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務部長羅斯6月2日已經抵京,開啟美中第三輪貿易談判。而在幾天前,美國突然宣佈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讓中美貿易戰火重新點燃,也令中共感到「措手不及」。特朗普上台以後,美國對中共的一系列政策已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周六清晨,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抵達北京,率領美國代表團與中方展開第三輪貿易談判。本周早些時候,特朗普政府宣佈了對中共的貿易反制措施,也使得這次談判受到更多的關注。中美貿易戰發展走向,未來數天是關鍵。

3日下午,中方就中美經貿磋商發表聲明,指如果美方推出包括加徵關稅在內的貿易制裁措施,雙方談判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不會生效。

而在周日(4日)談判結束後,雙方並沒有就此次談判發表聯合聲明,也沒有透露會談的細節。

中美高層北京第三輪貿易磋商周日談判結束時,雙方並未就此次談判發表聯合聲明。(Getty Images)
中美高層北京第三輪貿易磋商周日談判結束時,雙方並未就此次談判發表聯合聲明。(Getty Images)

美國財政部長姆欽週六表示,美國希望本週末的中美貿易會談除了增加中方購買美國商品外,還會促進中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

貿易戰風雲又起?

在中美發表貿易聯合聲明後不到10天,5月29日,美國白宮發表聲明,將在6月15日前發佈針對中國500億美元產品加徵25%關稅的最終產品清單,並在6月30日前公佈對華技術投資和加強技術出口管控的限制措施。據悉,徵稅產品部份多數與「中國製造2025」有關係。 

隨後,中共商務部回應稱「出乎意料」。《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共官員對美方這一表態感到「措手不及」。一時間,西方主流媒體以「白宮重燃對華貿易戰火」等詞形容上述的最新決定。 

其實,這一措施是此前特朗普政府「301調查」結果的延續。今年4月,美國宣佈將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出口產品徵收關稅。隨後又將清單的公示天數從30天延長至60天。 

5月19日,美中談判後宣佈「暫停」貿易戰,但聯合聲明中措辭模糊,沒有具體數字,這也暗示美中磋商前景充滿變數。 

外媒分析均認為,此舉代表白宮內對中共強硬派佔了上風。 

特朗普自公開說有意「放生」中興通訊後,引起兩黨議員強烈反彈。包括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和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馬爾科魯比奧(Marco Rubio)在內的一些資深議員曾敦促特朗普政府不要在中興問題上讓步。 

此外,康奈爾大學國際貿易教授Eswar Prasad直指,美國準備對中方動真格,這種強硬姿態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國認為「特金會」差點流產是因為中共起了某種作用。 

官員承認美對中共看法 

對於這場貿易戰,中國進出口銀行前董事長、行長李若谷在5月12日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的(2018年)年會上談到,他最近主持召開了一次中美關係研討會。他承認,美國對中共的看法已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據觀察者網報道,李若谷表示,美國國內無論甚麼黨派及階層,他們都主張對中共採取強硬的態度。在經貿問題上,華盛頓對華逐漸失去了耐心的態度。此外,絕大多數專家現在已不願意站出來為中美關係說話了。 

現在有不少輿論把當前的中美貿易爭端,看成是一種純粹的貿易問題或者是赤字問題,李若谷認為這是個嚴重的誤解。他說,中美這次爭端完全是關於中國發展方向的爭議。 

李若谷表示,美國認為中共的發展方向不符合美國的期望值,還認為中國的政治經濟制度在倒退。美國過去40年容忍了貿易不平衡,現在美國無法再容忍了,美對中共的這種「非市場經濟的競爭」表示不滿。 

此外,中共加入WTO後,中共政府和國家強力介入市場,這不符合WTO的原則,美特別對「中國製造2025」表示強烈不滿,因為中共實行的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而是由中共操控的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在「中國製造2015」中呈現出中共政府主導,對它國的排斥與壁壘,這也成為中美衝突的一個焦點。 

在這場貿易戰中,有報道稱,中共總理李克強和副總理劉鶴「主和」。 

大陸資深傳媒人呂月5月31日在《蘋果日報》上撰文表示,劉鶴認為,貿易戰中共不能打,要打必輸,會引發中國經濟總崩潰。從道義上講,中共長期不遵守世貿協定,更不用說知識產權更多見不得人的問題,不打中共已經輸了。文章認為,此次貿易戰前景是:中方唯有接受美國的全部條件,以此推進真正市場經濟的改革開放。

分析:中共對特朗普的誤判 

如今,中美貿易風雲突變,外界認為,未來雙方談判可能變得更加複雜。 

《華盛頓郵報》指,在面對一個越來越有「攻擊性」並堅持重商主義的中共,美國應該以強硬的立場對中共予以回應。 

此前大陸很多媒體和學者都在期待特朗普的貿易政策會觸發美國國內的「政治反制機制」。他們認為,在美國國內不同的利益群體壓力下,特朗普會因為付出巨大的政治成本而改變其立場。 

