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詡為「阿拉伯領導人的頭領、非洲國王的國王、伊斯蘭教長的教長」的利比亞狂人卡扎菲2011年10月20日在亂槍中喪命,其卑賤的死狀成為世界各報頭版主圖。

狂人的橫死描繪出獨裁者的末路境況,一般認為這是民主的勝利,茉莉花革命收穫的又一果實。

2011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席捲北非與中東,經濟的神話阻擋不了人民對自由民主的渴望,為實現現代獨裁而利用人民作為幌子的獨裁者,其謊言惡行最終還是遭到戮破,下場淒涼。

回顧歷史,人們不禁思考:卡扎菲、穆巴拉克、本.阿里等這些人,是如何從當年的革命者,蛻變成獨裁者的呢?如何才能避免這種輪迴呢?

茉莉花革命的成功,凸顯了全球化的影響力。假如沒有西方的介入,卡扎菲一時可能還難於倒台。

茉莉花的前途,將植基在新的執政者和普羅大眾對民主更深層的認識上,唯有種下更多的善因,方能結出更多的善果。

卡扎菲:愚狂的「革命獨裁者」

卡扎菲自詡為「阿拉伯領導人的頭領,非洲國王的國王,伊斯蘭教長的教長」,喜歡別人叫他「兄弟」、「導師」。但更多人稱他利比亞狂人、「中東瘋狗」、「流氓政權的恐怖份子」。

卡扎菲喜歡製造新聞,即使在國際峰會上,別人都是深色西裝,他也穿著華麗引人注目。(維基百科)
卡扎菲喜歡製造新聞,即使在國際峰會上,別人都是深色西裝,他也穿著華麗引人注目。(維基百科)

2011年10月20日,北約聯軍炸毀了卡扎菲(Muammar Gaddafi,1942~2011年)逃亡路上的車隊,這個被西方國家稱為「瘋狗」的前利比亞「人民領袖」不得不棄車躲進了公路旁一條污穢不堪的地下涵洞。以往卡扎菲總是稱呼那些反抗他的人為「鼠輩」,沒想到在他生命的最後日子,自己卻成了名副其實鑽「鼠洞」的「鼠輩」。

當69歲的他被反政府軍逮捕時,這個昔日狂妄不已、前一天還叫囂要僱請更多傭兵反擊的他,此刻完全變了樣,面對搧耳光和腳踢等利比亞部落傳統侮辱方式,他一個勁地高喊:「不要開槍!」「我的子民,別殺我!」他願拿出所有家產來換他的命,不過為時已晚。開槍鎮壓、負隅頑抗的卡扎菲,終於在亂槍中喪命,死後的他陳屍肉舖,其卑賤的死相被永久地刻在了歷史恥辱柱上。

2011年10月20日卡扎菲被擊斃的地下涵洞。(AFP)
2011年10月20日卡扎菲被擊斃的地下涵洞。(AFP)

卡扎菲自詡為「阿拉伯領導人的頭領,非洲國王的國王,伊斯蘭教長的教長」,喜歡別人叫他「兄弟」、「導師」,這個從帳篷裏搞政變出身的貝都因人,一度讓一個人口只有600萬的小小利比亞,在國際大舞台上扮演了「大角色」。有人說他是「民族英雄」、「革命領袖」,也有人說他是「中東瘋狗」、「流氓政權的恐怖份子」。人生也許不能簡單地歸於「正面」或「負面」,經歷傳奇的卡扎菲可謂一個「千面人」,從他的照片變化上不難看出,改變人容貌的不只是歲月。42年前那個英姿風發的熱血青年,是如何變成世人唾棄的獨裁者?看他死前那張因權力腐蝕得溝壑縱橫的老臉,不但目空一切,還充滿著乖戾之氣,真應了佛家那句名言:「相由心生」。

卡扎菲被擊斃的消息成為2011年10月21日世界各報頭條,他卑賤的死相被永久地刻在了歷史恥辱柱上。(AFP)
卡扎菲被擊斃的消息成為2011年10月21日世界各報頭條,他卑賤的死相被永久地刻在了歷史恥辱柱上。(AFP)

