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30多年前看過一篇文章,有一頂鴨舌帽,飛到誰的頭上,就把這個人的心理活動說出來。周圍人都可以看到、聽到,人們也就沒有了隱私秘密,所以很多人不喜歡這頂鴨舌帽。後來看到作家王力雄的小說《大典》,裏面描述了一種「造夢儀」的裝置,通過改變人的腦電波,可以將一個人的行為改變。

這種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的故事,在中國大陸,現在越來越接近現實了。在杭州中恆電器公司,工人們會被要求戴上一頂特殊的帽子。據《南華早報》4月30日的報道,這個特殊的帽子可以監控他們的腦電波,管理人員再根據帽子獲得的數據,判斷工人的情緒,調整生產進度,提高工作效率。

從2014年開始,浙江電力公司就已經開始使用這種技術,以此來監控員工的情緒,並稱此後盈利增長了約20億人民幣。《南華早報》還指出中國有十幾家工廠和企業,都在使用這個由中共政府資助、寧波大學研發的Neuro Cap大腦監控技術。

同一天,美國「商業內幕」網站也提到了一項產品,上海帝儀科技有限公司生產了一種配備感應器的特製大檐帽。據稱這種帽子專門用於北京到上海的高鐵司機,根據司機的腦電波判斷他的疲勞程度,甚至在司機打瞌睡的時候發出警報。

其實腦電波監控技術,在當今科技相當發達的社會並不算新鮮,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廣泛使用。大家知道,剛剛去世不久的科學家霍金,在失去了語言功能的情況下,就是通過對他的腦電波監控,然後反映到電腦上,這樣就實現了霍金與人的交流。

但是凡事都有正反兩面,這種高科技如果被正用,可能會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一定的方便;但是如果被壞人利用,那就像網友說的,「尖端科技被中共掌握那就是人類的災難!」《南華早報》指出,中共已經採用了史無前例的規模,把這項技術用到了工廠、公共交通、國營公司和軍隊,用這些來增加它的製造業競爭力,「維護社會穩定」。

腦監測設備可能會讓企業更有競爭力,但是它也有弊端。北京師範大學管理心理學教授喬治安說,這項技術可能會被濫用,藉以控制工人的思想和侵犯工人隱私,讓人聯想到「思想警察」。

思想警察就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筆下的秘密警察。奧威爾在小說《1984》裏面講述,無處不在的「老大哥」,無時無刻不在監控人們的思想活動,並且對那些有異議思想的人進行懲罰。

喬治安表示,人類的思想是不應該被利用來盈利的,「腦檢測可以將侵犯隱私帶到一個新的水平」。其實這正是中共要的,它不僅想監控人們的行動,也想完全掌控人們的思想,建立一個追蹤十幾億人的巨大監控系統。

圖為2018年中共兩會期間,當局警方越來越多的使用高科技產品人臉識別眼鏡,進行保安並追蹤肇事者的作業,但同時也越發讓人們擔心中共藉此嚴控和逮捕異議人士。(視像擷圖)
圖為2018年中共兩會期間,當局警方越來越多的使用高科技產品人臉識別眼鏡,進行保安並追蹤肇事者的作業,但同時也越發讓人們擔心中共藉此嚴控和逮捕異議人士。(視像擷圖)

從中共隱密的網絡流氓軟件預設「後門」,到強迫人們下載一款允許監控的應用程序;從它的人臉識別技術7分鐘在人海中抓到嫌疑人,到根據聲波辨識的技術。中共已經把對民眾的監控發揮到了極致,「商業內幕」前不久就總結出了中共監控公民的10個方式。這些監控方式疊加在一起,已經使中國人躲無可躲,逃無可逃。

而如今又傳出中共對人腦進行監控,安徽異見人士沈良慶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種對人類情緒進行監控的設備是涉嫌侵犯隱私權和侵犯人權的,但是這種設備的普及使用,與目前中共當局肆意監控公民信息的環境是分不開的。

沒有經過職工的許可,擅自蒐集一些員工的情緒或者身體健康方面的信息,沈良慶認為這種做法非常不合適。「我想這可能也有個大背景在這兒,中共這種侵犯隱私的現象非常普遍,現在科技也提供了這種方便。國家政府都這樣做了,那其它的一些社會機構可能也有樣學樣,也這樣做。」

大家知道,中共一直使用高科技,對一些異見人士進行打壓。廣東維權人士賈榀認為,這種「智能帽」、「讀心儀」是對人權的侵犯。他介紹,中共很久以前就把高科技手段用在了異議人士和政治犯身上,後來發展到了訪民,以及在他們看來不穩定的人。

賈榀表示,「像使用儀器對人的大腦進行干擾,這個倒是聽說不少。」「這已經不止是倫理道德方面的問題,已經在侵犯基本人權了。」

網友在留言中紛紛表示,中共的邪惡程度已經無人能及了。美國發展高科技是為了造福人類,而中共盜國集團利用高科技對付民眾。有網友說,不合法的政權時刻提心吊膽,恐怕丟了飯碗和權力,防民如同防賊,但這些小動作並不能改變中共滅亡的命運。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