但麻省理工(MIT)斯隆學院教授黃亞生發文指,這一問題上的習慣看法可能忽略了一些深層的變化——美國各界形成一個新的共識,中美之間的經濟關係需要調整。 

黃亞生表示,特朗普對華的強硬態度得到了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較為廣泛的支持。作為特朗普的最主要政敵之一、民主黨麻省參議員伊利沙伯.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面對中國貿易問題上時,也選擇和特朗普站在一起。 

有大陸自由學者在BBC上發文指,中共在中美貿易博弈中,做出兩大誤判:其一是中共未理解特朗普「美國優先」政策的國內背景,過於看重他身為商人的「交易」特點,而輕視他履約及守護美國文明的決心和意志;其二是中共忽視了美國整體民意的大轉變。而中共在外交上「親俄疏美」,進一步強化美國對中共的負面形象。

美重新定義與中共關係 

白宮發言人表示,此次徵收關稅是特朗普決心遏止中共數十年來的不公平貿易及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 

而美國白宮去年12月18日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首次重新定義了美國與中共的關係:中共被定義為美國的「戰略競爭者」。 

有華府專家認為,這份報告正確定位了美中之間的關係,是對中共擴張的積極應對。 

有經濟學者分析認為,如果是「戰略夥伴關係」,這意味著中美共同發展,而共同發展意味著中國的發展對美國是有利的。現在把中共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這意味著中國的發展、擴張等,都危害著美國的利益。 

特朗普在報告中說,「中共和俄羅斯挑戰美國的力量、影響力與利益,企圖侵蝕美國的安全與繁榮。」他還說,俄羅斯和中共決心讓經濟不自由、不公平,他們發展軍隊、控制信息並壓制社會,擴大影響力。 

特朗普說:「幾十年來,美國的政策建立在支持中共的崛起及其融入戰後國際秩序,並相信這將使中共邁向自由化。然而,事與願違,中共以犧牲其它國家的主權為代價,擴大自己的權力。」 

美國與共產政權的衝突 

當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讓中共加入WTO,其實希望能改變中共,讓其放棄共產主義體制,走向自由市場與政治自由化。 

美國之音報道,美國前助理國務卿科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和曾經擔任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副國家安全顧問的厄利拉特納(Ely Ratner)今年在《外交事務雜誌》上說,美國沒有像預期的那樣改變中國。 

文章指,外交和經濟接觸並沒有帶來中國政治和經濟上的開放;美國的軍事力量和區域制衡也沒有能夠阻止中共試圖改變美國領導的體系的核心努力;自由的國際體系並沒有像預期的那樣可以誘惑或是制約中共。中共在追求自己的發展道路,而這個進程中,美國的一系列期待落空。 

然而,一直以來,中共強調「加強黨的領導」,其黨組織不僅滲透到中國的外企,甚至還強迫外國公司建立黨支部,早已引起這些外企的擔憂和撤離。 

香港政治評論員練乙錚教授在《紐約時報》的文章中直言,中國經濟在這種黨組織的體制下,永遠不可能是自由地發展,而是按照黨的意志營運。

黃亞生5月29日在其網誌發文說,其實,中美貿易衝突的最根本的起因是中美之間的制度衝突,而不是技術衝突。美國更加擔心的不是技術的崛起,而是中國技術崛起背後的制度。 

中共膨脹野心引發警惕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一份報告警告說,中共正在竊取大量的美國技術。報告指,中共早已採用了一個計劃,旨在獲取2006年和2020年間的外國高科技,然後再將其「再創」變成中國專有技術。 

美媒「華盛頓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今年4月2日披露一份中共內部機密文件。文件指示中共統戰部在美國科技領域建立人脈,來獲得商業秘密及科學技術。 

同時,有美國學者警告,在中共的外交政策中,極權的思想很明顯,試圖用共產主義統治世界 。 

在去年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上,中共提出要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外界認為,這很明顯是要和美國抗衡,要稱霸世界。 

香港《明報》於2017年1月14日刊載軍事專家梁國梁的文章指,中共計劃2049年掌權100年時建成10艘航母,與美國並駕齊驅,首波(約至2030年)建造目標為6艘。 

有媒體評論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共試圖建造10艘航母,遠遠超出了防禦的範疇,這已經是一個進攻性的數量,也讓各個國家見到了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 

美國之音引用美國人口研究所所長毛思迪的一本新書中的話說,中共領導人對權力的慾望高度膨脹,準備建立一個「大同世界」,威脅著二戰以來美國建立的民主和自由的世界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