從窮孩子到革命軍官

1942年6月7日,穆阿邁爾.卡扎菲出生在蘇爾特南部一個靠出租駱駝為生的窮人家裏。老來得子的父母和三個姊姊都寵愛家中這個聰明伶俐的獨子,供養他成為家族中唯一的讀書人。上小學時,他每天往返路上就得花3小時,中學離家更遠,由於付不起學校的食宿費,他只好跑到附近的清真寺要點飯吃、睡地舖。

上高中時,埃及總統納賽爾(Gamal Abdel Nasser,1918~1970年)成了卡扎菲的偶像。他經常收聽納賽爾在阿拉伯之聲的演講廣播。納賽爾的《革命哲學》成了除《可蘭經》之外,對卡扎菲影響最大的一本書。他認識到「武力」的神奇,「殷切盼望著向敵人開火」。那時的他,已從一個沉默寡言的「鄉巴佬」,變成能說善道的組織者。他經常站在公園的牆上對同伴慷慨陳詞,宣揚「泛阿拉伯民族主義」思想,以至於他的朋友經常隨身帶著一把小凳子,以便能讓他站在凳子上演講。

1961年卡扎菲進入班加西利比亞大學攻讀歷史。由於認識到武裝力量的重要,1963年他棄學從武,加入保衛國王的昔蘭尼加衛隊,並進入利比亞皇家軍事學院學習。他仿傚納賽爾,在軍中建立了由12名軍官組成的「自由軍官組織」,準備武力奪取政權,而這些追隨者日後也都進入了利比亞國家領導階層。

1966年,身為普通士兵的卡扎菲結識了哈里德將軍的女兒法蒂赫,她被他的丰采所吸引,很快的卡扎菲便因此被提拔為上尉,並獲得了前往英國培訓半年的機會,回國後兩人旋即結婚。

陰錯陽差的九月革命

倡導阿拉伯民族主義的前埃及總統納賽爾(右)是卡扎菲的偶像。圖為1969年12月卡扎菲與納賽爾共同出席一場阿拉伯國家首腦會議。(AFP)
倡導阿拉伯民族主義的前埃及總統納賽爾(右)是卡扎菲的偶像。圖為1969年12月卡扎菲與納賽爾共同出席一場阿拉伯國家首腦會議。(AFP)

1969年9月1日早晨6點,班加西廣播電台正在吟唱著《可蘭經》,突然廣播中斷,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宣佈他們已經用武力推翻了伊德里斯國王,幾周後人們得知,宣佈這條新聞的正是卡扎菲。

事後卡扎菲把這個「九月革命」吹噓成預謀了十年的軍事政變,不過《卡扎菲傳》的英國記者知道,那不過是一場混亂無序、陰錯陽差的巧合。在卡扎菲發動的這場政變,12名青年軍官有的把武器忘在的士裏了,有的找不到要佔領的電台在哪,有的起義時走錯了路……。在1人死亡、15人受傷的情況下,卡扎菲躍升為國家領導人。相信宿命論的中國人都明白,老天爺安排的事,只要當事人去做了,哪怕漏洞百出,也能得到類似的結局。

由於第一次婚姻夾雜著很多政治企圖,「九月革命」後卡扎菲就與法蒂赫離了婚。不久與妻子薩菲亞.法卡妽結婚,生育了6子1女。相傳兩人感情一直很好,脾氣暴躁的卡扎菲在妻子面前總是能平靜下來。

有趣的是,卡扎菲曾到台灣政戰學校的「遠朋國建班」(遠朋班)就讀。1964年設立的遠朋班,專門代訓一些第三世界國家的初級軍官,使他們回國後成為反共中堅。據台灣媒體報道,除卡扎菲之外,遠朋班還培養了巴拿馬前總統諾列加(Manuel Antonio Noriega,又譯諾瑞嘉)和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Saddam Hussein,又譯薩達姆,1937~2006年)。這或許解釋了為何卡扎菲一直對台灣很「友善」。在1978年與台灣斷交後,他仍允許台灣商務代表處以「中華民國」的名義繼續運作。2006年5月,他還邀請了陳水扁訪問利比亞。

非洲首富 沙漠現綠洲

利比亞的石油儲量佔世界第九位,產量雖非前茅,但是世上少有的優質輕油成份,卻為歐洲國家所倚賴。掌權後卡扎菲很快控制了利比亞的石油與天然氣工業等支柱產業。1974年利比亞政府享有了石油工業利潤的85%,利比亞人均年收入也從1969年的2,200美元飆升至1979年的1萬美元。

