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中國古代門聯趣談

門聯也稱楹聯,是將聯語或掛或貼或直接刻在門柱或楹柱上。
門聯創作和張貼有一個注意事項就是,上聯的最後一個字是仄聲(依《平水韻》區別),貼在門的右邊。下聯的最後一個字是平聲,貼在門的左邊。
中國古代門聯的聯語,可以說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縮影,也可以說是古人利用門聯這種方式,對傳統文化的弘揚,同時也是是對 仁、義、禮、智、信等儒家思想的一種傳播。
據清朝楹聯大師梁章鉅《楹聯叢話》書中記載,乾隆五十五年八月,恭值乾隆皇上八旬萬壽。紀文達公(紀曉嵐)曾創作一副門聯,在京中一經壇展出,轟動一時,當時文人一致認為是「極典麗,又極渾成,竟如天造地設者。」
其聯云:

八千為春八千為秋,八方向化八風和,
慶聖壽八旬逢八月;
五數合天五數合地,五世同堂五福備,
正昌期五十有五年。

此聯首先用「八千」來表示歲月春秋的漫長;「八方」本指四方(東南西北)、四隅(西南、西北、東南、東北),此處借指天下(古代典籍中多見這個詞)。「向化」即歸化、歸附。「八風」,一說是:「東北曰炎風,東方曰條風,東南曰景風,南方曰巨風,西南曰涼風,西方曰飂風,西北曰麗風,北方曰寒風。」(《淮南子•地形訓》)「五數」指五行陰陽變化之數,古謂其數合天地造化之神功。「五世同堂」指乾隆皇上五世孫曾同堂,古來也只有乾隆皇帝一位。其實乾隆皇帝在七旬萬壽時已經是五世同堂了。「五福」,一說是:「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享盡天年)。」(《尚書•洪范》)「昌期」指興隆昌盛時期。
清朝的康乾盛世是被後來的歷史學家所公認的。乾隆皇帝也是中國歷史上聖壽最長的一位皇帝。此聯正如清朝文人形容的那樣,也許人類的歷史,中華的文化,倉頡造字等等一切的一切,冥冥中似由天定,否則又如何能寫出此天造地設的門聯呢?
在清朝,京師中歷代帝王廟及孔廟(文廟)的門聯,一般都由皇上御制。如乾隆皇帝曾為文廟的大成殿題一聯云:

氣備四時,與天地日月鬼神合其德;
教垂萬世,繼堯舜禹湯文武作之師。

上聯贊孔子的道德,下聯贊孔子的功績;由此可見乾隆皇帝對孔子的尊崇之隆。清朝的楹聯大師梁章鉅對此聯的評價是:「惟聖人能言聖人,後有作者弗可及矣。」(《楹聯叢話》)
乾隆二十二年,乾隆皇帝南巡到山東鄒縣的孟子廟,御題一門聯云:

尊王言必稱堯舜;
憂世心同切孔顏。

下聯中的「孔顏」是指孔子及孔子的學生顏回。梁章鉅對此聯的評價是:「奎藻昭回(皇上的題字如日月星辰之光),當與七篇之書(借指《孟子》,因書中有七個章回)同壽天壤也。」
孔子的學生曾子以「孝」著稱,被後世尊為「宗聖」。山東嘉祥縣有曾子廟,其楹聯云:

述格致誠正修齊治平之傳,萬世咸承厥訓;
超德行言語政事文學而外,一人獨得其宗。

上聯的「格致」指風格氣韻;「誠正」指心意真誠,思想端正;「修齊治平」是 修身、齊家、治國、使天下太平的省稱。原話是出自《禮記•大學》。「厥訓」意思是「他的說教」。下聯的用詞均為常見片語,筆者就不再解釋。此聯對曾子的評價是相當高的。
孔子的學生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以政事見稱。唐開元二十七年(西元739年)被追封「衛侯」。濟甯州之仲家村,為子路的故里。有仲氏祠,其門聯云:

