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兩會即將結束,習近平的新團隊初露端倪。他們面對的一個嚴峻任務就是:如何抵禦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猛烈炮火。

習近平的兩個重要助手已經浮現:前反腐沙皇王岐山本周六被選為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經濟政策設計師劉鶴下周一將被提拔為副總理。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說,最近幾周,習近平和他的這兩位副手直接會晤了美國官員。這是習近平對中美關係擔憂加深的跡象。

在二月份,習近平攜家人接待了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全家。兩人在1985年就認識了。

習近平也派遣王岐山和劉鶴分別會晤了美國大使。在兩會之前,劉鶴赴華盛頓,跟美國高級官員包括財政部長姆欽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進行了激烈的討論。特朗普沒有會晤劉鶴。

就在中共面臨國內外重大挑戰的時候,特朗普政府對中共進行貿易和投資懲罰的威脅也在逼近。

最近幾周,白宮幾乎每天在北京頭上炸響一個驚雷,比如升級跟台灣的關係 。

周五,特朗普簽署《台灣旅行法》,允許美國代表會晤台灣官員。此舉被認為是繼1979年美國《台灣關係法》以來又一奠基性的規範中美關係格局的歷史性事件。

中共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袁征在接受官媒採訪時說,《台灣旅行法》把中美關係政治基礎慢慢地「掏空了」,這是繼1979年美國《台灣關係法》通過以來「最為嚴重的立法升級」,是美國在台灣問題上「最大的一次變動」,跟中美貿易戰相比「都不是一個重量級」。

「我們被特朗普折磨死了。」一名參與決策的中共官員告訴《華爾街日報》。

迄今,北京對特朗普的貿易攻勢謹慎回應,試圖避免爆發全方位的貿易戰。令北京的焦慮增添一層的是,白宮缺乏一名處理中美關係的專門聯絡人。

王岐山向布蘭斯塔德強調,繼續對話很重要,說外部壓力常常幫助北京推動改革。而布蘭斯塔德則暗示,特朗普政府只願意跟習近平內部圈子的人打交道。

在跟劉鶴談話的時候,布蘭斯塔德敦促北京立刻解決巨大的中美貿易順差。在華盛頓的時候,美方要求劉鶴制定計劃,削減中美貿易逆差1000億美元。

北京認為這個要求太高。

北京認為中美貿易逆差的一個原因是,美國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中國。但是美國官員說,這樣的出口可能損害國家安全。

除了跟美國的關係緊張之外,習近平還面臨許多其他的挑戰。他必須遏制債務,確保家庭收入穩定增長,減少收入不平等,減少污染,讓老百姓看得起病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