仗著豐厚的石油收入,卡扎菲實施了相當程度的福利政策,也將物價控制在一定的水平。2009年以前,20公斤一大袋的通心粉只要2美元,能吃兩三個月,一箱兒童奶粉只要6美元,民眾享受免費醫療、免費教育,住房和糧食等生活必需品則有價格補貼等。不過到了2010年,對比於卡扎菲家族和親信的窮侈極奢,蓋洛普諮詢公司調查發現,在利比亞年輕人中,有29%的人失業,93%的人將自身現狀描述為「掙扎」或「痛苦」。專家認為,主要原因除了卡扎菲以經濟或武力手段鎮壓反對他的部落外,只重石油輸出卻缺乏多元化經濟發展的政策,無法跟上高等教育普及化的結果,最終導致大批高級知識份子失業造成社會普遍的不滿。

卡扎菲經常炫耀的是「人工大運河」計劃,在撒哈拉沙漠下面鋪設巨大的管道,將古老的淡水湖水引進利比亞,使利比亞變成沙漠上的綠洲。1983年卡扎菲控制下的議會通過了大人工河項目的最終方案,在50年內花250億美元,建造一個長達2,485哩的混凝土地下渠道系統。2011年該工程前三階段的施工基本完成,每天可運輸大約650萬立方米的水用於農業及人畜消耗。

狂妄:夢想當阿拉伯英雄

卡扎菲從高中以來一直念念不忘納賽爾說過的一句話:「歷史篇章中充滿著英雄人物,他們在關鍵時刻扮演了光榮角色,但歷史篇章也充滿了英雄角色無人扮演的時刻。在我看來,阿拉伯世界正在四處找尋這樣一位英雄。」自詡為將成為「阿拉伯頭號英雄」的卡扎菲,為此付出了一生的歷程。

卡扎菲一上台便亮出其鮮明的民族主義招牌,第一個行動就是取消了首都所有的外文路牌,趕走了美國和英國的軍事基地人員,他還刪除了學校的外語課程近十年之久,凡是發現與外國人談論政治者,立即判刑入獄三年。卡扎菲還想用戰爭方式消滅掉以色列,他曾向中國購買核武器,但毛澤東沒賣。

為了充當阿拉伯世界的「英雄」,卡扎菲一心想統一阿拉伯。1971年4月,在其努力下,利比亞與埃及、敘利亞,宣告成立「阿拉伯聯邦共和國」,可墨跡未乾,內部就出現嚴重分歧。1972年12月22日,卡扎菲在突尼斯的一個群眾大會發表講話,號召突尼斯和利比亞統一。正在家裏收聽卡扎菲講話實況廣播的突尼斯總統布爾吉巴大吃一驚,趕緊趕到現場,搶過話筒指陳卡扎菲關於統一的觀點脫離實際,他還很不給面子地直言道,阿拉伯人從來未曾聯合為一個整體,而且不希望在這個問題上聽一位連自己內部團結都搞不好的落後國家領導人的說教。

為了進一步強迫這場「聯姻」,1973年9月卡扎菲竟然組織了2萬利比亞人跋涉1,500哩,向開羅進發,這支長達7公里的隊伍看起來非常滑稽,他們揮舞著旗子,喊著口號,強烈要求埃及與利比亞合併,但遭到埃及的拒絕。

跟毛澤東一樣,為了充當「阿拉伯英雄」,卡扎菲不顧本國百姓的生活,曾每年無償給予埃及1.25億美元,給敘利亞4,500萬美元,給巴勒斯坦游擊運動組織2,500萬美元,他還拿出錢來給馬里、乍得、烏干達和尼日爾等國,讓他們與以色列斷絕關係。不過用以色列一名軍事首腦的話評價說:「在所有企圖統一阿拉伯世界的瘋狂嘗試中,還有誰像卡扎菲這樣造成了阿拉伯世界這麼嚴重的分裂呢?他是一個為我們在阿拉伯世界中製造分裂的代理人。」

