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海外成立黨支部時有所聞,4月18日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報道,在加州、俄亥俄州、紐約州、康乃迪克州、北達科他州、西維珍尼亞州和伊利諾州等地的大學,都有類似學生組成的中共黨支部,中共將政治勢力佈局至美國校園。

《外交政策》披露,中共為擴大對全球中國人的直接控制,要求這些黨支部成員報告該區域學生和學者的行為與信仰;回到中國大陸後,交換生還須與老師一對一會談,談自己和其他人在國外的表現,還必須報告其他學生是否有反黨思想。

文中引述一位在2017年秋季就讀於伊利諾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UIUC)的大陸學生的說法,他們在大陸被要求參加有關「法輪功危害」的講座,在海外亦不可參加法輪功活動。

這種海外臨時黨支部會掛起紅旗,討論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將會議文章與照片公佈於大陸學校的網站。伊利諾大學與多所大陸大學有交流計劃,根據發佈在大學網站上的文章,以及參與者的採訪,至少有兩所大陸大學已指示參與者在伊利諾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組建中共黨支部,並利用這些組織進行意識形態監控。

中國學生會是黨支部延伸

2015年9月由天津大學交換到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洛加大,UCLA)的自費大陸學生Penny說自己並沒有參加中國學生會,她認為若是申請「公費」,自然不可避免要與中共政府接觸,受到他們的監控。大多數大陸人都知道,美國的中國學生會其實就是中共黨支部的延伸,一位不具名的洛加大大陸留學生說,中國學生會與中領館有密切聯繫,許多活動經費都是由中領館支付。

Penny說,在參與洛加大學生社團法輪功真相展活動的過程中,就曾遭到大陸學生的抗議,當時還有一名大陸學生威脅她:若將她參與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活動報告給中國學生會,她就會有麻煩。

洛加大學生組織「法輪大法社團」成員Joyce說,2018年新學期社團介紹時,來自大陸的交換生、留學生一般只敢觀望「法輪大法社團」展位,或是遠遠的照相。「法輪大法社團」的海報也曾遭校內某些人士損毀、社團看板也曾被丟棄,時間長達兩年之久。

Joyce說:「我一點也不驚訝中共在美國大學成立黨支部,因為他們對中國人洗腦滲透無所不用其極。只是有點淡淡的哀傷,中國學生到海外還要受監控。」

曾就讀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SD)、今年剛畢業的大陸留學生Tina認為,大部份大陸留學生都是隨大潮走,中國學生會邀請學生去吃飯,參與某僑領、某中共赴美官員的餐會是常有的事情,很多大陸學生多半只是貪玩,並不是真心參與或加入中共,只有少數是真的共產黨員。

中共對於成立海外黨支部並不忌諱,官媒《環球時報》去年11月曾報道,海外黨支部不斷增加,海外黨支部也負責推動中共政策。

洛杉磯執業律師表示,根據美國《移民和國籍法》212(a)(3)(D)(i)條款,任何共產黨員或附屬成員(或任何其它獨裁政黨成員)都不能入籍美國。但有一些情況可以豁免,包括非自願加入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或16歲之前加入,或法律要求這麼做,或為了獲得就業、食物或其它生活必需品,或遞交申請五年前已經退出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

「在外企建黨支部非法」

2017年11月,德國企業對中共企圖加強對外企的控制表示擔憂,他們發表聲明,指中共在外企安插黨支部的做法可能迫使他們考慮撤出大陸市場。

中共官員在十九大期間披露,截至去年尾,將近70%的外企設立了黨支部。

美國企業研究所國際貿易專家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曾表示,中共此舉違反國際商業規則。他建議美國政府應該強有力地反對這件事,告訴中共,讓政府參與私人企業的決策是非法的。

巴菲爾德分析中共成立海外黨支部的目的,除政治控制外,還有探聽公司情況,將這些信息發給他們自己的國內公司,這無異於盜竊外國公司的商業機密。

美國企業研究所經濟學家塞索斯(Derek Scissors)則認為,中共強迫外企設立黨支部的另一原因是,可藉外企支部收集對抗共產黨宣傳活動的信息來源,共產黨尤其擔憂,跨國公司的大陸僱員會利用專業人脈在全國各地組織抗議活動,推動大陸的公民權利運動。

民運人士:是癌細胞滲透

民運人士、中國社會民主黨主席劉因全認為,中共政府將黨支部開到美國大學校園內是一種「癌細胞的滲透」,他說:「這是對美國及世界文化的侵略,中共想在全世界實施共產主義,將人類拉到專制、獨裁的生活環境中。」

劉因全說,共產黨就像是一種癌細胞,是一個變異的、有毒素作用的機體,中共將黨支部擴張到美國校園,是對人類的的踐踏,人們需要抵制。他認為,生活在西方主流社會的學生當然不會接受共產主義,但是還是會有些見異思遷、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年輕人會受騙。他說:「共產黨會用糖衣包裝,把共產主義形容得非常美好。」所以這種海外輸出專制體制的行為一定要抵制,不可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