性。

以中國古代風行的娛樂「曲水流觴」為例,該娛樂的高調和雅緻,浪漫與知趣,甚至現代的娛樂都難以望其項背。據介紹,曲水流觴,是中國古代流傳的一種遊戲,源於三月上巳這一古老的風俗。上巳,指夏歷三月的第一個巳日,是中國古代一個祓除禍災,祈降吉福的節日。在秦漢以前的周朝,已有水濱祓禊之俗。祓,是祓除病氣和不祥;禊,是修潔、淨身。祓禊是指通過洗濯身體,達到除去凶疾的祭祀儀式,由朝廷專職的女巫掌管。舉行祓禊儀式後,大家坐在河渠兩旁,在上流放置酒杯,酒杯順流而下,停在誰的面前,誰就取杯飲酒。這種遊戲非常古老,逸詩有云:「羽觴隨波泛」。

蘭亭曲水圖,1790年山本若麟繪。(公有領域)
蘭亭曲水圖,1790年山本若麟繪。(公有領域)

史載,「曲水流觴」還有一段千古佳話。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初三上巳日,晉代貴族、會稽內史王羲之偕名士謝安、孫綽等42人,舉行修禊祭祀儀式後,在蘭亭清溪兩旁席地而坐,將盛了酒的觴放在溪中,由上游浮水順流而下,經過彎彎曲曲的溪流,觴在誰的面前打轉或停下,誰就要即興賦詩和飲酒。

根據記載,這次遊戲中,有11人各成詩兩篇,15人各成詩一篇16人作不出詩,各罰酒三觥。王羲之收起大家的詩作,隨即揮毫作序,乘興而書,「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王羲之寫下這一舉世聞名的《蘭亭集序》,被後人譽為「天下第一行書」。

王羲之舉辦的這次娛樂活動,也使後人看到當時的娛樂特徵,在「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之中「仰觀宇宙之大」,達到「遊目騁懷」的目的。「書聖」王羲之舉行的「曲水流觴」飲酒賦詩活動,也成為後世的千古美談。

儘管古時,沒有電腦科技,沒有五花八門的電子雜誌和遊戲,但從歷朝歷代留下大量的書畫,典籍和詩賦,可以了解古人豐富的思想,雅興的娛樂觀。越是接近自然,天性的娛樂方式,越會使人充實和快樂。傳統的消遣,又為不同行業提供豐富的靈感之源,打開廣闊的創作空間。或許,這就是古代的娛樂,帶給人的啟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