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300名共產黨員進入中國迪士尼主題公園工作,並且毫不掩飾他們的政治色彩。中共黨員滲透大陸外企的現象,引發外企的擔憂。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上海迪士尼樂園一共有11,000名全職僱員和7,000名合同工,目前有300名中共黨員,大約是三年前的兩倍。黨員活動中心今年在樂園之外的行政區開張。

中共正努力將「黨」安插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中,西方在華公司也無法倖免,這令它們感到越來越不舒服。

中共近年努力對經濟實施更大的國家控制,遏制自由市場。中共監管機構最近提議,政府收購大型互聯網公司1%的股份,並且以此控制它們。

中共此舉造成的摩擦正在中國企業格局中浮現。一個爭議點是,共產黨黨員是否應該在上班時間開黨會,是否應該在公司場地開黨會和舉辦黨的活動。一些外國公司擔憂,隨著時間推移,共產黨工作者可能在公司決策上贏得影響力,建立起替代權力中心。

共產黨入侵外國公司的表現比比皆是。在法國化妝品公司歐萊雅中國分公司上海總部,共產黨僱員在辦公桌上貼著條子說:「有問題,找黨員。」

在一家歐洲公司跟中石化合資的企業當中,有青年僱員去黨校上課,一上就是幾個星期,令外國高管叫苦連天。

法國汽車製造商雷諾公司在華合資公司今年開始組織講座,向新來的外國僱員介紹共產黨以及它在中國社會中的角色。德國工程公司博世力士樂公司北京分公司的黨員常常在周六學習中共領導人的講話。

政治入侵工作場所增加了外國在華企業面臨的挑戰。這些挑戰包括知識產權盜竊和來自本地公司的激烈競爭。

中共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68%的非國營企業已經設立了黨支部,比四年前的54%上升。在外企當中(包括中外合資企業),截至去年大約有74,000家公司,也就是70%的公司已經設立了黨支部。相比之下,2011年末這個數字是47,000家。

「共產黨正變成企業的一個新股東。」商業諮詢公司Red Pagoda Resources董事總經理Andy Mok說,這給公司帶來了衝突的風險,因為隨著共產黨員成為企業的活躍參與者,他們可能跟企業運營者就決策發生衝突。

中國歐盟商會馬特哈波恩說,在施加黨的影響力方面,中國私營企業和中外合資企業受到的壓力大於純外資企業。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一家歐洲製造商在華合資企業的公司經理限制黨支部活動。公司立場強硬,每年只允許黨支部在公司場所開三次會,並且只能在下班之後。

這家公司的高管說:「我們擔憂共產黨得寸進尺,佔據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