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自由作為人類的普世價值,是深植在人們心中的盼望,伊拉克的民主進程給茉莉花開奏響了前奏。然而最關鍵的是,如何讓執政者和民眾都能對民主有更深的認識,唯此,沙漠裏的茉莉花才能長久的盛開。

地球村越變越小,全球化給村民們彼此間的影響也越來越大。中東和北非的茉莉花革命,無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都是在全球化的大格局中演變的。

早在老布殊(George H. W. Bush)總統執政時,美國政界就提出要在中東進行「民主試驗田」的想法,他們認為,只有中東實現民主化,與西方格格不入的阿拉伯世界才能融入國際大家庭。有人說,伊拉克戰爭就是中東「民主試驗田」的開端,的確如此。民主自由作為人類的普世價值,是深植在人們心中的盼望,而且人類都有模仿和類比之心:他們能自由選舉,為甚麼我們不能呢?伊拉克的民主進程給茉莉花開奏響了前奏。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模仿跟進效應在中國叫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西方稱為「骨牌效應」,一個獨裁者倒下了,導致下一個也應聲倒下。2011年中東、北非發生的一連串故事,真實展現了這個燎原之火是如何在我們眼前燃起的。

2010年12月17日,一個「城管欺負小販,小販憤而自殺」的火花,在推特網絡的推波助瀾下,不到一個月就推翻了突尼斯本.阿里總統23年的獨裁統治,人們用突尼斯的國花茉莉花來命名這場革命。1月25日,一個跟隨茉莉花革命的埃及網站發出示威遊行號召,只用了18天時間就結束了擁有38萬軍隊、管理8,000萬人口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近30年的統治。儘管推翻卡扎菲的42年獨裁統治,利比亞人民和北約等國際力量總共用了8個多月的時間(比原計畫多了7個月),但是獨裁者頑強的抵抗依舊不敵人民對普世價值的渴望與眾志成城的力量。

2月15日,數百名示威者出現在利比亞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的街頭,他們高呼「打倒腐敗份子」等口號,並與安全部隊發生了衝突。有報道稱這個示威導火索來自一次失敗的小談判。1996年利比亞阿布薩利姆監獄發生騷亂,警方開槍打死上百名囚犯,談判中政府稱可以賠償,但不願起訴槍殺事件責任人,於是有人走上了街頭。接下來就發生了改變所有利比亞人命運的事件,歷史在不經意間又導演了一場巨變。

總結茉莉花革命成功的原因,大前提是民主大潮下的人心思變,在經濟壓力推動下,反腐敗、爭自由、重民權的思想深入人心;其次是高科技網絡成為動員聯絡民眾統一行動的基礎,最後,全球一體化的精神鼓勵和物資乃至軍事上的支援,是利比亞革命成功的關鍵。假如沒有西方的介入,利比亞反政府的散兵遊勇是無力推翻負隅頑抗的卡扎菲軍事政權的。僅美國在9月之前為利比亞的軍事支出就高達11億美元。

鐵籠審判不能代替改革

10月26日,突尼斯革命後的首次議會選舉結果揭曉,溫和的「伊斯蘭復興運動」贏得多數選票,外界分析,摒棄極端偏激、主張寬容溫和的伊斯蘭中間主義,已經在阿拉伯世界漸成趨勢。

8月3日,埃及人看到了以前從未敢想的畫面:83歲的前總統穆巴拉克躺在鐵籠裏的病床上出庭受審。有人說,政治強人穆巴拉克的主動交權,換來的卻是鐵籠審判,這將造成這些國家內部政治和解空間的大幅萎縮,不過更多人給審判送去歡呼,稱這歷史性審判是阿拉伯起義的里程碑,標誌著埃及人民邁向民主的勝利。

民眾表示,穆巴拉克必須要對他犯下的罪行負責,不光是850名抗議者的遇害,在長達30年令人窒息的獨裁歲月裏,他總是利用嚴酷的緊急狀態法為自己的殺戮和酷刑行為辯護;數百萬埃及人民陷入赤貧,而一群竊國精英卻在鯨吞國家的財富。與此同時,那些對其濫權行為視而不見的西方盟友,也必須承認自己曾經助紂為虐。

人們期待未來的審判能朝著正義與尊嚴邁出重要一步,不過,不光要審判穆巴拉克,還要審判其他參與罪行如今卻依然執政的官員,而且最關鍵的是,如何發展經濟,讓民怨浪潮不再爆發,這是對過渡政府的考驗。

利比亞: 民主思想和制度的建立

相對而言,利比亞的重建之路是最難走的。早在2011年9月1日,在巴黎召開了「利比亞之友」的國際會議,商討如何幫助利比亞戰後政治和經濟重建。9月16日安理會通過決議,派遣3個月的聯合國特派團,協助利比亞恢復公共安全秩序,促進法治,開展包容性政治對話,促進民族和解,開展制憲和選舉工作,促進和保護人權,啟動經濟復甦等。

9月20日聯合國總部大樓外掛上了新的利比亞紅黑綠三色旗,但利比亞將採取甚麼制度;如何讓幾乎遍地武裝、人手一槍的「軍人」脫下軍裝;如何處置有可能在流落他國後收買人心,積聚力量反撲的卡扎菲子女和親屬;如何盡快恢復經濟重建,如何與西方協商石油的分配;如何重返國際社會,這些都是利比亞所要面臨的。

然而最關鍵的是,如何讓執政者和普羅大眾都能對民主有更深的認識,這樣才能鞏固新建立的民主制度。只有這樣,沙漠裏的茉莉花才能長久的盛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