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備忘錄,對中國價值6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中方也有了反擊動作,對美國價值3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同樣徵收關稅。外界普遍認為,中美貿易摩擦已經不可避免。

就在美國準備對中共不公平的貿易政策展開301大規模反制措施之際,作為貿易戰的當事國,中美兩國的經濟事務最高官員通電話了。據中共官方媒體的消息說,在3月24日上午(美東時間3月23日晚上),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姆欽在電話中進行了交流。

報道說劉鶴在通話中表示,希望中美雙方都要保持理性,維護雙邊貿易總體穩定的大局。並且說兩位官員都同意,會繼續就這個問題保持相互溝通。美國之音分析認為,中美兩國高層在貿易摩擦升級之際首次對話,顯示出這兩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都不希望將貿易摩擦升級。

那當然,如果大家都是按照規矩來,誰會沒事幹去搞貿易反制?你佔盡了便宜,讓人家一直虧損,回過頭來你說要保持理性,這是甚麼邏輯?大家知道,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昨天記者會上指出,去年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虧了5000億美元。如果虧的是中共,那又會甚麼樣呢?所以特朗普說「我們不能讓這種情況再發生了」,「我們和中國的關係很好,但是現在是時候了」。他認為「中國最終會公平地對待我們」。

有網民表示,「這也是他(特朗普)競選勝選的承諾」,「有挑戰才有文明,支持偉大的特朗普總統!」「美國最偉大的總統,沒有之一。」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表示,特朗普要保護的,或者說捍衛的,實際是一種公平貿易,你不可能永遠讓一個國家享受巨大順差,另一個國家(承受)巨大逆差,這會影響到本國的經濟、製造業、貨幣的幣值。

也就是說特朗普並沒有想佔誰的便宜,只是被逼得沒有辦法了,不得不採取這樣的一個對策。政論家陳破空指出,現在人們都說中國在成長,美國在衰退,原因就是中美之間不平衡的貿易造成的。

陳破空表示,特朗普政府現在僅僅是要回到公平的起點,對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平等的,這已經就看出了美國的強大。他指出,中共當初就是通過收買美國政客,私下裏給一些好處,然後讓他們打開美國的貿易大門。這是它的一貫作法。如果不是這樣,中共的經濟早就完蛋了。

眾所周知,中美之間長期存在著不平等的貿易。在過去的27年來,美國對兩國貿易大多是持一個開放的態度,正是得益於美國的開放經濟政策,中國才迅速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大家還記得,在1990年,老布殊總統(George H.W. Bush)延長了中國的最惠國待遇,但是最惠國待遇要與人權議題掛鈎;到1995年克林頓(Bill Clinton)時期,再次延長了對中國的最惠國待遇,但是克林頓把卻把人權問題給脫了鉤,並進一步擴大了中美經貿合作。

在克林頓政府的支持下,中共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世貿),我們不知道這裏面具體有甚麼,但是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出現了812億美元,即使這樣,也是處於可以控制的階段。那麼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給中國經濟的高速成長帶來了機遇,中美貿易逆差在小布殊(George W. Bush)時期出現激增狀況,到了2008年,已達到2,790億美元。這是中美雙邊貿易上的第一個歷史高點。

那麼到了奧巴馬時期,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中美貿易在短期內出現了下滑。但是隨後就出現了第二輪的猛漲,到2015年,中美貿易逆差最高到了3,558億美元。

所以特朗普總統強調指出,中美貿易赤字已經失控了。我們看到,特朗普挑戰中共侵權也是得到了盟國廣泛支持的。像法國總統馬克龍,他向歐盟發出呼籲,希望歐盟採取行動,一起對抗中歐企業的併購政策。

其實中共也是自知理虧的,所以它不敢真的較勁,別看《環球時報》嗷嗷叫喚,說甚麼「堅決打掉美國在貿易上的囂張氣燄」等等。如果中共真的像胡錫進這麼狂躁,它加徵關稅的商品就不應該侷限在水果、豬肉和葡萄酒等這些東西上,而且才只有30億美元的商品。

相比較美國開出對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稅,這30億真的算不了甚麼。因為中共實在不想貿易摩擦再升級,美國人看得非常清楚。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認為,中美雙方你來我往的攻擊可能會有,中共採取報復也不是全球貿易的終結,這恰好能把各方都重新帶回到談判桌。

羅斯從來不迴避貿易衝突,他對中美貿易的未來走向還是持樂觀態度的。他說對中共的懲罰性關稅,只是在修正不公平貿易,並不是美方在開戰,更不是「地球末日」。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