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變亂人類思想

魔鬼要毀滅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顛倒人的善惡、好壞、是非觀念。它要把壞的說成好的,惡的說成善的。它要把歪理邪說偽裝成「科學公理」,把強盜邏輯詭辯為「社會公正」,把思想箝制宣稱為「政治正確」,把容忍罪惡美化為「價值中立」。

【第一計】詭稱無神

人是神造的,如果人能保持對神的正信,神會一直保護著人。故而欲毀滅人,必先離間神人關係。於是魔鬼派遣其人間代理人散佈無神論,一步一步變亂人的思想。19世紀初葉,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聲稱「上帝不過是人的內在本性的投射」。共產主義的《國際歌》宣稱「從來就沒有甚麼救世主」。人的倫理道德、文化形式、社會結構、理性思維等等皆來源於神。在不斷遷流變化的歷史長河中,對神的信仰就像是一根堅固的纜繩,沒有它,人類社會這艘小船就會隨波飄蕩,不知駛向何方。詭稱無神之後,狂妄的人被誘導著扮演神,試圖左右他人和社會的命運。正如英國思想家埃德蒙柏克所言:「凡人假扮上帝,就會如魔鬼般行事。」狂熱的共產主義者往往是這些試圖假扮上帝之人。詭稱無神,是魔鬼一切騙術的第一步,也是其一切罪惡的基礎。

【第二計】妄言唯物

馬克思主義哲學以「物質第一性、精神第二性」為根本原理,殊不知精神物質是一性的。無神論出現時適逢工業革命帶來的生產力大發展,加重了人對物質和技術的崇拜和依賴。本著實證科學的理念,人們開始否定神言、神蹟,系統地排斥對神的信仰。魔鬼散佈唯物論不是要進行哲學探討,而是以唯物論為武器,顛覆人的精神信仰。唯物論是無神論的必然推論,也是此後一系列形形色色思想流派的總根源。

【第三計】邪說進化

達爾文的進化論原是沒有根據的假說,其立論之魯莽滅裂、推理之粗糙荒謬有目共睹。魔鬼要切斷人與神的聯繫,把神造的人貶損成動物,並進一步使人喪失自尊,推廣進化論邪說。到20世紀以後,進化論一步步佔領學術和教育領域,把神創論排斥出學校教育,形成壟斷局面;另一方面,把達爾文主義推演成「社會達爾文主義」,宣揚「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邪說,加劇了國家之間的惡性競爭,把國際社會變成叢林世界。

【第四計】迷信科學

宣揚實證科學、唯科學主義、科學至上學說,用「科學理性」取代人的理性,讓人「眼見為實」,凡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才相信,看不見摸不著的就不相信,以此加強無神論。現有科學體系不能解釋的現象一概歸為迷信或乾脆視而不見,用科學的大棒打擊信仰和道德,把科學變成一種排它性的宗教,壟斷教育和學術。

【第五計】鬥爭哲學

德國古典哲學家黑格爾的辯證法學說,究其實質,無非是邏輯思維的一般規律,在中國先秦思想裏早有精要的闡明。馬克思主義片面吸收了黑格爾的辯證法學說,並無限誇大矛盾雙方的對立和鬥爭。共產主義的目的不是統一矛盾或解決矛盾,而是「使世界的矛盾,儘量擴大,使人類的鬥爭,永無止境」(蔣介石語)。在實踐中,共產邪靈在人群當中煽動仇恨,製造和擴大矛盾,最後在混亂中趁機發動革命或者政變掌權。這種模式已經重複了無數次。

【第六計】眾聲喧譁

在無神論、唯物論基礎上創造、傳播大量哲學流派、思潮,比如馬克思主義、馬基雅維利主義、社會主義、虛無主義、無政府主義、功利主義、唯美主義、弗洛伊德主義、現代主義、存在主義、後現代主義、解構主義等,一方面製造意識形態的對立,另一方面讓哲學家和學者陷入大量繁瑣無聊、貌似高深的理論問題之中,對真正重大的問題無暇顧及。學者群體集中了人類社會的才智之士,但過去一百多年中,他們中的很多人成為魔鬼推廣其意識形態的工具,或只能用扭曲變異的思維解讀這個世界。

【第七計】變亂語言

就像喬治奧威爾《一九八四》裏大洋國的「新話」一樣,魔鬼也操縱其人間的代理人製造出大量的新語詞,或者對原有的語詞進行重新定義。在魔鬼的詞典裏,自由變成了不受任何道德、法律和傳統約束的極端自由;「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機會均等」等變成了片面的結果平等,也就是絕對平均主義;「仁者愛人」或者「愛鄰如己」之博愛變成了沒有原則的所謂「寬容」;理性變成了狹隘的實證科學的工具理性;「正義」變成了追求結果平等的「社會公正」。語言是思想的工具,魔鬼搶佔了定義語詞的制高點,就等於掌握了人思想的範圍和走向,人們被限制、誘導,只能得出魔鬼允許他們得出的結論。