在1986年西柏林夜總會爆炸、1988年洛克比空難等一系列恐怖活動後,卡扎菲被美國列根總統斥為「中東瘋狗」,西方國家開始了對利比亞長達17年的禁運和封鎖,卡扎菲本人也徹底被阿拉伯世界邊緣化,只得收斂「阿拉伯統一夢」,轉而向南,變成了「非洲統一狂」。他希望能仿照歐盟的形式,在非洲建立「非洲合眾國」,成為「一個政府、一種貨幣、一本護照」的單一國家。儘管他像聖誕老人那樣給非洲撒銀子,但他的合眾國理念最終依舊是一場夢。

標新立異 譁眾取寵

跟江澤民一樣,卡扎菲喜歡製造新聞,喜歡被人關注,這體現在服裝上。早年的他被稱為「型男」,是塊模特兒的料。他喜歡華麗的衣飾,甚至有時一天要換三次衣服。除了裝飾著過多獎章的海軍軍裝和複雜拉鎖紐扣的跳傘服,有時他還身著紅綢襯衫,金色的斗篷和蜥蜴皮的拖鞋,像參加的士高舞會的時尚潮人。2009年八國峰會上,別人都是深色西裝,他要麼白色套裝罩件半透明黑紗長袍,要麼一套鮮紅底的衣服上金黃刺繡,顯然與眾不同。

最引入注目的當然是他的美女保鏢和美艷的烏克蘭護士。為了出風頭,卡扎菲無論到哪兒,都喜歡帶上30多個女保鏢,她們幾乎成了卡扎菲的一個招牌,堪稱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國家元首女衛隊。

在國家治理上卡扎菲也常故弄玄虛。如1971年他到政府機關突訪,發現許多人在辦公室喝咖啡聊天,第二天他就派軍用卡車拉走大部份傢私。他還喬裝成平民,稱父親得了重病,要求醫生去他家看病,忙得不可開交的醫生給了他兩片阿斯匹靈敷衍了事,他立刻把這個倒楣的醫生驅逐出了利比亞。

卡扎菲還喜歡玩神秘,他一生大部份時間都待在戒備森嚴的阿齊齊亞兵營,四米高的圍牆讓這裏成了卡扎菲權力的象徵。2011年8月23日,反對派攻入這座號稱原子彈都無法摧毀的堡壘時,發現裏面有著複雜的地下通道網絡,綿延30多公里,眾多的出口能讓他暗中派兵遣將或偷運物資。

此外他還不顧常理,行為荒誕,例如他常罔顧外交禮儀,隨興所至的在未知會情況下造訪鄰國,在一次卡扎菲突然前往埃及見納賽爾後,讓納賽爾也忍不住發怒道:「難道他——哪怕一次也行——不能在來到之前半小時通知我一下嗎?」1988年卡扎菲親自開推土機推倒的黎波里監獄的大牆,放出400名政治犯;在阿盟首腦會議上,他右手戴上一隻白手套,說這是為了與「美國走狗」握手時不至髒了自己的手。當然他最著名的鬧劇是2009首次出席聯合國會議,規定15分鐘的講話他說了96分鐘,並反覆稱安全理事會應該改名為「恐怖理事會」,最後讓他的翻譯精神崩潰得大叫起來。

愚蠢:生活在「人民愛我」的幻覺中

美國中央情報局有很多情報都指向卡扎菲的大腦有問題。1982年的一份報告說,「據判斷,他患了嚴重的性格變態……。在沉重的壓力下,當他判斷失誤時,他常會有荒誕怪異的行為。」「他在過去幾年內服用了過多的安眠藥,早晨再吃別的藥讓自己清醒過來。」而據另一份報告說,他的憂鬱症很嚴重,以致在阿齊齊亞兵營的走廊裏遊蕩徘徊,「語無倫次地喃喃自語」。

利比亞媒體稱卡扎菲生活簡樸,常住帳篷(因為有恐高症),不抽煙不喝酒不近女色,飲食很簡單,早餐是幾片麵包和一杯駱駝奶。然而為此,在他出訪專機上卻少不了載運幾隻駱駝,成本不低;而2009年他耗資200萬歐元為自己打造了一款被稱為「火箭」的未來轎車;死後人們發現他家的別墅極盡奢侈豪華之能事。據估計,其家族擁有2,000億美元的資產,堪稱世界首富,然而這些錢財本應是屬於全體利比亞人的。多數利比亞人不但不能享有,甚還遭到無情的打壓。

