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兵咸永道諮詢服務合夥人陳偉棠稱,不少大陸企業在短時間內投放鉅資併購海外企業,甚具侵略性(aggressive),因此產生一連串的問題。由於這些企業,多以高槓桿向大陸銀行融資作併購,一旦流動資金短缺,勢必會對大陸銀行體系構成風險。

對於近期有陸企試圖併購美國企業失敗,陳偉棠認為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的審核準則保密,成為陸企投資美國資產的一大阻力,其涉及的國家安全問題亦為重要考量。 

羅兵咸永道企業併購服務主管合夥人鮑德暐稱,2017年大陸併購活動交易總額從2016年的歷史最高點回落11%至6,710億美元,相當於2015年的水平。

單筆10億美元以上的超大型海外併購案數量,自2016年的103宗下降至2017年的89宗。大陸企業海外併購交易減少,是併購活動交易總額下降的原因之一。 

鮑德暐稱,部份陸企會以出售資產的方式去槓桿化,或會縮減海外投資規模,這種情況已在某些陸企有所體現。

2017年12月26日大陸發改委頒佈《企業境外投資管理辦法》,加強對陸企海外併購的監管,促使陸企海外投資的方向,從被動性資產和炫耀性資產,轉移至戰略性投資。

高科技、工業和消費品是海外投資最活躍的領域。◇