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共人大常委會8.31決定為政改設下篩選框架,被視為香港走向威權時代的標誌。到林鄭月娥上台後,前特首梁振英任內對法治的侵蝕,隨著重判抗爭者、DQ議員和剝奪選舉資格進一步急速惡化。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指,對法治最大的衝擊來自中共的干預,從立法、執法到釋法層層控制。面對威權統治,他強調守護法治要靠港人發聲頂住。

中共接管香港20年來法治的變化,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認為分為幾個階段。主權移交後一段時間,香港法治大體能維持住,除了移交兩年後人大就港人內地子女居港權問題首次釋法,當時外界認為還是個別事件,釋法未常規化。之後黃仁龍接替梁愛詩任律政司長,港人仍有信心認為人大不會再釋法。他在2005年曾對香港法治進行評估,認為仍維持在比較高的水平。

林鄭時代法治進一步惡化

而從前特首梁振英時代開始,香港法治出現不好的發展。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為政改設下篩選框架。他認為從那一刻起,香港已不是半民主,而是進入半威權時代。

到林鄭月娥上台,他形容過去7個月,林鄭月娥完成了梁振英五年都做不到的事,如近期選舉主任DQ周庭參選資格、強行通過「一地兩檢」安排,「可見在半威權下,法治的理解是,當權者說『我說的法就是法』,因為它有人大釋法權,它就可以為所欲為。」

中共干預 舞弄法律

戴耀廷認為在威權政府統治下,守護法治單靠法庭已不可行,因為法庭面對人大釋法也無能為力:「如果當權者可以任意舞弄法律,然後法庭又面對來自主權層面的決定,它是無能為力的話,香港的法治處於相當脆弱的情況。完全取決於當權者如何理解法律,又沒有制衡。」

他以DQ議員資格為例,以前講「港獨」不准參選,現在提倡「民主自決」也不行,可能很快變成反對23條也不行,最終就是將整個民主派及反對力量拒諸於議會以外。

他指,對法治最大的衝擊首先來自中共的干預,尤其是近年釋法權已常態化:「有需要就釋,甚至不是釋法,如一地兩檢就是一個『決定』,但其實帶有(釋法)同樣的意義。」

從立法到釋法層層控制

第二是香港官員守護法治不力,官員只叫港人守法不要搞亂秩序,而法治觀念中更為重要的制衡權力,以及保障公民基本權利,卻從來不說,「我稱之為一個『法治論述戰』,他講他的一套『法治觀念』,這套其實也是大陸的『法治觀念』。⋯⋯(中共)控制著法律,它控制著如何立法律,說要跟著辦,不跟著辦就錯,但不會問法律本身有無問題。純粹把法律變做統治工具,甚至壓制工具。」

戴耀廷分析,中共對法律的層層控制,從立法、執法到釋法,環環相扣。

最先在立法會層面,中共已操縱香港議會,行政長官也由它控制。之後就是掌握《基本法》的釋法權,一切都可利用釋法去「包底」,強加「憲制基礎」,「總之你不夠法律(依據)的,我給足你,我替你釋法,讓你DQ。」然後到執法層面,例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僭建事件最終是否起訴,「全部它都控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