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前夕,多名重量級人物相繼被查處。換屆之年,中共的人事安排問題成為焦點;然而,中國政局仍波濤洶湧,中共高層內部博弈激烈。有分析認為,2018年兩會前發生的種種奇怪現象,足以說明中共處於很不穩定的狀態,內部矛盾尖銳。

在2018年中共兩會之前,當局在2月26日至28日召開了三中全會。

中共兩會前出現多個異象

往屆三中全會一般在中共黨代會後約一年召開,一般在秋天,但此次三中全會距中共十九大僅四個月,距二中全會只有一個多月時間,較為罕見。

從會議議程上看,此次三中全會也和往屆慣例不同。以前的三中全會聚焦的大多是經濟改革的議題。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說,「這一次當然也談到了黨政機關和政府機構改革,但是這個好像也不是甚麼政治體制改革,也就是行政體制改革。」

BBC報道稱,三中全會開始前,中共提出修改憲法引起各界關注,但相關問題在公報中並未有提及。有分析認為,海內外的激烈反應或許是中共三中全會公報不再明確提及修憲問題的原因。

也有觀察人士認為,修憲建議以中共中央委員會致信全國人大的方式提出後,已經走完了應有的程序,不再列入三中全會公報內容。

罕見公開要代表「講政治」

《北京日報》報道,2月26日,北京市的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聚集在一起開會,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發表「臨行叮囑」。蔡奇在會上向代表、委員介紹當前形勢,提出四點希望,第一點就是要「講政治」。

參加會議的有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北京團代表、北京市推薦的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這種地方黨委召集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開會的事情過往罕有見報。

蔡奇一直被認為是習近平的親信。

分析:中共內部矛盾尖銳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2018年兩會前發生的種種奇怪現象,足以說明中共處於很不穩定的狀態,內部矛盾尖銳。今年的兩會上,在政治高壓下,是否仍然會出現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現在看來很難說。

吳小暉、楊晶等被處理

與各類異象相對應的,是查處多名重量級人物的消息被密集公佈,其中包括安邦保險集團前董事長吳小暉、中共國務院秘書長楊晶、前網信辦主任魯煒及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等。

2月23日,吳小暉以涉嫌集資詐騙、職務侵佔的罪名被提起公訴,同時中共保監會接管安邦集團一年時間。

章立凡對媒體表示,吳小暉案有震懾「紅二代」及其形成的權貴利益集團、金融寡頭、行業寡頭的意味。他認為,中共兩會召開在即,人事佈局尚未完成,不排除這是一場政治博弈,以此警告政治對手。

吳小暉的身份很敏感,他的身後隱藏著一些中共權貴階層,牽涉江派大佬曾慶紅等人。

吳小暉在接任安邦董事長以前,曾經在浙江掌控聯通租賃集團和旅行者汽車兩家企業。而這兩家企業是上海汽車集團(上汽集團)最大的銷售商。也就是說吳小暉和上汽集團有20多年的密切關係。

上汽集團是由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上聯投)控股的一家企業。而上聯投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利益地盤,江綿恆曾是上汽集團的董事。

《中國經濟周刊》曾報道,在安邦集團的大股東當中,除了江綿恆的上汽集團,還有中石化集團。中石化集團則是曾慶紅和周永康的地盤。

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曾向《大紀元》透露,安邦和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吳小暉和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都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他們透過複雜的財技,為中共江派海外走資、洗錢,同時兼具特務角色,以國際頂尖富豪身份,通過做生意,負責拉攏、收買西方海外頂尖政要。

除了吳小暉,在2月24日,中共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楊晶因「嚴重違紀問題」被立案審查及被降為正部級。

此前媒體披露,楊晶與中共前統戰部長令計劃有瓜葛;同時,楊晶與肖建華案有關。去年初肖建華被帶回北京後,對其涉及的案件作了徹底交代,其中涉及到楊晶。

時政評論員崔士方表示,吳小暉和肖建華都是與中共權貴勾連甚深的金融大鱷,擒吳囚肖,勢必拔出蘿蔔帶出泥,在金融領域觸發大震盪。

2月13日,前中宣部副部長魯煒被立案審查,官方通報措辭罕見嚴厲。江派前常委劉雲山被指是魯煒的後台。

同日,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涉嫌受賄案被提起公訴。被視為中共江派接班人的孫政才,是江派大員賈慶林、劉淇、曾慶紅等人提拔、培植的人馬。他與周永康、令計劃等6虎被習當局點名「陰謀篡黨奪權」。

此外,2月23日,中共前福建省長蘇樹林、司法部前政治部主任盧恩光、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也被起訴。

江派相關人士紛紛出局

每年中共兩會,文藝和體育界的委員成了媒體記者圍追堵截的對象,但今年很多人將不會出現,如江澤民的情婦宋祖英及江澤民的妹妹江澤慧,均不在1月25日公佈的中共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上。

