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交警啟用「智能行人闖紅燈取證系統」,現場曝光闖紅燈者的個人信息。此事引發民眾不滿,認為警方侵犯了公民的私隱權。有評論認為,人臉識別技術是中共用來管控民眾言行的工具,讓國民因害怕而自律,不敢對抗中共。

據陸媒報道,近日,深圳警方在網上公佈過馬路闖紅燈的行人,並顯示了該行人的部份個人信息。官方通過高清攝像頭檢測行人闖紅燈行為,對人臉進行提取、識別,再通過數據對接,落實違規者的身份,最後將其相關信息予以公示。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如果行人真的是違反交通規則了,他確實應該受到法律法規方面的追究,但是,讓人擔心的是,人臉識別技術被廣泛地應用於國人的生活中,無所不在。

「就是說這種方式已經應用到這種程度了,我在其它地方還真是沒有聽說過。包括歐美發達國家,以及香港、韓國、日本都真沒聽說過。」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人臉識別技術的廣泛應用,最重要的,或者說對當局最有價值的不是打擊刑事犯罪,而是對於街頭行動、廣場政治的防控。」

他舉例說,如果他自己出現在天安門廣場,人臉識別系統馬上就會把他鎖定,使他根本就接近不了某些場所。

他表示,國外也有類似的技術,但是不會這麼廣泛地被運用。「有些地方的警察帶著那種特殊的眼鏡,那個眼鏡看到你的時候實際上他已經開始進行人臉識別了,計算機檢索速度特別快,戴上眼鏡就可以隨時看到。那個『天網工程』以及『雪亮工程』的那些高清探頭,可以在你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你設定在維穩的網格之中。」

胡佳表示,最可怕的是,中共會濫用這種技術進行控制或報復。「因為所有的法律法規都是他們制定的,它不像其它國家,有關於私隱權、公眾參與權的保障,它(中共)的行政權力可以隨時探達到它想要到的地方。」

互聯網觀察人士古河表示,中國人不是公民,而是居民,根本沒有私隱權。「個人的私隱權沒有經過法院的批准,是不應該被公開的,但在中國,大家都明白,個人私隱權有等於無。」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當警察突然來到你的面前,你有甚麼辦法呢?你能問他『你怎麼知道我是我?』所以說這種情況下只能恨自己生活在這個社會當中,沒有其它辦法。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原廣東省食品供銷公司經理范一平表示,像這種侵犯人權的事情在大陸太多了,每天都有發生,「這就是一個非常專制邪惡的統治。你老百姓沒有任何權利的,沒有講理的地方。」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生活在中國,上至國家主席,下至黎民百姓,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因為它沒有一個正常的秩序,它把法律、憲法都當成兒戲,這個社會不是亂套了嗎?」

《紐約時報》曾曝王立軍、薄熙來在重慶建立了一整套監聽、監視系統,對包括胡錦濤在內的幾乎所有中共高層的電話進行監聽。《亞洲週刊》曾報道,習近平、賀國強、李源潮、吳邦國等在重慶考察期間,王立軍都部署監聽,這使中南海高層極為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