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財政預算案公佈的時刻,總會有不少「派糖」的爭議。作者的意見是反正政府有太多的財政盈餘,能「派糖」讓基層市民受惠總是一件好事。「派糖」之爭沒有甚麼對抗性;但總體財政哲學與市民權益倒是大是大非的問題。

最近參與了一系列的通識教育課程,主講者包括民建聯和工聯會的巨頭。就集體談判權與全民退休保障的重要民生議題,工聯會的立法會議員紛紛表示支持這兩項基本民生訴求;作者就指出工聯會如果能取得其忠實盟友民建聯的支持,在議會內是舉足輕重的力量,有足夠的實力與政府討價還價。

工聯會與民建聯的負責人俱承認民建聯是一個跨階層的政黨,要平衡各階層的利益。民建聯講求勞資協調,勞方的訴求只能循序漸進處理。作者再提出就工人權益問題與民主運動合作的可能性,一起為勞工權益力爭,抗拒資方傲慢、不合理的立場,但工聯會與民建聯均沒有正面回答這問題。

中間的道理很簡單。工聯會與民建聯都要聽命於北京;而北京的對港政策自中英談判以來一直對投資者的利益傾斜。這種政策導致目前貧富越趨懸殊,大財團擁有龐大的影響力,基層市民甚至中產階層的實質生活水平在下降。這其實不利於香港長期的安定繁榮。

最大的諷刺是,中共自稱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但香港的工會卻沒有最基本的議價本錢,即集體談判權。港英政府在回歸前夕,在立法局通過法案讓工會擁有集體談判權;回歸後,臨時立法會瞬即取消工會的集體談判權。中共和工聯會怎樣向本港的勞工階層交代呢?

林鄭月娥在政務司司長任內堅拒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出任特首後繼續堅持其立場。工聯會本身亦承認,根據周永新等學者的建議,其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的成本與特區政府現行有關政策的開支相差無幾。工聯會的負責人如陳婉嫻等就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不時公開批評特區政府和林鄭月娥。

工聯會當然有其貢獻。它的籌款能力很強,很容易在建制階層籌得鉅款,為其會員提供不錯的福利,亦成為建制陣營動員選民的有效機器。但這是不是一個工會的基本功能呢?這是不是真正為勞工階層的利益打拼呢?

目前香港人的工時是全世界最長,最低工時、強積金的對沖機制等問題長時間得不到解決,而特區政府坐擁龐大的財政儲備,每年有不少的財政盈餘,然而特區政府不願就全民退休保障、醫療保險等問題展開討論,更不要說提出政策綱領了。

特區政府經常說要關注民生問題,政改等問題要擱置。然而特區政府有沒有真正關心普羅市民的基本權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