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兵家講「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相信曾就讀於美國西點軍校的特朗普,對這一點有著很好的理解。特朗普是一位成功的商人,被美國民眾選為總統之後,在經貿往來中,也很好地運用了中國古人的這一智慧。

當前中美貿易出現的摩擦,讓世界的經濟脈搏都跟著一起跳動。中共商務部4月12日說,兩國的「財經官員沒有就經貿摩擦進行任何談判」,這讓外界普遍感到憂慮。

就在人們擔心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衝突可能升溫之際,同一天,特朗普在白宮的玫瑰花園表示,與中方的貿易談判進展順利。同時他還說已經讓經濟顧問開始研究重新返回TPP的可能性。

很多人都在問:中美兩國貿易戰會不會打起來?貿易談判是不是進行了?雙方說法完全相反,誰說的是真的呢?

我們都看到了特朗普剛柔相濟的施展外交,也看到了他虛實結合的貿易策略,這些我們在以前的節目中都談過了。在這種撲朔迷離之中,大家看到習近平在博鰲說「真誠希望」擴大進口,提出四大舉措進一步開放市場,完全公開釋放善意。

但是中共也展示了強硬的一面,表示要加徵同等的關稅,奉陪到底,同時說沒有與美方談判。《人民日報》還發出火藥味十足的社論,不點名批評美國破壞貿易規則,「誰也不能指望今天的中國會在外部施壓下無節制、無原則的門洞大開」,新舉措不適用於「違反世貿規則、動輒對別國發動貿易戰的國家」。

但是據經合組織秘書長古里亞今天(13日)確認,中美雙方已經進行了會談,還有可能進行系列會談。

面對中共矢口否認,特朗普馬上回應說跟中方的談判很順利,兩國間不是貿易戰,而是一場貿易談判。展現給中共或者說展現給世界的,並不是只有強硬制裁、加徵關稅,而是有通過談判化解危機的空間。

那麼特朗普現在考慮重返TPP,《香港經濟日報》分析認為,最直接的解釋就是,特朗普想藉TPP擴大其它市場,以此取代中國,減輕美國農民所受到的衝擊。因為中共計劃要對美國的農產品加徵報復性關稅,而大豆是美國出口中國的一宗最主要的商品。

另外,白宮高層官員前天表示,特朗普對中共的強硬貿易政策已經開始奏效了,正準備加強施壓。《華爾街日報》引述熟悉美方策略的官員消息說,美國貿易代表最快將在下周公佈1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清單。

特朗普的葫蘆裏究竟賣的是甚麼藥呢?中共懵了。其現在正在緊張地通過各種渠道,了解特朗普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打貿易戰。《紐約時報》引述全球律師事務所德傑的合夥人陶景洲的分析說,中共領導層沒有充份了解一個嚴重性,就是美國權勢階層對中共的抵制。

大家知道,在中共高層的安排中,王岐山有著幾十年與華爾街的良好關係,劉鶴有著哈佛大學的碩士學位,還有一些人也都有與美國打交道的經歷。但是據和他們見面的人士反應,這些人都對特朗普的迅速決策和貿易威脅感到驚訝和困惑。《紐約時報》描述稱,中共領導層似乎很迷茫,急切地在美國政壇尋找中間人。

根據歷史經驗,二十多年當中,中共看到的都是一種情況,美國商界都支持和中國做貿易,前幾任的美國總統也都支持這樣的做法。

但是他們實在搞不懂,特朗普為甚麼摒棄了這種模式。中國浦東幹部學院的一位教授表示,中共的這些所謂專家並不了解美國的現狀,「他們不了解特朗普,不了解他的團隊,也不了解他的政策來源。」

其實呢,特朗普的策略並不難理解,這裏面就是兩個問題。第一就是如同外界分析的,美國政府對中共以往的承諾失去了信心。就像是商務部長羅斯公開批評的,中共是「貿易保護主義最嚴重的」,在推動自由貿易方面「說一套做一套」。

《香港經濟日報》文章說,中美貿易戰怎麼解決,將來發展到甚麼程度,關鍵問題就是一個字「信」。說白了就是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的承諾能不能儘快兌現。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指出,中共現在伸出的橄欖枝,還沒有好到讓美國就此收手、撤回制裁的地步。

那麼另一個問題就是兩國體制上的根本差異。時事評論員夏小強指出,一個是自由世界的領軍國家,一個是當今世界最後一個、也是最大的共產國家,從意識形態到政治制度完全對立,勢同水火。

美國內布拉斯加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Ben Sasse)指出,「中共就是一群騙子,阻止他們繼續行騙的最好方法,就是領導太平洋的其它國家。這些國家寧願和美國,而不是和中共結盟。」

為甚麼是這樣的情況呢?因為美國人已經真的看透了包括中共在內的共產主義,就是要殘害人類。大家知道美國有一部紀錄片《蠶食美國》,裏面深刻揭露了共產主義對美國及全世界近百年所做的精心部署。結合美國的現實,美國人清楚地意識到共產滲透的破壞力之大、毒害之廣。

所以我們看到,美國從政府到民間,從學術界到輿論界,從智庫到業界,空前的團結,幾乎一致地贊同對中共予以制裁。這一點,只有習近平當局拋棄了中共體制,才能理解美國和自由世界。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