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快滿一年了,在特朗普上任之初,中共的觀察家認為,特朗普就是一個商人。他們認為商人就是一心一意地為自己謀利益,即使特朗普可以為美國謀一些利益,但是也很狹窄,只要給他一點利益甜頭,他就會屈服,跟他甚麼話都好說,而中共現在有足夠雄厚的財力,應該可以把特朗普控制住。

中共以為「有錢能使鬼推磨」,我們看到,特朗普入主白宮,中共立刻批准了特朗普企業在中國的140多個商標申請,這種速度和效率超乎尋常。再加上特朗普多次表示對習近平的好感,這使很多人迷惑了,甚至有美國媒體說「特朗普拿中共的錢」,言外之意就是被中共收買了。

那麼特朗普到底是甚麼樣的人呢?就在他上任一年之際,那些觀察家和評論家們對他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的時候,班農在日本的演說中,對特朗普給出了完全不同的說法,可以說是語驚四座,至少也是讓人刮目相看。

班農大家應該都知道了,他是特朗普前首席顧問,素有「國師」之稱。雖然班農在今年8月因為種種原因離開了白宮,但是他提出的美國當政者應當理直氣壯地推行經濟民族主義的主張,現在依然是特朗普總統的「美國優先」的理論基礎。

他在離開白宮後,繼續做了他的老本行,經營他的很有影響力的保守派媒體——布萊特巴特新聞,依然跟特朗普保持著經常性的聯繫。

班農在擔任海軍軍官的時候,經常研讀中國的《孫子兵法》。我們知道這本兵書把政治、經濟和軍事融合在一起,綜合考慮探討戰略戰術,內容可以說博大精深。而班農可能受了不少這本書的影響,對美國的政治和外交政策的考慮,也是把政治、經濟和軍事綜合在一起考慮的。

班農認為特朗普總統在下一盤大棋,從他上任一開始,美國就已經告別了過去幾十年對中共崛起的默認,不再是中共事實上的「附屬國」、「進貢國」。特朗普在過去的二三十年中都說了中共甚麼,他就任總統10個月就已經說到做到,開始扭轉這個局面了。

甚麼局面呢?班農分析說,美國跟中共每年都有近5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高附加值的製造業基本被中共拿走了,美國成了向它輸送原材料的附屬國。

美國和西方的政治精英們曾預言,中共將不可避免地要走向民主。先前的布甚和克林頓政府是這麼說的,和特朗普競選總統的希拉里.克林頓也是這麼說的。但是實際情況呢?截然相反。

班農指出,中共越來越富裕,但是它的重商和專制體制卻更加強固了,它拒絕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完全拒絕由美國納稅人出錢支撐的國際秩序,這是美國慘重的失敗,是有史以來世界大國的最慘重的失敗之一。

特朗普上台以後,他開啟了美國重新崛起的進程,美國將和東亞盟國一起遏制中共令人害怕的、膽大妄為的全球性野心,已經到了決斷的谷地,否則,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是非常危險的,就像是20世紀西方國家對納粹德國的綏靖一樣。

而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選擇了,只有必須下狠心的選擇。這就是特朗普的一盤大棋,一個棋壇高手面對著錯綜複雜的局勢,有著清醒的思維,運籌帷幄。

班農說,特朗普從沒說過要孤立或撤退,「美國優先」的意思是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跟這個世界打交道,要以美國的條件跟其它國家構建夥伴關係,而不是作為混沌不明的國際組織的一部份。班農所說的混沌不明的國際組織指的是由達沃斯、布魯塞爾和日內瓦的全球主義者掌控的國際組織。

我們知道,中共用金錢收買外國政客的事例非常多,中共把經濟引誘刺激和政治要求是結合在一起的,媒體上時常就有這種醜聞爆出。這些人都是為了金錢利益而屈服於中共,甚至被中共奴役而不自知。

如果這些西方的政客不是存有個人圖謀,那麼對中共的令人害怕的、膽大妄為的全球性野心就會看得清楚一些,甚至對共產主義全球性的擴張就會有一個比較清醒的認識。

很早之前媒體就有報導,加拿大國會議員羅伯‧安德斯以自己為例,披露中共收買、賄賂、施壓西方政要官員。他總結中共的伎倆是拉攏政要本人、親屬、隨從,以商業合同引誘這些人,當上了中共的圈套以後,就會有立竿見影的驚人效果。

安德斯說,很多人在當選之初對中國的人權狀況十分關切,也從選區的法輪功學員那兒聽說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情況和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暴行,了解了中共破壞傳統文化的陳述,等等。但是他們在接觸了中共以後,中共的超級大禮讓他們目眩神迷,一夕之間,所有對中國人權的關切都被拋在了腦後。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