據自由指數報告顯示,利比亞是中東和北非國家中審查最嚴厲、統治最專制的國家。卡扎菲採用類似於前蘇聯和東歐等國的統治方式,僱用全國10%到20%的人從事監視他人的工作,這與薩達姆和金正日統治數據持平。

對於反對派,卡扎菲則仿照鄧小平在天安門廣場用坦克鎮壓反腐請願學生的手法,不惜代價武力鎮壓。他曾多次下令公開絞死示威學生,還經常在電視上播放處決反對派的殘酷畫面。2011年2月19日,卡扎菲下令用迫擊炮、機關槍、催淚彈,甚至防空導彈對付示威者,僅兩天就導致300人死亡,逾千人受傷,最終激起利比亞官員的倒戈、聯合國的制裁和北約的軍事行動。

在面對矛頭直指自己的抗議,卡扎菲一開始就神智不清。他完全否認利比亞人民在反對他,並一口咬定遊行的人們都是吃了「基地」組織的迷幻藥,他堅持認為自己享有「人民的愛」。「他們會誓死保衛我,我的人民。」並不斷重複那個自以為是的邏輯:「我不能下台,因為我沒有正式職位,我只是革命導師,人民的一份子。」

外界評論說,無論卡扎菲是否大量服用安眠藥、興奮劑或迷幻藥,對他真正起效應的,還是「人民愛我」、「人民怕我」這兩種自我催眠的心態。獨裁者大多都有這種幻覺,他們用謊言欺騙民眾,最後也被周圍的諂媚者所欺騙,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幻覺中,最後就像袁世凱那樣被「蠢」死了。不過凡是夢幻總有醒的時刻,當反對派在北約空中支援下兵臨城下時,慌亂的他只能發出連自己都不願的威脅吶喊:打開武器庫,讓200萬的黎波里市民拿起武器,而他根本沒有把握,這麼多人若真拿起武器,會把槍口對準誰。◇

2011年10月20日,旅居英國倫敦的利比亞人慶祝獨裁者卡扎菲死亡。(AFP)
2011年10月20日,旅居英國倫敦的利比亞人慶祝獨裁者卡扎菲死亡。(AFP)

從革命者到獨裁者

放眼利比亞那42年所走過的路,跟中共60多年的管制基本類似。都是在摧毀原有國家機器的基礎上建立一個新的獨裁。如今利比亞解放了,中國的解放還有多遠呢?

1973年卡扎菲(左)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與一群英國嬉皮同樂。(AFP)
1973年卡扎菲(左)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與一群英國嬉皮同樂。(AFP)

在經歷了茉莉花革命之後,世界獨裁者俱樂部又減少了幾位成員。回顧歷史,這些「獨裁者」在奪權之初常常披的是「革命者」的外衣。儘管利比亞和中共並無多少關聯,但共同的「社會主義理念」讓卡扎菲與中共黨魁們「心有靈犀一點通」,他們的很多做法都很類似。這裏我們不妨來看看卡扎菲這個革命者是如何「練就」成為獨裁者的。

混亂國家機器,實行家天下

簡單的說,在政治上,卡扎菲吸取了毛澤東文革手段的精髓,通過逐漸打破一個國家應有的政治體系,將國家機器混亂化,模糊人們的權利和義務,使他自己成為唯一的仲裁者,強化個人統治。卡扎菲對國家的控制手段與薩達姆類似,財富分配和暴力威脅相結合,使反對者無力憑藉一個正常組織來反對他的獨裁。

1969年「九月革命」期間,卡扎菲宣稱「是相信自由、社會主義和統一的民眾,鼓舞著軍隊成為革命的先鋒,而軍隊用武力將這些原則強加給了民眾的敵人。」當時由卡扎菲的12名「自由軍官組織」成立的革命指揮委員會,成為掌控利比亞的最高權力機構。