允矣聖人之徒,聞善則行,聞過則喜;
大哉夫子之勇,見危必拯,見義必為。

上聯的「允」字在句子中當副詞,意思是「確實、果然」,此聯頌揚了子路「聞過則喜」、「見義必為」等美德,子路的事蹟詳見《論語》中的記載。從以上列舉的幾副門聯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古人對孔孟之道的崇尚,對能夠依孔孟之道處事的人的尊敬。
清初的順治年間,關公被順治皇帝封為「忠義神武大帝」,尊崇之典,實為歷代之最。因此在清朝,中國的關帝廟在各地是最多的,關羽忠義的美德也被很多文人通過門聯創作頌揚。
河南許州(許昌)八裏橋有一關帝廟,壁有畫像:關帝騎馬居中,曹公及張遼等分立兩旁,酌酒餞行。有門聯云:

亦知吾故主尚存乎?從今日遍逐天涯,
且休道萬鍾千駟;
曾許汝立功乃去耳!倘他日相逢歧路,
又肯忘樽酒綈袍。

此聯在當時最著於人口,所敘之事亦見正史。其中「萬鍾」指優厚的奉祿,出自《孟子•告子上》。「千駟」借指很多的馬,本出自《論語•季氏》,後來演變成形容非常的富有;《世說新語•言語》篇有「千駟之富」一詞。上聯的大意是:聽到了吾故主劉玄德兄的消息了,今日就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啊!您(曹操)就算給我再大的官爵,再多的錢財都留不住我啊!
下聯的「樽酒」一詞有惜別之意,出自東漢才女班昭的《東征賦》:「酌樽酒以弛念兮,喟抑情而自非。」而「綈袍」的典故出自《史記•范雎蔡澤列傳》記載,戰國時魏人范雎先事魏中大夫須賈,遭其譭謗,笞辱幾死。後逃至秦國改名張祿,仕秦為相,權勢顯赫。魏聞秦將東伐,命須賈使秦,范雎喬裝,敝衣往見。須賈不知,憐其寒而贈一綈袍。迨後知雎即秦相張祿,乃惶恐請罪。雎以賈尚有贈袍念舊之情,終寬釋之。下聯的大意是:我曾答應過您(曹操)立功(斬顏良)了再離去!倘若他日我們狹路相逢,我一定不會忘記曹公的「綈袍」之情啊!
後來關羽有華容道義釋曹操之事。此聯以關公的口氣來寫,賞讀後令人對關公忠義之氣節不禁肅然起敬。(據正史《三國志》記載,顏良確為關公所殺,而卻未講明是誰殺了文醜。)
另有一關帝廟門聯云:

先武穆而神,大漢千古,大宋千古;
後文宣而聖,山東一人,山西一人。

上聯的「武穆」指岳飛。下聯的「文宣」指孔子,是山東人,而關羽是山西人。此聯對關羽的褒揚之辭溢於言表。
清朝的文人徐錫麟、錢泳合著的《熙朝新語》一書記載了這樣一件有趣的故事:山東秀才張大美平時很虔誠的敬奉關帝,常到關帝廟上香。有一次在病中夢入關帝廟,見關帝穿著清朝的衣服在處理事情。過了一會兒,關帝叫張大美的名字,並說:「我廟中楹柱上的對聯太粗俗了,我很不滿意。我跟你有香火之緣,你就幫我重新寫一副楹聯吧。」張大美不愧是讀書人,即跪在地上誦一聯云:

數定三分,扶漢室削吳吞魏,
辛苦備嘗,未了平生事業;
志存一統,佐熙朝伏寇降魔,
威靈丕振,只完當日精忠。

關帝深加歎賞,曰:「此四十二字,爾來歲當知好處也。」次年鄉試,首場張大美構思答卷未就,倦而打盹。夢到關帝叫他,說:「起來,起來!你忘了對聯字數嗎?」張大美驚醒,突然覺得文思沛然,答起卷子來就如事先擬好的一樣。至榜發,中第四十二名,適符聯字之數。
下聯的「熙朝」意思是「使(蜀漢)興盛」;「威靈」意思是「顯赫的聲威」;「丕振」的意思是「大振」;這三個詞在古代的典籍中很常見。這副對聯不僅切合關羽的事蹟,而且對仗工整,音律平仄和諧。在褒揚關羽的同時,也道出了忠義之士的艱辛。◇


(未完,下周四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