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人大常委譚耀宗表示叫喊「結束一黨專政」的人會被褫奪參選資格;繼而有官員否認,譚耀宗亦聲稱是個人意見。最近王光亞以人大華僑委員會主委的身份重申譚耀宗的最初立場,製造不少混亂。混亂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這些港區人大、政協自視其責任是學舌鸚鵡,向市民傳達中央領導人的信息。

參選權和被選權是重要的公民權利,豈容一位人大常委向新聞界講幾句話就因為「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而被褫奪候選人的資格。更可笑的是譚耀宗自己不能掌握上意而把責任推給選舉主任。選舉主任只是中層的政務官員,他們那能個人作出這種憲法性的決定呢?褫奪候選人資格的原則性決定只能透過立法和釋法。

這些官員和港區人大、政協真的毫不尊重法治。鄭耀棠隨即指出「一黨專政」是一個偽命題,因為中共政權並不是「一黨專政」,只是實行「共產黨領導」,中國尚有八個「民主黨派」。從邏輯上考慮,反對一項並不存在的現象為甚麼會成為被褫奪參選資格的罪名呢?

從實際上看,中國的「共產黨領導」實際上就是「一黨專政」。國內的八個民主黨派絕對沒有機會執政;其成員也不能出任地方首長,只能擔任副職。中共黨員可以加入這些民主黨派從事監控而不用顯示其共產黨員身份。國家憲法亦明確宣示其執政黨的地位。這還不是「一黨專政」?

鄧小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四項基本原則」,包括人民民主專政。過去的提法是無產階級專政,後來因為經濟改革,階級結構有所變化,不宜提無產階級專政,故此以人民民主專政取代。人民民主專政當然要依靠中國共產黨來落實。

上述的爭議,主要反映中共的對港政策缺乏法治觀念,事事以中央領導人的意旨為依歸。其下的官員,包括港區人大、政協,狐假虎威,以傳達上意為榮。但領導人意旨隨時有變,形成混亂。在香港市民眼中,這些港區人大、政協,從沒有真正反映民意,只是「擦鞋仔」而已。

最近兩年,不斷有褫奪立法會候選人資格的新聞。在香港人眼中,最終的民主選舉無望,而且不斷加強政治壓力,務求參選人政治正確。從北京的角度,可以收馴化反對派立法會議員之效,而且更可以分化民主運動為溫和、激進兩大陣營,降低市民的政治訴求。

事事要求政治正確,表面上的確形成萬馬各瘖的現象,政府施政比較能減少阻力;但鎮壓的長遠效果,是市民敢怒不敢言,對常規的政治參與缺乏興趣,特區政府施政的認受性也會不斷地被侵蝕。

這當然不是收回香港的本意,也不是「一國兩制」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