除了與江澤民親近的人之外,還有多名江派高官可能在今年兩會上確認到人大和政協任閒職。

周永康的心腹、未到退休年齡的張春賢在去年中共十九大上不再是政治局委員。今年1月29日,張春賢當選湖北人大代表,似乎坐實了將去人大任閒職的傳聞。

同樣在中共十九大被提前踢出局的前中宣部部長劉奇葆,今年1月25日被貶任為新一屆全國政協委員。

劉奇葆被指橫跨團派、江派兩大派系。劉奇葆主政中宣部後,與江派主管文宣系統的常委劉雲山沆瀣一氣,不斷利用「筆桿子」與習近平作對,對習「高級黑」、「捧殺」等。

此外,今年2月初,北京內部流傳一份中共最高人事安排名單,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將轉任中共人大副委員長。

在外界看來,人大、政協均為「高危職位」。中共十八大後,人大、政協落馬的高官包括:王珉、蘇榮、令政策、李崇禧、童名謙、李達球等人。

王岐山新職將揭曉

與江派高層紛紛退位或被抓相對應的是習近平的反腐大將王岐山的仕途。1月29日,已不再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罕見在湖南當選全國人大代表。輿論普遍認為,這顯示王岐山將在今年兩會上出任國家副主席的傳言或成定局。

海外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高新的文章說,王岐山已當選為人大代表,當然不能被安排進和劉雲山一樣的「老同志」之列,但無論他未來做甚麼職務,以他目前的身份,還不能與目前還在任的俞正聲等常委及十九屆新常委並列而坐。所以,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讓王岐山繼續隱身,直到3月中共全國人大開幕式上以大會主席團成員身份,名正言順地出現在開幕式的主席台上。

中共不斷滲透 全球各國覺醒反制中共

在國際上,中共不斷滲透美國、澳洲、加拿大等西方國家,正引起這些國家的警覺和憤怒,由於中共把手伸得太遠,搞僵了與許多西方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關係,一場全球範圍的反共情緒正在醞釀。

美、澳、歐紛紛反制中共

繼美國與澳洲對中共在這些國家擴展政治影響力的企圖提出警告並正採取應對措施後,歐洲的研究機構也警告說,中共在歐洲迅速加大的擴展其政治影響力以及推廣其威權主義理念的做法對自由民主以及歐洲的價值觀和利益構成重大挑戰。

柏林的研究機構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與墨卡托中國研究所(MERICS)在最新一份聯合報告中表示,中共施加影響力的手段從公開到隱蔽,主要針對政治與經濟精英、媒體與公共輿論、公民社會與學術界這三個領域採取行動。

這份報告說,「中共不只是在敲歐洲的大門,它其實早已經走進來了。」中共主要是透過希臘、匈牙利等對中國資金有需求的國家,對歐盟決策施加影響。

四國商討取代「一帶一路」

據了解,美國、日本、澳洲和印度在大約10年前,已就制衡中共,展開安全對話和合作,四國去年在東盟會議和東亞峰會期間再度會談。

今年2月中旬,澳洲傳媒引述美國高層官員的話報道,澳洲、美國、印度和日本四國正商討設立一個聯合地區基建計劃,作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替代方案,試圖以此抗衡中共日益擴大的影響力。

美國亞洲國防政策的最高官員薛瑞福(Randy Schriver)近期向費爾法克斯媒體表示,澳洲遏制中共隱秘干預他國政治的行動已經讓世界「覺醒」。他說:「我認為澳洲喚醒了很多國家的人們,去重新審視在他們國境內中共的活動。」

中、俄關係實際並不好

此外,近幾年,俄羅斯因為面臨西方國家的制裁,加強了同中共的戰略夥伴關係。但看似「如膠似漆」的親密關係背後如何?

據美國之音2月18日報道,俄羅斯中亞與近東國家研究中心主任巴格達薩羅夫幾天前表示,中共正在推動對外軍事擴張,中共更不是俄羅斯的盟友。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俄羅斯與中共的實際關係與兩國官方渲染的完全是兩樣。他說:「俄、中兩國關係其實並不很好。」

中共再面臨獨裁或民主抉擇

海外著名政論家陳破空撰文表示,在國際上,接連有澳洲、紐西蘭、加拿大、德國等國指控中共滲透這些國家,無計不施,無孔不入,干涉他國內政、損害他國主權。

文章最後說,十九大之後,中共再次面臨兩條道路的抉擇:獨裁?還是民主?如果說,「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是要把一黨專政進行到底,那麼,這條道路,都只有一個結論:此路不通。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中共的外交危機會越來越嚴重,因世界已對中共越來越擔憂。在西方遏制的情況下,中國要真正崛起,就只能拋棄中共,改變現在的政治制度,重構中國的文化和價值觀才是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