1973年,為了破除140多個部落組成的地方勢力,卡扎菲發起了「民眾革命」,利用地方直接選舉出的民眾委員會破壞傳統管理體系,但民眾委員會根本無法影響管理部門的人事任命。「當民眾自由行動時,我熱愛民眾的自由,然而我是多麼懼怕他們!我熱愛民眾又懼怕民眾,正如我既熱愛父親又懼怕父親一樣。」卡扎菲1988年在《逃向地獄》一書中這樣描述自己的矛盾心態。

1977年3月,卡扎菲對民眾的不信任與對昔日同僚的提防,和對地方勢力膨脹的憂慮結合在一起,他發表了《人民權力宣言》,宣佈取消各級政府,在地方民眾委員會的基礎上成立總人民大會和各級人民委員會,分管中央與地方行政,利比亞由此進入所謂「人民直接掌握政權的民眾時代」,不久還成立了直接向卡扎菲負責的革命委員會,並賦予其逮捕反革命份子的權力,最終成為卡扎菲進行警察統治的工具。

不讓毛語錄專擅的綠皮書

1977年11月11日卡扎菲將利比亞國名從「共和國」改為社會主義「民眾國」,新創立了「Jamahiriya民眾國」概念。在其《綠皮書》裏,卡扎菲認為,現今世界上所有的政治制度都是對真正民主的虛偽,都是獨裁制度,這包括第一套理論的資本主義白皮書,第二套理論的共產主義紅皮書,兩者存在固有的矛盾,只有他的第三套民眾國理論,才是實現真正民主的唯一方法。

不過外界評價他的《綠皮書》只是把納賽爾的革命哲學、利比亞的部落主義、空想社會主義和伊斯蘭主義相結合的大雜燴。可笑的是,這本號稱要打破政治利益束縛的書,實際卻是奴役利比亞人的思想枷鎖,就跟當年中國人手一冊的《毛澤東語錄》紅寶書一樣,利比亞人手一本綠皮書,利比亞制度的獨裁世人皆知,其民眾國理論只是虛假的謊言。

自1991年起,卡扎菲將全國分成1,500個自治公社,以削弱地方人民委員會的實力。1994年9月,卡扎菲利用其子女成立了清洗與淨化委員會,再度以打擊反革命份子為理由,限制反對勢力,擴大其家族對全國的絕對統治。

人民是幌子,家天下是裏子

用民眾的話說,在卡扎菲的42年獨裁中,利比亞人好像每天都活在「鬼節」中,卡扎菲隨意裝神弄鬼恐嚇大眾,因為一切權力都掌握在他手裏,他的兒子和親信主掌了全國政治、軍事、經濟、情報的方方面面,甚至連國家足球隊和體育協會都是他的兒子在把持,如果說蘇聯和中共是「黨天下」,利比亞則是卡扎菲的「家天下」。

聲稱要給民眾自由的卡扎菲,一開始就禁止民眾成立自治政黨組織。卡扎菲的正式頭銜是利比亞「革命導師和兄弟領袖」。一次記者稱他為總統,他馬上打斷說「我不是總統。如果我是總統,我就不得不面對四年一次的選舉。」這就是卡扎菲和毛澤東之流用「人民」這個虛無空洞的詞彙來代替一切的妙處,利用所謂的人民民主制度,實現現代化的獨裁。就跟「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無產階級專政」從邏輯概念上就互相衝突一樣,既然是某一個階級的「專政」,怎麼可能成為所有階級全體人民的「共和」國呢?

追逐絕對權力的卡扎菲,也無法逃出「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的老路。世界銀行2006年數據顯示,雖然油氣部門貢獻了利比亞GDP的75%、政府收入的93%,但只不過吸納利比亞勞動力的3%。腐敗和失業正是當時中東、北非政治動盪的直接導火線和重要原因。

從卡扎菲的蛻變過程中人們認識到,沒有限制的最高權力,必然走向獨裁。民主制度雖然不是萬能的,但它顧及了大多數人的利益,是當今人類最佳的管理結構。◇

2011年8月22日示威者焚燒卡扎菲肖像和他的《綠皮書》。卡扎菲出版《綠皮書》的動機普遍被認為受《毛主席語錄》的影響。(AFP)
2011年8月22日示威者焚燒卡扎菲肖像和他的《綠皮書》。卡扎菲出版《綠皮書》的動機普遍被認為受《毛主席語錄》的影響。(AFP)

下接D6版 茉莉花開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