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日前在達沃斯論壇上點名Facebook和谷歌誘使用戶放棄自主性。他還預測,這些掌握大量用戶數據的公司一旦跟極權國家結盟,將形成一個極權控制網。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1月25日,索羅斯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晚宴演講中說,Facebook和谷歌(Google)已經成為「創新的障礙」,不斷讓用戶對它們的服務產生依賴、放棄自主。法新社報道稱,索羅斯預測,這些科技公司可能為了進入類似中國這樣的市場而向專制政權妥協,將其擁有的數據信息交付給極權國家的監控系統,最終會形成一個連創作《一九八四》的作者喬治・奧威爾都無法想像的極權主義控制網。

英國著名作家喬治.奧威爾於1949年出版的反烏托邦小說《一九八四》,內容描述了極權政府通過無所不在的技術監控和操縱民眾。

原上海齊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袁建斌說:「他(索羅斯)說的並不是危言聳聽,中國(共)很早就在做,(就是所謂的)天眼工程。」他認為,索羅斯表述的憂慮只是一小部份,「更大部份還沒有浮出水面。」

袁建斌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各級公安通過密集的攝像頭採集公民信息,再加上人臉識別技術的發展、微信身份證系統的應用,全方位地監控所有中國人。

「一個電線桿上有20幾個攝像頭,對個人而言沒有隱私可談。你跑到哪裏,它很快就知道你在哪裏。」袁建斌說,「再加上手機GPS的定位、微信的後門技術,你幹啥它都知道,幾秒鐘就能找到你在全國的哪個角落。」

就是因為這樣的技術,所以才會出現「訪民剛(出門)走幾步,公安人員就能攔住他」的現象。而袁建斌更為擔心的是,「當所有的信息成為一個數據流,它可以調出你所有接觸的人、你的一些習慣、你常去的地方、你喜歡吃的菜,在這種情況下,你就是一個透明的人。」

旅居加拿大的軟體工程師陳帥表示,像Facebook、谷歌、蘋果這些掌握大量用戶信息的公司,頻繁提出與中共合作的意願,有的已經與中共合作,這「對咱們終端的使用者是有一定危害的,因為中國大陸它是屬於極權的國家」。

1月10日,蘋果的中國用戶就被告知,從2月28日開始,他們帳號下的iCloud數據將由雲上貴州公司(GCBD)儲存和管理,所有的數據將被儲存在中國境內。2017年12月13日,谷歌宣佈,在北京成立谷歌人工智能(AI)中國中心(Google AI China Center),退出中國市場七年的谷歌,將再度嘗試「重返中國」。

而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則多次與中共高官會面。2016年3月19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會見扎克伯格時稱,希望Facebook與大陸互聯網企業「加強交流、分享經驗」。

陳帥說:「中共通過軍政、企業,獲得民眾大量的信息資料,再加上國際的這些大型集團、企業提供的信息,將會縮短中共尋找維權人士、異議人士的時間。中國人的人身安全保障會越來越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