2. 顛覆正統文化

人類的正統文化來源於神的系統傳授,除了能夠維持人類社會的正常運行以外,神傳的文化更重要的作用在於,在末劫來臨時,使人類能夠聽懂神傳的法,從而能夠得救,免於淘汰。神傳授的文化自然具有對魔鬼意識形態和陰謀詭計的防範和抵制作用,因此魔鬼必然用各種方式引誘人、逼迫人破壞傳統文化。推出諸多吸引不同團體和個人奮鬥的「遠大目標」,代替傳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讓人去終身奮鬥,甚至為其不惜生命。

【第八計】腐蝕教育

教育的作用在人類社會舉足輕重。幾千年來,傳統教育傳承人類優秀文化,引導人向善,成為道德高尚並掌握一定技能的好人和公民。從19世紀起,歐美各國開始建立義務教育制度和公立教育系統。

進入20世紀後,公立學校越來越多地向學生灌輸反傳統的理念,信仰和道德被排斥,進化論成為必修內容,各個學科的教科書慢慢被無神論、唯物論、階級鬥爭學說滲透。魔鬼控制教科書的編寫,把不符合魔鬼意識形態的內容,包括傳統文化和偉大經典,摒棄在外。聰明而有思想的學生被引導到魔鬼的意識形態上去,或者是讓他們的聰明才智消耗到無關緊要的問題當中,使其無暇顧及關係人生與社會的重要問題。延長學生在校時間,儘早地把兒童從父母身邊帶走,把學生和家庭影響隔離,以便其從小就接受魔鬼意識形態的灌輸。以「獨立思考」為名,引導學生遠離傳統,培養學生對老師、家長的敵意,鼓勵學生反傳統、反權威。逐漸降低教學難度,使學生的讀寫算術能力越來越差;教給他們各種變異觀念和以「政治正確」名義篡改的歷史,使很多學生喪失思考複雜深刻問題的能力,使其沉溺於膚淺低俗刺激性的娛樂,既沒有思考問題的習慣,也沒有思考問題的能力。

在魔鬼掌權的國家,從幼兒園一直到博士班,在一個幾乎全封閉的環境裏對學生大劑量、長時間、高強度地灌輸魔鬼的意識形態。即使學生畢業以後接觸到真實的社會,也只能以扭曲的思維方式得出變異的結論。 

【第九計】魔變藝術

人類的正統藝術來源於神,最早出現在神殿、教堂和廟宇中,是神與人溝通的重要方式,也是維持人的道德水平的重要文化形式。正統藝術表現真和善、美好和光明。變異文學藝術是魔鬼破壞傳統文化、敗壞人類道德的重要一環。魔鬼以「表現現實」為藉口,在藝術領域引入印象主義,在文學領域引入現實主義、自然主義;又以「創新」、「批判現實」等為藉口,引入表現主義、抽象主義等形形色色的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對崇高的嗤之荒謬,純潔的標上無聊;下流的變成有趣,無恥的賞以成功。垃圾被擺上藝術的殿堂,大噪之音和靡靡之音被吹捧為藝術的新潮流,陰暗的繪畫表現的直接就是鬼的世界,充滿魔性的搖滾樂、行為藝術早就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線。很多青少年更是把外形醜惡、行為墮落的明星當成偶像,狂熱地追捧。

【第十計】控制媒體

為了矇蔽人,魔鬼千方百計地控制人的信息來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大眾媒體。在掌握了政權的國家裏,壟斷一切媒體;所有的媒體都是「黨的喉舌」,起著替共產黨宣傳辯護的作用。在尚未掌握政權的國家裏,鼓吹極端的言論自由,讓謬誤和造謠、低俗和瑣碎淹沒一切嚴肅的探討和交流。利用經濟手段控制主要媒體,以它們為槓桿,操縱輿論走向。大部份民眾忙於生計,無法從浩如煙海的信息中找出真正重要的內容,只有少數人有足夠的智慧和勇氣看出魔鬼的陰謀,但其呼聲被淹沒在眾聲喧譁之中,難以左右大局。 

【第十一計】推黃賭毒

鼓吹墮落的生活方式,鼓吹性亂、同性戀等變異性行為;推廣賭博、吸毒等,讓人上癮;讓青少年對電子產品尤其是帶有暴力、色情、靈異內容的電腦遊戲上癮。一旦形成強烈的癮好,此人就會被魔鬼操縱而無法自拔。 

【第十二計】變異各業

人類社會的傳統行業是神有意安排傳給人的。如果人能守護傳統行業不失,在一定程度上就能夠保留對神的記憶並保持與神的聯繫。魔鬼不能容忍人保留與神的紐帶,誓要用各種方式消滅傳統的行業。

它讓萬魔出洞,把無數光鮮亮麗的時尚亂象改頭換面拋向各行各業,變異、敗壞各行各業中的傳統精神和規範,迅速淘汰傳統行業,讓傳統手藝後繼無人。讓各行各業競相拋棄傳統,陷入所謂「創新」的怪圈。讓魔給追求名利之人以變異的「靈感」、敗壞的「創意」,讓世界變得光怪陸離,引導人們追隨潮流,放大慾望,沉迷享樂。這種亂本身就是成功──因為如果人不能遵循神給人安排的生活方式,沒有時間去思考人生的真正意義,就等於在把人引向魔鬼設定的毀滅之途。

3. 破壞社會秩序

就其人間的表現形式而言,共產黨具有流氓幫派和邪教的兩面性,邪教是其意識形態,流氓幫派是其組織形式。共產黨為了佔領世界,必須選擇一些人間的代理人。在東方,其代理人是列寧、史太林、毛澤東、江澤民等黨魁及其追隨者;在西方,其組織形式和代理人就非常複雜。眾所周知,佔領世界最快捷的方式是選擇最有影響力的組織和個人,所以魔鬼一定會選擇最有權力者實施其陰謀。而權力主要有三種形式:政權(軍權是政權的延伸)、金權、話語權。政權包括政府和政黨,金權包括財團和工商企業,話語權包括宗教界、學術界、教育界、新聞媒體和文藝娛樂。三種權力形式都是魔鬼急欲染指、控制的領域。

【第十三計】侵蝕教會

變異宗教,用社會宗教代替啟示宗教;派代理人進入教會內部改變教義甚至經書,炮製「解放神學」,把馬克思主義和階級鬥爭引入宗教;敗壞神職人員道德,讓人對神的救度感到徹底幻滅。

【第十四計】解體家庭

神給人創造了穩定的社會結構,其中最重要的社會結構包括家庭、國家和教會。家庭是神傳給人的基本的社會單元,是守護信仰的堡壘、實棧道德的基本環境、社會穩定的基石、傳承文化的重要機構。

魔鬼用女權主義、反對父權制、性解放運動、同性戀合法化運動、鼓勵同居、通姦、離婚、墮胎等方式顛覆破壞傳統家庭,混淆男女性別角色。這是魔鬼通過敗壞人的道德來毀滅人的重要步驟。

【第十五計】東方極權

魔鬼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戰俄國被削弱的機會,煽動革命,首先逼迫沙皇退位,然後發動十月政變,奪取了政權。此後,蘇俄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並且建立共產國際(史稱第三國際)向世界各國輸出革命。美國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分別於1919年、1921年成立,都是聽命於其蘇俄主子的共產黨支部。蘇共支持中共依靠暴力和謊言,也依靠二戰之後中國社會的特殊形勢,奪取了中國的政權。蘇共和中共分別在和平年代針對自己本國人民,以極其殘忍的手段屠殺了幾千萬人。中共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發動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向一切人類文明成果宣戰,破壞了五千年的傳統文明。上世紀80年代後,中共為了解決生存危機,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但政治領域絲毫沒有放鬆,又相繼進行了鎮壓「六四」學生運動和迫害法輪功精神信仰的運動,一直維持至今。

【第十六計】西方滲透

中華傳統皇朝、西方傳統的王權、美國三權分立的共和制度是神在不同時期根據人類社會的具體情況給人奠定的政體形式。魔鬼暫時無法通過革命的方式在西方國家掌權,於是採用「滲透」的方式,慢慢侵蝕西方國家的肌體,逐漸掌控在意識形態上的領導權。時至今日,除了不講暴力革命以外,西方國家實行的基本屬於變形的共產主義制度。

【第十七計】邪變法律

神的誡命是法律的來源,道德是法律的不變基礎。在重新定義了「道德」、「自由」等概念之後,魔鬼又進一步操控法律的制定權和解釋權。在東方共產國家魔鬼制定惡法,並隨意解釋法律;在西方民主國家裏,以滲透的方式任意解釋法律,以修改法律的方式重新界定人的行為,取消道德規定的善惡,用法律規定善惡;用法律來保護惡(如殺人、通姦、同性戀)、打擊善。(接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